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日前對「福建晉華」實施禁售,這是美國首次制裁中國晶片企業,也是近期美國反擊中共盜竊技術,密集行動中的一記重拳。美國對中國芯企釜底抽薪式的制裁,顯示特朗普政府決心用「重火力」阻擊中共科技入侵。

10月29日美國商務部以「國家安全」的理由,將福建晉華集成電路公司(福建晉華)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這是繼中興之後第二家被美國實施禁售的中共科技公司。 

10月30日美國司法部起訴10名中共江蘇省安全廳特工和黑客盜竊飛機發動機技術,其中一人早前史無前例地被引渡到美國受審。9月美國逮捕了中國公民紀超群(Ji Chaoqun,音譯),指控他為中共招募經濟間諜。美國的密集行動顯示中美科技戰狼煙再起。 

與中興一樣,福建晉華也是中共「中國製造2025」戰略佈局中的重要棋子。但與中興違反美國對伊朗、北韓制裁在先的情形不同,福建晉華今年9月才正式投產,尚未成氣候。而美國制裁福建晉華的理由是其「參與了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的行為,構成重大風險」。 

10月31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警告中共:商業行為要正當。蓬佩奧提到美國政府剛起訴多名中共經濟間諜,並制裁中國芯企晉華。 

美國政府的態度,應該是終於發現,跟中共這樣毫無底線的「竊賊」講道理是無用之舉。因為就在福建晉華相關的侵權案中,美國原告到了中國,竟被中共打成有罪的被告。 

制裁導火線:中共賊喊捉賊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在10月29日的聲明中說,福建晉華可能得益於「原產美國的科技」,含蓄地點出美國制裁福建晉華的直接原因,是其背後的知識產權爭議。 

2016年成立的福建晉華,是中共「十三五」集成電路重大產能佈局規劃中的重點企業。集成電路(IC,俗稱晶片)是中共「中國製造2025」戰略的重要目標,中共計劃到2020年實現晶片自給率40%。 

福建晉華委託台灣聯華電子(UMC,簡稱聯電)研發晶片,聯電是世界上重要的晶片代工企業之一。 

福建晉華與世界存儲晶片巨頭美國美光科技(Micron)之間,戲劇性的產權官司,折射出中共為獲取尖端科技會做到何種程度。 

2017年2月,美光科技在台灣報案,指控跳槽聯電的前美光員工涉嫌竊密。台中地檢署經偵查,確認涉案員工涉嫌竊取美光技術、且聯電試圖將技術應用於福建晉華,遂於同年9月將涉案員工及聯電公司一併起訴。 

2017年12月,美光在美國加州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控告聯電和福建晉華侵犯美光動態隨機存取晶片(DRAM)專利技術。聯電予以否認。 

台灣聯電與美國美光的訴訟案尚在進行時,事情發生戲劇性進展。 

2018年1月,福建晉華向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遞狀,起訴美光專利侵權。美光從「原告」突然變成「被告」。7月福州法院裁定美光侵權,對美光處以禁售處罰。 

美光在7月的公開聲明中說,中共裁決的專利侵權指控「毫無根據」,甚至連辯護機會都沒有給美光。美光科技逾半營收來自中國大陸。 

福建晉華案 揭開中共「科技戰略」真相

特朗普總統毫不諱言貿易戰目標之一就是「中國製造2025」,因為中共一直在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而中共將此描述為美國試圖遏制中國科技發展,是國家間的競爭。 

然而,公平是人類的普世價值。無論國家或企業,唯有基於公平行事,才能構成規則和秩序。如果違反了公平的原則,就不是競爭,而是侵略和掠奪。遭受不公的一方,自當反擊以維護公平。這就是美國政府對中共發起貿易戰的由來。 

「中國製造2025」等中共的科技戰略,基點就是通過包括盜竊在內的各種方式,不擇手段地獲取技術優勢。其根本目的是中共借一國之名、謀一黨之私,試圖通過技術優勢,維繫甚至輸出共產主義。 

例如福建晉華所處的IC產業,正是中共急於突破的領域。2017年中國消費了超過5千億個IC,其中近七成是進口;而存儲晶片等高端晶片自給率僅10%,主要依賴進口。 

中共為實現存儲晶片國產化,組建了「福建晉華」、「合肥長鑫存儲項目」和「長江存儲」三大陣營。 

晶片行業資金和技術門檻極高。雖然中共曾利用國家集成電路基金、各地區基金和私招股權基金,集中了總額高達1,500億美元的投資,試圖通過海外併購的方式來獲取晶片技術,但遭美國抵制而未果。 

美光科技一直是中共謀取存儲晶片技術的目標。2015年美光拒絕了中共國企清華紫光230億美元的收購。 

不過,中共並未放棄,存儲晶片三陣營在業內掀起「挖牆腳」大戰。 

2016年成立的長江存儲科技(YMTC),總投資240億美元,由清華紫光控股。據日經中文網2018年5月報道,長江存儲2016年曾在矽谷開設研發基地,從美光科技等處挖來技術人員啟動研發工作。 

