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用六個字來形容他:正直、誠實、善良。可以說他是我從小到大遇到的同學裏最誠實、最值得信賴的一個人。」一位同學對許文龍這樣評價道。

「作為同學,學業上他幫到了我很多,從不吝嗇自己的知識,是一個很值得交的朋友。在大學期間,他的成績優秀,得過多次獎學金和優秀作品獎,畢業作品也獲得了極高的評價。」另一位同學說。

一次,路遇一個擺路邊攤的老太太,許文龍買了很多指甲刀、鞋墊等用不上的東西。同學笑著問他,是否要拿這些東西到學校裏去倒賣,他撓撓頭不好意思地說:「看她那麼大歲數了,在外面擺攤不容易,多買點,讓她早回家。」同學沒想到,「這個外表粗糙的東北漢子有如此細膩的內心……」

但這樣一個被人稱道的好人,卻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功「真、善、忍」被非法判刑,許文龍被關押到齊齊哈爾泰來監獄,遭受了多種酷刑折磨,目前被轉到齊齊哈爾馮屯監獄二監區一分監區,被關「小號」(具足刑具的狹小屋子)迫害。

許文龍,1986年出生,黑龍江省牡丹江穆稜市人。2010年7月,畢業於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學士學位,很有才華、品學兼優,受到老師和同學的嘉許。

許文龍獲得的部份獎項。(明慧網)
許文龍獲得的部份獎項。(明慧網)

在大學期間他偶得一個翻牆軟件,能夠看到海外的明慧網,看到了法輪功的美好,從此走入了修煉。

中央美院畢業後,許文龍在北京市一家大公司做環藝工作。

2011年6月17日,由於中共人員監聽電話,25歲的許文龍與其他八人被北京警察綁架,被北京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半。2012年12月26日,他被轉到齊齊哈爾的泰來監獄非法關押,受盡了非人折磨。

被關「小號」飢寒交迫

泰來監獄位於齊齊哈爾市泰來縣境內,佔地面積近9,000平方米,屬於半企業性質,掛牌為「黑龍江汽車製造廠」。監獄強制服刑人員搞服裝加工、座套編製、寶石加工等。

泰來監獄強迫各監區服刑人員加班加點地做奴工活。服刑人員從早上6點半出工,一直幹到晚10點收工,有時到半夜12點多,忙時服刑人員就得通宵達旦地幹奴工活。曾有人累死在機台上。

泰來監獄還是黑龍江省「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經常把在省內別的監獄「轉化」不了的法輪功學員弄到這裏來施刑。被劫持到泰來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被高壓逼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等。

許文龍被關押在泰來監獄十六監區二分區。2013年1月16日,他在所謂的「思想彙報」上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遭到教導員的毒打,被戴上手銬腳鐐,在車間裏雙手被吊到高處的暖氣管上。等收工時把他放下來後,他的胳膊和腿已不能動彈。

之後他被關入「小號」,即獄中獄、牢中牢。政教高斌對他說:「我要是整不服你,我的高字以後就倒著寫。」

1月的泰來溫度在零下25攝氏度以下,「小號」的窗戶透風,屋內格外冷,裏面沒有被子。許文龍穿著單薄的衣服,戴著冰冷的手銬腳鐐,更是冷得無法睡覺。

在飢寒交迫的折磨下,兩個星期後,許文龍已瘦得不成人樣。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明慧網)

又過了兩周,獄警對許文龍說:「你不寫悔過書就別想出去。」許文龍還是堅持不寫。

他在冰冷的地上凍得瑟瑟發抖,每分每秒都在死亡線上痛苦掙扎著,艱難地度過了36天。

遭電擊 上「支架」

2013年3月16日,監獄的副教導員武鋼用電棍電擊許文龍,直到電棍沒電。

酷刑示意圖:上「支棍」(大紀元)
酷刑示意圖:上「支棍」(大紀元)

第二天,監區焊了一個狀如「U」字的「支棍」,每天出工後在車間裏給許文龍上支棍,許文龍的身體呈倒「U」字,被支在一個「工」字形上。

早上8點,一到車間他就被上「支棍」,一直到下午4點,只有到中午給他吃一個饅頭時,才將他放下來10分鐘。

到晚上收工時,他才被放下,身體就像死了一樣僵硬地癱倒在地上,不能動彈,頭因為倒控變得很大,眼睛成了一條縫。每晚還將他反吊在床梯子上,不讓他睡覺。

若是一般人,被上「支棍」一會兒就受不了了,許文龍卻被整整折磨了三天。

獄警武鋼還讓犯人把許文龍背吊在車床的電動機上,毆打他,電擊他的臉、生殖器等。

因「省局檢查」而遭迫害

2013年5月22日,省局到泰來監獄檢查情況,許文龍從車間裏面跑過去大喊:「我要舉報!」遭犯人用棉被捂臉毆打,捂得他喘不上氣來。

省局走後,許文龍再被戴上手銬腳鐐,銬在床腿上。不讓他上廁所,也不讓他吃飯。

許文龍一直大喊:「我要見省局,停止迫害法輪功!」又被關進了「小號」。

8月23日,省局又來檢查,三大隊就把許文龍鎖在一個屋子裏,阻止他舉報。

監獄副教導員武剛殘酷迫害許文龍等法輪功學員,2013年6月初厄運纏身,在車間被斷裂的鋼索打斷腳肌腱。

監獄十六大隊隊長劉春曉,多次積極參與迫害許文龍等法輪功學員,於2013年12月因肝癌死亡。

噴辣椒水、鎖地環

2015年11月8日,省「610」辦公室的人來到泰來監獄,要求監獄全面轉化法輪功學員。

12月3日,早上出工時,許文龍向執勤的郭姓科長反映監區虐待服刑人員的違法行為,又被押入「小號」,綁在「老虎凳」上六天。

獄警對著他噴辣椒水,一天噴了近二十次,持續噴了三天,致使其左眼視力驟降220度。

許文龍勸誡他們:「請你們選擇善良,不要這樣,這是在犯《監獄法》。」但遭來更嚴厲的迫害。他的眼睛被辣得鑽心的痛,不停地流淚、流鼻涕;臉和鼻子腫了,左眼下面發紫。

許文龍大聲呼喊:「停止迫害法輪功!停止迫害好人!停止踐踏中國人權!停止給我上老虎凳、辣椒水!」

他在「老虎凳」上坐了六天、被鎖「地環」九天,同時受到電擊。

在「小號」裏被迫害半個月後,許文龍已經極其瘦弱,站立不穩,走路發顫。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老虎凳。(明慧網)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老虎凳。(明慧網)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鎖地環。(明慧網)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鎖地環。(明慧網)

2016年8月至10月,許文龍被三監區「六停一限」兩個多月。「六停」:不讓接見、接打親情電話、郵寄信件、接收郵包、購物、娛樂;「一限」:限定區域活動,不讓接觸別的監區的人,這些都是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如今,歷盡磨難的許文龍只因堅持煉功,再被馮屯監獄關「小號」迫害。至今仍被關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