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4日,內蒙古乳企巨頭伊利集團在官網發出萬字長文,舉報前董事長鄭俊懷的罪行,並稱前國級高官充當其保護傘。10月25日,內蒙古前政法委書記邢雲落馬。陸媒暗示,邢雲與鄭俊懷關係不一般。內蒙古是江派前常委劉雲山的老巢,劉雲山家族與伊利集團有著密切利益勾連。外界關注,舉報信直言鄭俊懷背後有國級高官充當其保護傘,或暗指劉雲山。

(上接11月2日B3)

舉報信還稱,伊利每年的廣告費都交給有關領導的子弟去承辦,為他們提供業務來源和相對更高的收益,潘剛也就順勢借用或盜用他們的名義作為自己的保護傘。

而據媒體的報道,伊利多年來的廣告費都超過50億(人民幣,下同),2015年的廣告費更是高達72.75億。

但後來,與這份舉報信傳播有關的四人全部被推上法庭。蹊蹺的是,該案最初是伊利以誹謗為由報案;後來4人以「毀壞商業信譽罪」被檢察院逮捕;最後的起訴和判決卻是「編造並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罪」。最終4人答應不上訴後,全部被判緩刑。

這封舉報信當時在中國互聯網上流傳,許多中國媒體紛紛跟進報道,但很快,中共中宣部以維穩等理由禁止媒體繼續報道此事。

內蒙古政商圈 牽連多名江派大佬

曾有內蒙古籍新聞從業者表示,一直以來,「蒙牛、伊利利用廣告投放和中宣部內蒙人的關係,兩種渠道操縱媒體,不讓大眾看到其負面新聞。」據她的描述,這兩家奶業巨頭,雖然互為對手,但卻都能掌控宣傳機器,「如果拿廣告搞不定,就通過搞定個別人假傳『聖旨』甚麼……真是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其所提到的「中宣部內蒙人」,無疑是指在宣傳口混了24年的劉雲山。

另外,劉雲山的長子劉樂飛管理的號稱國內最大規模的人民幣基金「綿陽科技城產業投資基金」,募資規模為90億元,伊利集團是重要股東之一。

2011年媒體曾報道,中信證券旗下管理運作的首隻產業投資基金——綿陽科技城產業投資基金一度遇到困境。直到2009年劉樂飛擔任中信產業基金董事長兼CEO之後,綿陽基金的募集情況才有所好轉。

2011年07月12日《上海證券報》曾報道,國內規模最大的人民幣產業基金綿陽產業基金結束募集,包括全國社保基金、郵政儲蓄銀行、伊利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在內的38家LP(有限合夥人)認繳出資額共計93.63億元。

2007年海內外媒體報道,胡、溫在十七大前反腐,時任內蒙古自治區區委書記儲波被查甚囂塵上,中紀委調查檔案至少涉及儲波三個腐敗問題,其中之一就是:原伊利集團總裁鄭俊懷和時任區政府主席楊晶給儲波兒子(儲慧斌)大筆好處費。但直到十七大後,儲波沒有落馬,並於2009年平安退居中共人大,據稱是曾慶紅出手將中紀委調查之事擺平。

儲波公開表態並大力推動湖南發展要向上海靠攏,獲高層囑目。儲波出身石油系統,在1994年被保送中央黨校學習期間,由同為石油系統出身的曾慶紅引薦給江澤民。政壇知情人稱,江澤民對儲波也是十分賞識,在江的主張下,儲波2001年升任內蒙古書記。

儲波主政內蒙古後,腐敗醜聞不斷,江澤民卸任軍委主席的2004年,中央和地方媒體陸續揭發多宗內蒙古腐敗問題,如動用3.2億元蓋豪華黨政辦公大樓,犧牲自然環境換取GDP面子工程等。

有內蒙古的知情人士透露,儲波在2001年8月履新內蒙古後不久,其兒子儲慧斌隨之來到內蒙。之後儲慧斌大肆掠奪資源,插手內蒙古建設開發項目,從中漁利。初步估計,經商涉及的金額約20億元。

最引人關注的是「儲公子與曾公子聯手」的傳聞。堪稱官場爆料王的時任雲南省組織部長辛桂梓私下傳播一些高層隱秘,辛桂梓舉出不少實例證明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是仗勢斂財的典型,這當中包括他與儲波兒子儲慧斌倒賣礦產資源的勾當。這也是中紀委調查儲波的問題之一。

