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加強「黨建」,近年更是主張「離境不離黨」,即中共黨員在境外學習,工作也要設立黨支部。近期在香港城大學習的大陸法官均設立臨時黨支部,頻頻展開黨務活動。

學者表示,中共黨的角色越來越公開化了。大陸前法官則表示,這是中共意識型態的輸出。中共就是希望香港的法院也要接受中共黨的領導。

官方網站顯示,三批在香港城市大學攻讀法學碩士,博士的中共法官,不但設立中共臨時黨支部,還在校內召開支部會議,聽中共國家法官學院黨委書記黃文俊講黨課。

中共國家法官學院官方網站披露,10月20日下午,第五屆,第六屆高級法官法學博士班臨時黨支部和第九屆法官法學碩士班臨時黨支部,在香港城市大學召開支部會議。國家法官學院黨委書記,院長黃文俊參加會議並講黨課。各臨時黨支部39名黨員參加了支部會議,11名非黨員學員應邀列席會議。

三個班的臨時黨支部書記分別是孫吉旭(北京市懷柔區法院副院長),蔡紹剛(江蘇連雲港中級法院院長),孫玉波(廣州市天河區法院審判員)。

此前,中共高級法官法學博士班全體學員還在香港城大召開專題政治學習會。班長張開興(山東省高級法院副院長)提出具體要求。

前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華人民主書院董事兼榮譽校長鄭宇碩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大家基本上都明白,來香港的很多大陸官員都是中共黨員或團員,他們當然要過所謂體制生活了,即每個星期要開一次會,他們都要參加這個會。他們在香港也有「開展工作」的責任。

他們很多時候都會報告從大陸到香港的老師和同學的動態,主要關注的是這些人是否批評北京,是否說一些北京不願意聽的話等等。當然他們做的比較隱蔽。

鄭宇碩還說,中共「十八大」剛結束,中共就派高官到香港,對香港重要官員宣講所謂「十八精神」。中共黨的角色在香港越來越公開化了,它有意讓香港人接受這種情況。

大陸前法官沈良慶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這種做法與普世價值相衝突,這是中共意識型態的輸出。這也反映出中國不是法治國家,正常的法治國家的司法人員,法官是不允許有政治色彩的。

他說,中共近年來強調黨建,甚至跑到香港去對法官進行洗腦教育。中共這樣做,香港的「一國兩制」就不存在了。中共就是希望香港的法院也要接受黨的領導,如果到了那一天,香港就撤底完蛋了。

中共黨章規定,黨員三人以上的單位都須成立黨支部,中共黨員在境外學習,工作的也紛紛設立黨支部。

浙江義烏工商學院曾披露,該校在加拿大,新加坡和紐西蘭建立三個「海外臨時黨支部」。不過,這種舉動在海外引發不少爭議,在美國的這種黨支部最終解散。

大連理工大學副教授牟興森2017年10月前往加州大學戴德偉分校當訪問學者,為期一年11月初,他和6名大陸訪問學者在該校成立公派留學黨支部,自任黨支部書記。

事件曝光之後,引起輿論嘩然,被質疑違反美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據美國之音報道,這個組織(公派留學黨支部)僅存在兩星期即宣告解散,原因是違反美國法律。

根據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任何受外國政府控制或接受其指示的個人和組織,必須在美國司法部註冊,披露其所代理的外國主體,並定期公佈他們的活動及支持這些活動的收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