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長者並非需要更多養老的金錢才回到職場,而是他們懷念挑戰、懷念成就,更重要的,是懷念與同伴共進退的日子。

蒂姆弗蘭森(Tim Franson)的退休宣告失敗。

弗蘭森在美國禮來製藥公司擔任了20年高級副總裁,他太太克莉絲(Chris)是一個成功的房產經紀人。歷經多年職場打拚,就在十年前,他們滿心以為可以安靜地蛻去一身俗務,清居佛羅里達的一個小城市,邁入和樂的退休生活了。

退休的第一個月,弗蘭森基本都在睡覺中度過。他並非覺得沉悶,只是大腦和身體都覺得很累,需要休息。

然後……「我就要憋瘋了。」弗蘭森說:「我不是很擅長無所事事。」

那時,一個在小型製藥公司工作的朋友正好來詢問他一些策略性的建議,他自然幫朋友出謀劃策。不知不覺間,他發現自己開始由「無事一身輕」轉為兼職人士。

「從那開始,事情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讓他們退休失敗的, 並非金錢

圖片來源:Fotolia
圖片來源:Fotolia

歡迎來到「退休失敗」的國度——這裏的兄弟們都以為自己離開了工作的世界,但最後又走回來,不是因為錢,而是他們懷念其它的一些東西。這裏的人從50歲到80歲不等,有退休金、有存款,但他們發現除了觀賞佛羅里達的日落,生活中還應該有更值得期待的內容。

「退休失敗」的熱潮愈演愈烈,根據蘭德公司2017年的調查,在65歲以上的美國人中,有將近四成的退休老人又重新開始工作。在50歲以上的人中,有超過一半的人雖還未開始找工作,但表示「當恰當的機會來了」就會重新投入工作生活。

「我們對生活有一種錯誤的構想:上學、工作40年,然後和同事們告別,去擁抱悠閒的晚年。」《重返工作》(Unretirement)一書的作者克里斯法雷爾(Chris Farrell)說:「然而,這並不是大多數人的真實生活路線。」

這不是說年長者需要更多養老的金錢才回到職場,而是他們懷念挑戰、懷念成就,更重要的,是懷念與同伴共進退的日子。

當退休的人被問起「對於退休前的生活最想念的是甚麼?」時,排No.1的答案是「同事」。法雷爾說:「有一個事實總是被人們忽略:工作其實是一個社群生活。而且,給一個差勁的老闆工作,比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更健康,更讓人有滿足感。」

因人生變故, 一些人提早從職涯謝幕

弗蘭森明白這一點,但他選擇在58歲提前退休,是有原因的。當時禮來公司給了他優渥的報酬:一年的薪資和全額退休金。在禮來工作時,弗蘭森曾患上前列腺癌,雖然最後手術治療很成功,但他說:「那樣的經歷讓你想坐下來,重新思考在剩餘的日子裏想要做甚麼。」當時,他的孩子已從大學畢業,而他還沒有孫子。

在退休期間,他的太太生病過世了。弗蘭森的生活脫離了軌道。隨後,他在另一個州接受了一份諮商工作,想要和子女、孫子們離得更近些。目前,弗蘭森還沒有打算再度退休。

56歲的施貴寶公司臨床數據管理主任勞瑞卡拉維(Laurie Caraway)在2013年退休了。她選擇在這個年紀退休,因為她那做外科醫生的父親在56歲那年,還沒來得及享清閒晚年,就離開了人世。

她的先生──美國航空飛行員斯考特(Scott),跟她一起退休了。斯考特對退休後的生活適應得很快。那年夏天,卡拉維花了三、四個月的時間騎過山車、游泳,把退休當度假一樣過。在一些日子裏,她只是悠閒地坐在前廊的鞦韆上盪啊盪。

退休後,重尋人生意義

夏去秋來,寒涼的秋天讓卡拉維發覺,她不能再這麼過下去了。於是,她加入了一個援助團體,開始在小鎮上做義工。她幫助那些來自弱勢社區的、在學術上很有天份的少數族裔女性。漸漸地,這成了她的有薪兼職,主要負責管理團體的寄賣店。

卡拉維原來任職的施貴寶公司向她提出重回公司、接任短期合約工作的邀請。這讓卡拉維感到鼓舞,她把簡歷投給一個由禮來、寶潔和波音公司一同創立的專門為公司推薦退休人才的項目。

她簽下了很多件合約工作,但這些工作必須滿足一個條件,就是她能隨時和對方說「不」,並且有時間去上她的瑜伽課。

「這就是退休後的人生。」她說:「名為『工作』。」

而從事組織開發的路易絲克拉貝爾(Louise Klaber)曾在65歲退休,但如今,年逾80的她還未和工作道別。

2001年,克拉貝爾退休時,以為可以回到紐約市,過上夢想的退休生活了。她和先生計劃在9月13日搬家,就在搬家兩日前,美國911恐怖襲擊爆發了。

夫婦兩人發現,紐約這個地方並不安寧。沒過幾周,克拉貝爾和先生就報名了911義工,幫著事故現場的工作人員準備餐點。他們從晚上點工作到早上點,切西葫蘆、胡蘿蔔和洋蔥。「這讓我們覺得,我們確實幫上了忙。」克拉貝爾說。

感恩節後沒多久,義工廚房就關閉了。於是,克拉貝爾轉而幫助那些911受難者尋找生活補助、心理健康輔導和工作機會。

隨後,她聯絡了一家能幫退休人才跟公共服務機構連線的組織。就這樣,克拉貝爾來到了紐約市法律部,作為一名兼職的組織開發諮詢師,工作至今。

讓她樂此不疲的,並非1小時10美元的薪水,而是與同事之間的工作情誼。

克拉貝爾曾經也是馬拉松跑者,如今她依然幾乎每天跑步。她說,跑步是保持健康的重要元素,而工作,是維持她生命力的關鍵。

如今81歲的她,何時會再度退休呢?

「只有上帝知道。」克拉貝爾說:「我現在真的太快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