10月29日,原佳木斯市勞教所司法女警、法輪功學員崔會芳與申訴案代理律師到佳木斯市中級法院審監庭,就崔會芳提交的再審申請進行複查聽證。

審監庭承辦法官李海豔聽取了崔會芳和代理律師的申訴意見後說,將結合此前與原審辦案法官溝通和了解到的情況,綜合評判複查原審判決,並提交例會討論決定是否對本案啟動再審程序。

李海豔表示,雖然此案案情並不複雜,但法院最後能否糾正其中的冤錯,不是她一個人能說了算的,她會將溝通反饋的情況提交給由正副院長、各業務科室負責人等組成的審判委員會。

明慧網報道說,對法輪功學員申訴的冤案進行全面核實查清、做公正決斷,如從程序、法律、道義等層面上依法公正結案並不難,但在中共鉗制下的公檢法司系統內運作,卻不知要等候多久才能收到申訴裁決回覆的一紙通知。

可沒想到的是,僅僅事隔一天,崔會芳就接到了佳木斯市中級法院打來的電話,要她在10月31日下午2點到中級法院取法律文書。

崔會芳按時來到法院,書記員拿出兩份《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中級法院駁回申訴通知書》讓崔會芳簽字。

如此快速地結案,在當今中共體制內實屬罕見。

佳木斯市中級法院真的像李海豔承諾的那樣,組成審判委員會對案情進行分析討論了嗎?不難看出,這只是草草走過場而得出的判決結果。

崔會芳繫原佳木斯市勞教所(勞教制度解體後,佳木斯市勞教所改為佳木斯市強制隔離戒毒所)退休警察。

2014年底,她因到現場欲旁聽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的「建三江案」,遭國安、國保監控。

2015年2月12日,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前進派出所、佳木斯市公安局支隊梁華偉等多個警察闖入崔會芳家中將其綁架。

警察在抄走的電腦中發現有三份佳木斯勞教所當時警察們共同「學習」的所謂「文件」,一份是黑龍江省勞教局(戒毒局)通知,另兩份是簡報。

2015年9月1日,佳木斯市前進區檢察院以「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為由,對她進行非法起訴。

11月20日,佳木斯市前進區法院以所謂「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對崔會芳非法判刑兩年。崔會芳的上訴被駁回,法院維持原判。

2016年4月27日,崔會芳被送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在監獄裏,她被強制碼排、一個固定姿勢坐小凳子(即另類酷刑的一種),每天早5點到晚10點,被逼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造假錄像,被以關小號等形式迫害。

2017年2月11日,崔會芳冤獄期滿回家後,一直堅持申訴。

律師認為此案從立案、偵查到司法鑑定程序多處均屬違法,涉案的三份文件不構成國家機密。既然是共同學習的通知與簡報,說明其中的信息是公開的,此案屬於冤假錯案。

律師要求重新公開開庭審理,糾正其中的冤錯,改判崔會芳無罪。

律師對原審判決依據提出三點質疑:

一、《密級鑑定書》無效

律師認為,原審判決依據的黑龍江省保密局出具的《密級鑑定書》無效。

涉案的三份文件內容繫動員相關部門乃至社會力量,針對法輪功等有神論者進行「教育」「轉化」,文件主發和抄送全省各勞教所、司法局科室以及黑龍江法制報等司法和新聞單位,崔會芳繫在職警察,正常傳閱文件,其持有文件的來源均屬合法。

原審剝奪了當事人向上級部門國家保密局提起覆核和重新鑑定的訴訟權利。

而且黑龍江省保密局依據已經廢止的《查處洩露國家秘密案件中密級鑑定工作的規定》進行鑑定並出具結論,鑑定程序和適用依據明顯錯誤。

二、文件在案發時已經存在於互聯網上

此外,互聯網上已有四川德陽、綿竹等地關於涉案文件的事實方案。已明確原審判決認定的所謂機密文件實際上在本案案發時已經存在於互聯網上,屬公開信息。

依據《保密法》,任何涉密文件一經公開即視為解密,根本不屬於國家機密。

此次申訴中,崔會芳向法官提交了這份打印出的最新證據。

三、權力部門的報復和司法迫害

本案是中共權力部門對崔會芳的報復和司法迫害,源於崔會芳從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到法輪功修煉者的真實經歷。

崔會芳通過自己的警察工作對法輪功和修煉者有了真實的了解、支持和認同,走入修煉而遭迫害,不是因甚麼「非法持有國家機密」被判刑。

律師希望法院能擺脫背後的政治、偏見和法外因素的束縛,衝破阻力,依法糾正本案。

聽證結束後,崔會芳當場向主持法官遞交了自己從一個參與迫害的中共警察到一名法輪功修煉者的轉變歷程。

崔會芳,1966年出生,2015年1月退休。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當時三十幾歲的崔會芳正是佳木斯市勞教所女隊獄警,由於對法輪功真相並不了解,偏聽偏信中共的謊言,因此,她也曾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按中共的要求,甚至用酷刑手段強制改變修煉人的信仰。

在參與迫害的過程中,她卻不經意地了解到法輪功學員學大法後的身心變化:有的得了癌症通過煉功重獲新生;有的夫妻不和打得要離婚,通過學大法家庭和睦了……

她還注意到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有當官的、有知識份子,還有官太太等。尤其讓她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每天被勞教所警察非打即罵的法輪功學員,無論年老年少,對參與迫害的警察,依然是無怨無恨,甚至以德報怨。

這一切使崔會芳的內心感到震撼。在越來越多的接觸過程中,她被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忍讓所感動……

一個偶然的機會,崔會芳拜讀了《轉法輪》,從而讓她思考做好人和生命存在的意義。

她按照大法書中要求的「真、善、忍」歸正自己的言行,酒不喝了,麻將不打了,髒話也少說了,身體的病狀(修煉前曾患有偏頭疼、腸炎、腎結石、乳房小葉增生、頸椎病、關節炎、手脖子筋包和近視等)漸漸消失了。

這些奇蹟般的變化,讓她親身體會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就這樣,她從一個被中共教唆壞了的警察變成一位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