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突然出現急轉彎?

美中貿易戰正猛烈交火、美國中期選戰即將到來之際,原本態度強硬的中方,卻突然一改姿態,極力對貿易戰滅火降溫,引發外界諸多揣測。

10月30日,曾多次對貿易戰發表鷹派言論的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在出席中美建交40年活動時,率先放低姿態表示,希望美中兩國人民中「善良的天使」繼續推動中美關係改善,引發外界矚目。

11月1日,李克強在中南海會見美國國會訪華代表團時,再稱希望雙方「用能力、用智慧推動雙邊關係向正常軌道前進」,「以相互尊重及平等的方式解決分歧」。

同一天,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公佈,他剛與習近平通了電話,完成一場「漫長而絕佳的對話」,重點聚焦在美中貿易,也為接下來的G20峰會場邊會議奠定基礎,兩人並在北韓問題上有著良好的溝通討論。

別忘了,就在幾天前的10月22日,習近平前往珠海視察格力電器時,才剛信誓旦旦強調,要「自力更生奮鬥」和「自主創新爭取」,透露與美國對抗到底的堅戰之意;而中共政協第一副主席張慶黎也向美國商會代表強調,中方不怕貿易戰。

時隔不過數日,中方高層態度卻突然急轉彎,向美國頻頻示好。為甚麼?

可能性一:貿易戰受重創 中國經濟拉警報

美中貿易戰交火已近4個月,儘管中方此前一度宣稱中國經濟能耐住長期抗戰,但各項經濟數據卻紛紛下滑,10月份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降到50.2,創27個月來新低,意味著製造業仍在持續萎縮。

10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聚焦討論經濟,強調「經濟下行壓力增大」,「要高度重視,增強預見性,及時採取對策。」

11月1日,習近平會見企業家時也重申,目前中國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明顯上升,下行壓力加大,企業經營困難增多。

毋庸置疑,貿易戰的猛烈砲火已讓中共內部感受到日益沉重、甚至足以窒息的經濟壓力。

即使如此,美、中雙方原本擬定,貿易戰談判留待11月6日中期選舉結束後再議。如今,距離選舉也不過寥寥數日,數日之內也無法讓經濟起死回生,為何中方急於此時拉攏美方、與特朗普修好?

恐怕並非單單出自經濟考慮,或許還有其它因素,令北京不得不緊急轉彎。

可能性二:中期選舉預測 共和黨可能勝選

日前,特朗普在聯合國安理會上,公開批評中共干預美國選舉;美國副總統彭斯也在演講中公開揭露中共干預選舉的細節,直指中共想換掉美國總統,讓特朗普2020年無法連任。

事實上,此前中共把貿易談判拖到選舉後,是因為中共認為民主黨能在中期選舉勝出,至少能拿下國會眾議院,可對特朗普帶來挫敗,削減其政治影響力。

如今,就在選舉前夕,中共緊急轉向,再與特朗普陣營修好,或許是中共內部最新研判,共和黨可能贏得這次選舉,因此提前修補雙邊關係,以防選後雙方僵局更甚。

然而,距離選舉僅剩數日,依照中共「打死不認錯」慣性,似乎不太可能為此「臨陣求饒」;即使求饒,也應等待選舉結果出爐後再說,不會輕易賠上「偉、光、正」的面子。如此臨陣求饒,或有其它更重要因素。

可能性三:中共間諜屢被起訴 海外諜報網恐瓦解

10月30日,美國司法部再對10名中共間諜進行起訴,指控他們竊取美國航空公司機密。這已是近2個月來,美方第三次起訴中共間諜竊密,美方強調「這只是剛剛開始」。

或許,美方的強力反間諜行動,讓中共擔憂其佈局多年的海外諜報網可能因此全面曝光瓦解;或是美方的反間諜調查,已經連帶影響到中共權貴、機構的海外資產可能遭到金融制裁、全面凍結,因此緊急放低姿態,向美方主動修好。

然而,這項因素,是否足已讓北京甘於「捨下黨國顏面、臨陣求饒」?還是另有其它更緊急因素,迫使北京急於找上特朗普,商議對策、化解困局?

可能性四:政爭陰謀再起 中共內部分裂激化

暗殺與內鬥,或許是足以促使北京緊急與特朗普聯繫的因素。

10月31日,海外中文媒體披露,習近平日前往廣東南巡之際,曾臨時取消三項重要活動,包括訪問澳門、與深圳市民登蓮花山、夜遊廣州珠江等,原因是擔憂遭到「綁架」或「暗殺」,因此匆匆結束南巡。

這項傳聞,或許並非空穴來風。

一來,10月23日,習近平出席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不但儀式地點從戶外的橋頭轉移到珠海邊防大樓室內,習更罕見地只說了一句「我宣佈,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便匆匆結束儀式,習的臉上也看不出太多笑意。

二來,就在港珠澳大橋開通前三天,任職僅一年的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突然墜樓身亡。儘管官方宣稱鄭是因為罹患抑鬱症而尋短,但類似理由往往是中共用來掩飾官場醜聞之託詞。

鄭曉松之死,是否與曾經權傾一時、掌控港澳地區的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有關?鄭曉松之死,是否是曾系勢力對習發出警告?或者,鄭曉松可能因為曝光曾系勢力暗殺習近平的政治陰謀,而被墜樓?而習方面也因此有了防範,臨時改變行程規劃、匆匆結束南巡?

中共內部派系的明爭暗鬥,向來是「不能說的秘密」,難以查證。但是,從中共四中全會遲遲無法確定召開日期、懸空未定,或許可以看出,中共黨內派系可能矛盾激烈、難以調和,對內無法達成共識,對外無法展現「和諧」形象,故而會議一拖再拖,暫無定期。

設若果真如此,中共內鬥加劇、以生死博弈,或許就不難理解,北京當局為何急於找上特朗普、重修舊好,甚至共商如何應對中國內部與國際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