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到處儘逢歡洽事,滿眼俱是心愛人。」但現實境況卻充斥「天地無數悲傷事,世間滿眼無奈人。」人生悽苦,既為法纏,亦為空纏,自我身心即使無風無浪也難有自在。偏有些人更命途多舛,厄運災星似乎特別喜歡伴隨左右。好事,永遠越盼越難圓;壞事,須臾欲斷越難斷。大概人生酬業,都是過客來到這娑婆世界圓滿因果。好彩的,享有歐美日遊的人間福報;不幸的,承受業障懺除的長劫輪迴。要累積多少功德才能脫離苦海?要費盡多少心力才能脫困去厄?而多生累世或此時此刻所下的果報種子,又會為自己帶來甚麼?

朋友的囡囡思覺失調,十幾年來在香港試了多種醫療方法也沒有進展。家人既要搵食,早晚也沒有人照顧,孤獨人只是封閉在孤獨地獄,孤獨再孤獨!試問如此情況,精神又怎可康復?大家見此,提議她到一位朋友的廟宇暫住,有群體、有活動、有工作,希望她能在日常生活中,學習自理能力,融入團體生活而可望漸漸康復。初期進展良好,囡囡跟隨大家工作學習,身心也有明顯改善,由癡肥呆鈍全無反應的封閉體,變為黝黑苗條懂得回應的姑娘,既有自理能力又樂於和廟眾落田工作。一切似乎隨著大家的心念而前進,但人間事,怎會盡如人意?

小妹妹由幾歲開始便在政府醫院接受治療,十多年來所用的藥物卻全無轉變,依然一模一樣,根本沒有因病人的身心狀態及年紀而調節改變,倒是每次負責治療的醫生卻次次不同!一個File,一件工作,誰會在意一個毫無反應的個體?反正沿用舊藥,病人的變化就不是自己的責任,若改了藥而起了變化,責任與報告就落在自己身上,承擔更會起變化。生活不容易,誰有精神心力去額外承擔別人的困苦?事實上醫療人員非常值得尊重與同情,有限的支援,不成比例的工作,還可以怎樣?只是大白象工程比比皆是,良心工程如醫院建設,醫療改革等等卻嚴重不足,這些用了錢卻貼不了光的工作,誰會在意?難怪一位熱愛文化的朋友說:「世間或社會的改變只能由民間自發,其它,不存寄望!」

朋友的囡囡因為在廟內進展良好,便停止服食精神科藥物,卻因此思覺失調復發,更獨自離開廟宇失蹤。幸好幾小時內大家便把她尋回,直接送回香港醫院治理。其實在妹妹送上廟宇前,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個計時炸彈,山長水遠,無從監管處理,更不能百分百確保她會按時食藥。可惜大家都心存希望,讓主觀願望掩蓋客觀事實,心甘情願地自欺,希望計時炸彈不會爆發!

佛家告誡眾生行善要「慈智雙用」,有慈悲之心更要有智慧,避免感官願望覆蓋理性思考,眼前景像既會左右個人的情緒,亦會因思慮不清後果而妄下決定,心裏可能想為別人好,但因果業力,其他人真有能力承擔或改變嗎?有位朋友說:「別憐憫他人,如此便有位置上的高低。不可知的也實在太多。」人生渺小,看著穹蒼,畢竟個人因果,自我承擔無可怨恨。而他人運命,若自己播種而他人苦受因果,又怎去解決?「心底清靜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遇事心裏清靜而退一步思考,也許才是對自己最起碼的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