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至11月1日,第38屆「劍橋電影節」在英國劍橋舉辦。華裔導演李雲翔(Leon Lee)的作品《求救信》(Letter from Masanjia)在此期間於英國首映。

劍橋電影節始於1977年,是英國歷史最悠久的電影節之一,在業界以非常獨特的視角和理念而著稱。今年的劍橋電影節有近百部影片讓觀眾一飽眼福,主辦方的瓊斯(Tony Jones)和他的團隊還挑中了這部《求救信》。

求救信揭露勞教制度黑幕

李雲翔的新片《求救信》講述了美國俄勒岡州女子朱莉凱斯(Julie Keith)2012年在購買的萬聖節裝飾品中,意外地發現了一封求救信。信件來自中國瀋陽馬三家勞教所,信中揭露了中共黑暗的勞教制度。

那封信說,這個飾品是在中國瀋陽馬三家勞教所二區第八隊生產的。那裏的囚犯每周工作7天,每天要幹15個小時活:「否則,他們將遭受折磨、毆打和辱罵。幾乎沒有薪酬(每個月10元人民幣)。」

信中說道,那裏關押的囚犯未經正式法庭審判,平均被關押一到三年。一些人是法輪功學員。信中說,「他們遭受的懲罰通常比其他人要多。」

求救信飛越數千哩抵美

這張紙穿越了數千哩,來到美國俄勒岡州朱莉在波特蘭市附近的大馬士革家中,並且在她家中呆了兩年,直到2012年才被發現,這就像是一個奇蹟。

「我感到震驚」,朱莉說。「我簡直無法相信這樣的事情就在我面前。」朱莉不知從何著手,於是她登錄到Facebook,徵求意見。她也給幾個人權組織留了言,但從未收到過回覆。

朱莉把這封信帶到了公司,公司的公關經理聯絡了當地一家報紙《俄勒岡人》的記者。那家報紙派出了一名實習生,採訪了朱莉,過了兩個月,不見動靜。

突然,就在2012年聖誕節前,這個故事終於刊登出來了,登在了《俄勒岡人》的頭版,來自世界各地的電視網和報紙都要求她發言。

終於找到寫求救信的主人

到了2013年年中,《紐約時報》聯繫了她,說已經找到了寫那封信的人,而且他有話對她說。

「我非常激動,知道他還活著,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為我感到驕傲,我知道自己做了正確的事。」

孫毅表示,他在馬三家期間共寫了約20封信。他小心地將它們塞進稀品套件中,一天晚上,獄警在搜查時發現了其中一封。那些獄警折磨被發現持有信的這個人,但他沒有把孫毅說出來。

雖然孫毅當時沒有受到進一步的懲罰,但他沒能逃脫針對被關押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像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他雙手被拷在一張雙人床上。如果他睡著了,兩腿一軟,兩個手銬就會像刀割一樣切進肉裏。

後來,報道中國人權迫害的加拿大導演李雲翔聯繫了孫毅。孫毅同意成為一部電影的主題,並開始給李雲翔發送自己拍的鏡頭。

孫毅和他的前妻正計劃復婚,並一起離開中國,但不久,孫毅被捕了,後來因健康惡化獲釋。他在李雲翔的幫助下逃往印尼首都雅加達。

在雅加達的生活很艱難。孫毅申請了難民身份,但他無法工作。就在這時,朱莉飛去見了孫毅。自從發現了他的信後,四年來,朱莉不時在擔心著他。

當她來到孫毅位於雅加達的小公寓時,「好像我們永遠都認識對方一樣」,朱莉說。

在她飛回家後,孫毅回憶起朱莉的來訪哭了起來。他從未想過她會旅行這麼遠來看望他。「我真的很感激她這麼做」,他在鏡頭中說:「我不知道該如何感謝她。感覺她像家人一樣。」

孫毅在印尼疑遭特工暗殺

朱莉訪問後不久,一名涉嫌是中國特工的人聯繫了孫毅,兩個月後,孫毅死於急性腎功能衰竭。李雲翔說:「他在這之前沒有腎臟問題,我在印尼時他看起來非常健康。」

聽到這個消息,朱莉難過至極。她說:「他是我見過的最有韌勁、最堅強的人,他能夠完成所做的事,並能夠講出來,與世界分享他的經歷,這真的太了不起了。」

除了揭露中共勞教所內的殘酷細節,這部電影最令人震驚的一點,就是很多鏡頭是在面臨監控、高壓的情況下,由孫毅本人在中國境內親自秘密拍攝而成。

主辦方負責人之一奧德奈斯(Iris Ordornez)女士在接受採訪時,講述了她選擇這部影片的原因:「我對人道主義的電影普遍很感興趣,這部影片展示了一個非常強有力的靈魂,傳遞了很強烈的信息。」

「沒想到迫害如此殘酷」

悉尼大學退休的神經科學系教授霍奇斯(John Hodges)先生曾在悉尼的中共大使館工作過,他看到過法輪功學員在使館外的抗議,「我知道中國(中共)對他們進行迫害,但是不知道迫害得這麼嚴重,用這麼殘酷的手段去折磨人。」

作家、記者柯瑞奇先生(John Krich)感觸很多,他採訪了導演李雲翔先生。他對本報記者表示,以前因為中共的負面宣傳,他對法輪功的印象不好,但是看了這部電影,他完全不這麼認為了。

他說:「現在我對他們(法輪功學員)很尊重。」

「令人心碎的人權虐待」

《求救信》2018年8月11日在美國洛杉磯首映後,先後在加拿大、比利時、英國等地的電影節上映,並在日本NHK等多家媒體中播出。

《洛杉磯時報》(LA Times)登出名為「求救信:中國大陸令人心碎的人權虐待」的影評。

被捕前,孫毅是一家石油天然氣公司的工程師。他在北京他家附近偶然見到一群人在外面煉法輪功,很快他也加入了煉功。

法輪功於1992年傳出,幾年後,因為法輪功的規模不斷擴大,中共當局開始視其為一種威脅,隨後發起了針對法輪功的無情宣傳及鎮壓。

2008年2月,在北京奧運會前的一次鎮壓中,孫毅被抓了,被判勞教兩年半,他被關在惡名昭彰的馬三家勞教所。

現在中共雖然廢止勞教制度,但國際特赦表示,許多勞教所只不過改名為監獄或康復中心,繼續關押持不同政見者和法輪功學員,他們通常沒有經過審判,仍然「普遍」存在酷刑。

近期,中國政府被指責在西部新疆關押了數十萬穆斯林。中國政府予以否認,但BBC的一份調查發現了大型拘留營的新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