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外出的茶具又改變了。首先是茶海摔破了,於是跟王師兄要了一隻茶壺,將原本的茶壺變成了帶蓋的茶海。前幾天,竹製的茶盤壞了,就買了這不鏽鋼茶盤,改變一種新的組合,嘗試一種新的泡茶興味。

這茶具的演變,應驗了佛學「成、住、壞、空」的理論,凡物質皆在流變當中,終究成為空無一物。

以前在專科上課時,很好奇熱力學中有一個「熵定律」,它具有可逆與不可逆兩個特質。

也就是說,物質受熱,如水,會變成蒸氣,蒸氣冷卻之後,又成為水,這種現象就是可逆現象;譬如紙張受熱,變成了灰燼,冷卻後卻不能恢復紙張,這就是不可逆現象。

如果將「熵定律」應用在這茶具上,茶具的破損,應該是不可逆現象;可是我們外出時,依舊還是泡茶,則這泡茶的本身,卻又是可逆,那麼此時的可逆又是怎樣的一種情形呢?

就像我們閱讀歷史,歷史事件是獨一無二的存在過,因此歷史事件是不可逆的;可是我們卻常常聽到這麼說:「這事件彷彿歷史重演!」那麼這可逆的歷史,又是怎樣的一種情形呢?

假如我們仔細審視逝去的至親,則將會深切的體會到,這肉體的流逝,是一種不可重來的悵惘;然而我們又會不時地想起他們生前的種種,如此一而再的撫慰著我們孤寂的心靈。

於是我們真切地了解,在這個不可逆的世代當中,存在著可逆的時空,讓我們有機會,將那失落的遺憾重新做一種完美的修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