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從英國回港,驛旅之間,不覺已一個多月。我們租住佐敦一個民宿單位,鄰近九龍公園及地鐵站,位置十分方便。這座大廈約二十層高、一梯兩伙。一個意外的驚喜是大廈住客都十分友善,早上碰面時都會互道早晨,即使我們是剛入住不久的新住客,他們也毫不例外地向我們微笑,有時也會隨便閑談一兩句話,很有舊香港的人情味。

闊別了一年的香港卻出現了不少變化,高鐵、港珠澳大橋相繼通車,「中港融合」更是迅速。我們住處離西九龍站不遠,上星期和太太晚飯後專程前往參觀一下這大白象工程,發覺車站十分宏偉,裏面有不少商店及餐廳,但我們印象最深的,卻是站內的柱燈上、憑欄上,都安裝了大量閉路攝錄機,甚至還有很多估計是錄音儀器的設備,令人感到時刻被監視、坐立不安。這樣的環境,不像一個車站,倒像是個高度設防的基地。

當然,我最關注的還是香港的自由、法治、民生等問題。在這短短的一個多月,香港已發生了很多令人極端憂慮的情況。沙中線工程醜聞越揭越臭,至今港鐵主席馬時亨及相關高官卻仍安安樂樂,完全沒有為事件負上應有的責任,反映特區政府的管治水平不斷下滑。

外國記者會第一副主席《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馬凱(Victor Mallet)不顧中方反對,堅持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出席演講會,因而被港府拒續工作簽證,嚴重傷害了香港的新聞自由,引起國際社會齊聲譴責、要求港府交代,但特首林鄭月娥卻氣定神閑地表示港府不會就個別事件發表評論,其厚顏無恥的地步,比梁振英有過之而無不及。

加息周期剛剛開始,香港樓市只升不跌的神話馬上爆破,物業割價求售的消息此起彼落,中原、美聯等大型物業代理也陸續裁員或要求員工放無薪假。在中美貿易戰及息口繼續上升的情況下,樓市出現大幅調整的可能性大增,香港經濟面臨的危機,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不過,假若樓價真的回落到比較合理的水平,對不少期望擁有自己物業的年輕人卻是一個喜訊。我一個年輕朋友,雖然已有固定女友,但由於沒有自己的物業,遲遲未能如願完婚,唯有每個周末都跑去深圳與女友相聚,無奈地做個中港之間的太空人,類似情況其實十分普遍。

身處這個大時代,人們都感到惶惶恐恐,難以掌握命運。但與其坐困愁城,我們不如盡力做好自己本份,可以的話,為他人多做一些,已是對社會、家人、朋友最好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