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官員履新在中共官場上屢見不鮮。前山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馬越男(女)因長春長生問題疫苗流入山東而被「誡勉」,僅僅一月後,又履新擔任起了山東省大數據局首任局長。

據大陸微信公眾號「政知事」報道,10月31日,山東省大數據局掛牌成立,首任局長是馬越男。

據公開簡歷顯示,馬越男曾任山東省政府副秘書長,2013年開始擔任山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黨組書記。直到今年9月30日,因疫苗事件其被問責,並「予以誡勉」。之後,馬就被調離食藥監領域。

據中共官方的《關於組織人事部門對領導幹部提醒、函詢和誡勉的實施細則》,受誡勉的官員六個月內不得提拔或者重用。

可是剛過一個月,馬越男就履新了。

網民門紛紛表示「無語了!」,還有網民說:「長生這麼重大的安全問題,處罰高高拿起,輕輕放下。」「誡勉問責後的幹部就不能再次擔當單位一把手!」「背後得有多大的背景呀,可以想像一下。」

問題官員履新

問題官員事後履新的例子在中共官員中比比皆是。

20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後下台的中共原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雖於2008年9月22日辭職,但他仍被保留中共中央委員的身份,還繼續享受正部級幹部待遇。

15個月後,2009年12月,65歲的李長江竟被獲准出任副部級職位——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專職副組長。當時被媒體曝光後引起眾怒。

除了李長江,時任中共石家莊市委書記的吳顯國、時任市長的冀純堂、時任副市長的張發旺等多名官員均在三鹿毒奶粉事件後復出或履新,有的還升了官。

吳顯國在2013年復出擔任中共河北省委省政府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2015年5月出任中共河北省政府黨組成員;冀純堂於2011年出任中共河北省工信廳副廳長,2015年任河北省機械協會會長;張發旺於2012年12月被委任為中國製藥的獨立非執行董事,並曾任中共石家莊市政協副主席。

時任國家質檢總局食品生產監督司原副司長鮑俊凱事後復出,陞遷任安徽省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局長。

「官方是在走形式,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結石寶寶和受害疫苗家庭聯合維權團體」發起人趙連海曾對大紀元說,毒奶粉的時候,那些官員並沒有受到很實質的懲罰,「犯下了大錯就犯了,不了了之,官員說不定哪天又復出了,這就是現狀。」

不僅三鹿毒奶粉事件如此,同一年5.12汶川地震後也有類似案例,即問題官員依舊在職。綿陽民眾周女士(化名)曾告訴大紀元記者,當地官員貪污地震巨額捐款,但無論當地民眾怎樣上報、上訪、上告,均沒有絲毫變化。

他們居委會的一個主任幫助很多官員貪污地震款項,以至於民眾把他選下去了,但是這個人還在居委會裏面工作。「上面不敢把他弄下來,他牽扯上面很多人,他說過,要弄下他,他就扯下很多人。」

此外,再如,原吉林長春德惠市委書記張德祥、原市長劉長春。在2013年6月3日該市寶源豐禽業公司重大火災爆炸事故(造成121人死亡、76人受傷)後,不足一年,2014年4月12日,張德祥以淨月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身份出席會議,而6月4日,劉長春則被任命為長春公交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總經理。

中國社會問題學者田奇莊認為問題官員復出在中國是「正常現象」,因為按照中共的邏輯,這些安路生們實際上「是替黨分擔了憂愁、背了黑鍋、擔了擔子的。在這種情況下,黨覺得他是有功的,有了機會還是要重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