所以當年曾慶紅出手擺平中紀委調查,不僅為了儲波,更是為了自己。據稱,後來儲慧斌將內蒙古鄂爾多斯的價值幾億的一個煤礦送給了曾偉。

前政法委書記邢雲落馬 與鄭俊懷是同鄉

時隔7年之後,伊利官方對鄭俊懷態度反轉,不惜「外揚家醜」,揭露鄭俊懷罪行,並直指「原國家級領導」是其保護傘,這說明或者有關伊利的利益之爭已經白熱化,或者是伊利高層在「重新站隊」。不論何種原因,基本可以肯定的是,伊利之爭的背後必然牽扯中共高層的權力博弈。

就在伊利集團官網發文舉報前董事長鄭俊懷的第二天,10月25日,中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通報,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邢雲「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現年66歲的邢雲長期在內蒙古任職,曾任內蒙古自治區伊克昭盟盟長、盟委書記,鄂爾多斯市委書記等職10月26日,大陸微信公眾號「團結湖參考」的文章寫道:巧合的是,邢雲和鄭俊懷是同鄉,都是土默特左旗人。

文章暗示說,土左旗地方不大,這兩人一個是政界高官,一個是商界鉅子,很難說兩者之間沒有交往。鄭俊懷減刑出獄那段時間,邢雲正擔任內蒙古自治區政法委書記。

劉雲山老巢內蒙古 被持續清洗

邢雲擔任內蒙古黨委常委逾10年,任自治區人大副主任近4年,前後在副省級任上長達14年。他是中共十八大後落馬的內蒙古第六名省部級官員,此前的「五虎」分別是:自治區黨委前常委、統戰部部長王素毅,自治區黨委前常委、自治區副主席潘逸陽,自治區政協前副主席趙黎平和韓志然,以及自治區前副主席白向群。

儲波任內一屆班子入常的,目前公開落馬有3人,除了這次落馬的邢雲,還有韓志然,2015年落馬時任呼和浩特市委書記,曾是邢雲主政包頭市時的副書記、市長;莫建成,2017年落馬時任中紀委駐財政部紀檢組組長,也是邢雲包頭市書記一職的繼任者。

而韓志然與劉雲山在內蒙古官場有交集。劉雲山1991年至1993年任赤峰市委書記時,韓志然任赤峰市委常委、副市長。2016年1月,韓志然因「嚴重違紀」,受到留黨察看2年處分,並被降為副廳級非領導職務。

邢雲在內蒙古任期較長的兩個職位,一個是包頭市委書記,另外一個是區政法委書記。與他這部份仕途幾乎完全重合的,是槍殺情婦的內蒙古公安廳長趙黎平。邢雲和趙黎平二人都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儲波在湖南也參與迫害法輪功,所以轉任內蒙古後一拍即合。2015年3月,趙黎平因涉嫌槍殺情婦被逮捕;2017年5月,以「故意殺人、受賄、非法持有槍枝和彈藥」等多項罪被執行死刑。

在內蒙古官場,邢雲不僅是儲波一手提拔起來的親信,同時還深涉儲波主政時的諸多腐敗問題。除了儲波兒子、曾慶紅兒子的問題,值得一提的還包括邢雲涉儲波縱容親屬僱兇殺人案,當事人是2017年落馬的毛小兵(時任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寧市委原書記)。儲波入主內蒙古後,2003年安排自己的姑舅親毛小兵(時任青海西部礦業董事長)參與內蒙古資源撈金熱潮。從鄂爾多斯市為毛小兵找一塊風水寶地,到毛小兵因財路被擋而行兇,邢雲都是儲波重要「助手」。

就在邢雲落馬前後,10月29日,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杜寶君涉嚴重違紀被捕、接受調查;10月26日,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副市長、黨組成員路智被查;10月19日,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白向群被立案審查;今年4月25日,白向群被調查。10月17日,內蒙古經信委前副主任、包鋼集團前董事長崔臣和烏蘭察布市政協前主席、前常務副市長常永福被開除黨籍及取消退休待遇;這兩名正廳級官員都被指涉嫌受賄罪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退休後還收賄。

中共十八大以來,內蒙古官場被持續清洗,除了上述6名省部級官員,至今至少已有50名廳官落馬。其中,王素毅、韓志然、赤峰市前政法委書記孟繁有、前烏蘭察布市市長陶淑菊等都被指與劉雲山有關聯。(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