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重慶市高考需要政審的消息,引發熱議,有輿論痛批是文革再現。在這敏感時點上,福建省更明令「反對憲法言行者」,不得參加考試。

人權律師祝聖武表示,「重慶只是不小心洩露了天機,政治審查也許早已普及全國、所有學齡教育階段了。這做法必然導致對高中生的嚴厲政治迫害。」

「政審」是什麼?

「政審」為何?網民「水滸傳」說:「70後的估計沒人知道這兩個字的份量。簡言之就是,你曾祖父,你爺爺,你爸爸如果犯過罪,反過黨,罵過社會主義,得罪過管檔案的領導,那你在共產黨天下就只剩下一條路可以走了──做苦力。」

當然,還不只這樣,當代作家聶作平三十餘年前就碰到了政審難題,他在其文章「政審多可怕?我講幾件小事你就明白了」中講述他在高三那年因為談戀愛和打群架被一次性記兩個大過,他在處分決定上簽字。簽字後放進了他的檔案。

過了好長時間,他才明白支書當時對他講的那番話:「處分決定一旦進入你的檔案,以後招生招兵招幹,你都沒戲。你政審過不了關嘛。所以,你要趁年輕,學項手藝,木匠石匠殺豬匠都不錯,自食其力嘛。不要到社會上去混,免得二天嚴打把你弄進去。」

「檔案」與「政審」如影隨形

聶作平表示,那時候,每個中國人都有一份檔案,從你初中時開始記錄,老師逐年的評語,學校給你的獎懲,直到走進社會,單位給你的各種評價。

「你知道你的師長和領導在給你下定語,你卻永遠不知道他們寫的是什麼。每當有決定你前途的事發生,有關部門就根據檔案對你政審。有了檔案,有了政審,看上去面目相似的人群,其實涇渭分明。」

因為他的檔案有兩個大過的記錄,高考時沒能進入北大中文系,或者昆明陸軍學校,甚至連川大中文系都沒機會。聶作平父親的好友某叔痛心疾首地批評他說,「你怎麼搞的?居然被記了兩個大過?我給你說,你分數考得再高,政審也過不了關。哪個學校敢錄取你!」

最後在某叔的幫助下,聶作平才得以進入一所僅有一棟大樓,四面都是紅苕地、高梁地和魚塘的大學。他感慨,「鋼鐵就是這樣沒鍊成」。

「政審」讓有才華的青年瘋了

聶作平也見證了他周遭認識的人因為政審而一生再無翻身之日,甚至瘋了。

他父親的一位好友,很有才華,自製短波收音機時不小心收到「敵台」,怕得要命,馬上向支書彙報了,支書就把它寫進了檔案。以後每一次政審,這個記錄都會「閃亮登場」。

聶作平說,「父親的朋友檔案裡記錄了:曾收聽敵台。」「早年招空軍,要求很嚴,這位朋友過關斬將,一直排在榜首。但到最後,政審不過關,沒戲。」

「當不成軍人,在家鄉一邊務農,一邊寫書。耗費十年時間完成了一部農學著作,投給出版社出書。出書前按慣例,發函到公社要求政審。政審當然也沒過,書也沒出成。最後這朋友就瘋了。」

聶作平有個朋友叫苦根,三十年前,是一所國家級重點中學學生。有一年,苦根在大醉後寫了一條不合時宜的標語。造成他所有的朋友統統被喊去調查。

苦根被退了學。次年,去參軍,政審不過。再次年,地方上招司法人員,他又去考,聽說筆試還不錯,他媽都預備請客了,最後政審還是沒過。

如今,苦根在某大學門口當保安。年近五十,未婚,住在集體宿舍裡,滿面苦澀。

社會控制全面收緊

據重慶教育考試院向媒體透露,對高中畢業生進行思想政治考核並把考核結果和升學掛鉤是多年來就在執行的政策,不是今年才有的。

祝聖武向大紀元記者表示,記不起高中時是否有思想政治考核了,只記得必須每學期都學習思想政治課程並且必須需要考試。對於重慶教育考試院的做法,並不感到意外。「因為中共已經確定無疑的走在了法西斯的道路上,社會控制全面收緊已經是非常明確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