2016年成立的「合肥長鑫」(有時被媒體混淆為「合肥睿力」,兩者同屬合肥長鑫存儲項目),用3倍高薪挖角了300~500名美光集團旗下華亞科、瑞晶員工。 

人才流動無可厚非,但前提是不能竊密和從事不法行為。 

台灣《經濟日報》2017年4月報道,美光當時在台灣起訴上百名跳槽至合肥長鑫和福建晉華的前員工,阻止技術機密被竊取。 

今次遭美制裁的福建晉華,不但借聯電之手挖人,還涉嫌從美光跳槽職員手中獲取美光技術機密。如果指控屬實,那麼這就絕非人才流動,而是明目張膽地竊密。 

而福建晉華今年1月在福建法院反告美光並勝訴,已經明顯超出企業糾紛的範疇。 

因為福建晉華指控遭侵犯的專利,僅從時間上判斷,就可以認定只能是聯電轉讓。然而,為何多年來聯電自己不起訴美光侵權,非要借福建晉華之手向中共法院提告?更勿論知識背景複雜的專利案,中共法院居然半年就做出裁決。該案中,中共法治到底是公正還是工具,不言自明。 

福建晉華反訴美光成功,是中共動用「國家機器」侵奪外企知識產權的典型例證,亦證明中共科技戰略就是不擇手段地獲取技術優勢。 

美國資深參議員、國會中國問題委員會主席魯比奧(Marco Rubio)評論說,「中共國企及其控制的公司在政府要求下撒謊、欺騙和偷竊」,「福建晉華必須對參與這種非法行為負責。」 

釜底抽薪 美反擊中共科技入侵

美國政府已經在行動。10月29日美國商務部宣佈,10月30日起對福建晉華實施禁售。 

這意味著,除非獲得美國商務部特別批准,否則美國技術產品和軟件不得出售給福建晉華。這種出口管制制裁,對福建晉華等中國科技企業而言,無異於釜底抽薪。 

現在遭美實施出口管制後,福建晉華很可能像中興一樣,陷入無米下鍋的絕境,尚未量產就被迫停產。 

無論是福建晉華等晶片企業,還是中興華為等電信公司,都嚴重依賴以美國為主的軟件和產品進口。 

美國的出口管制制裁,的確也會對美國供貨商造成不小的衝擊,但美企損失的只是部份市場;而遭受制裁的中企,卻會斷炊、停產,損失的可能是全部。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敲山震虎 美科技戰有「重武器」

美國政府近期反擊中共盜竊技術的一系列重拳,是對中共的敲山震虎,清楚表明美國開打科技戰的決心:這不再是美國公司個體,面對中共整個國家機器的孤軍奮戰;美國政府將迎頭痛擊中共科技侵略。 

出口管制,就是美國針對中共科技入侵的反擊,而這只是美國系列「武器」中一種而已。 

今年8月美國通過了三位一體的嚴厲法律:《國防授權法案(NDAA)》、《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FIRRMA)》和《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CRA)》。這些法律賦予美國政府更大權限,來保護「重要技術、產業基礎、敏感性個人信息」。 

美國還有《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國家緊急狀態法》、《愛國者法案》、《對敵貿易法案》等諸多法律,授權美國政府可動用更多更猛的經濟制裁「重火力」。 

除了美國國務院和商務部發起的出口管制,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還可以實施進出口限制的制裁。 

這類制裁,主要是切斷被制裁對象獲取美國產品和技術的渠道,或者切斷進入美國市場的通路。一般只要求美國人遵循,但很多時候非美國人也會像聯電一樣自願遵循制裁令。 

因此,對於嚴重依賴外國技術的中國科技產業,該類制裁就是釜底抽薪式的重擊。中興、華為等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中國企業,都在美國該類制裁的考察名單上。而福建晉華已經上了這個黑名單。下一個打擊目標,會是誰? 

無論是打科技戰、還是貿易戰,美國政府都還有更多更猛的「重武器」尚未發威。例如OFAC可以通過發佈「特別指定國民和阻截人員」(SDN)名單,對打擊目標實施更全面的經濟制裁。 

除非中共真的閉關鎖國,否則美國政府一旦真正動用「重火力」,將對中國科技企業造成重創。 

美國制裁中共最為看重的晶片企業,就是向中共發出強烈訊號:停止盜竊技術,否則,科技戰的戰火才剛剛點燃。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美國對福建晉華禁售令正式生效後的第二天,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一改先前貿易戰「打到底」的強硬姿態,變調為「中美兩國要盡力謀求友好相處」。 

中共是真打算低頭求和,還是繼續口是心非、拖延時間,特朗普政府已經用行動表明,美國的「重火力」正蓄勢待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