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大雅.卷阿》:「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菶菶萋萋,雍雍喈喈。」

《聞見錄》言:「梧桐百鳥不敢棲,止避鳳凰也。」

鳳凰是祥瑞之鳥,擇棲梧桐,可見梧桐是具神性之木。

在世人眼裏,梧桐是高潔、祥瑞、孤直的象徵。

然此時節,更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是,梧桐樹葉的「報秋」功能。在天下萬物裏,它是最早感知、邂逅秋風的。

清書《廣群芳譜.木譜六.桐》載:「立秋之日,如某時立秋,至期一葉先墜。」

再遙想宋時,立秋這天,宮內要把栽在盆裏的梧桐移入殿內,等到「立秋」時辰一到,太史官便高聲奏道:「秋來了。」奏畢,梧桐應聲落下一兩片葉子,以寓報秋之意(注)。那時,人親之於自然,自然饋之以真。人與自然是如此親近。

今時,喧囂世塵,已不見那樣莊重的「報秋」儀式。對於秋來,有人默默關注,有人漠然視之。而桐葉,絲毫不會因為人的關不關注而有所改變,依舊守踐著與立秋的約定,枝上感應天地之氣,聆聽秋的腳步,履行報秋的職責。

若說這葉是勇敢的呢,想想,在驕陽灼炙之下、暑氣最盛之時,一葉敢為天下先,掙脫火熱的桎梏,昭告秋涼的快意。但也許在桐葉看來,被賦予這種神奇的能力,一切皆是造化之功,一切皆聽從自然的安排。它所做的,只是履行自己的使命。在立秋到來那一刻,負責報秋的桐葉應時而落,空中劃出一條優美的弧線,葉影翩然,卻聲響鏗然。這將開啟一個全新的時節。

今時,桐葉已踏立秋之風率先盈盈而舞,秋幕舒開。無論是此後黃葉翩躚的悠緩、丹楓流豔的濃熾,抑或是金菊披甲的莊威、瓜果溢香的喜人,桐葉,都是這場盛大「秋秀」的「報幕兼領舞者」。

看,又有桐葉飛墜。所以,此時,無論人們在不在意、願不願意,儘管餘熱猶威,確實,秋,已開啟。時光輕舒,繼而,滌盡舊污,新涼如洗。

宋.吳自牧《夢粱錄》:「立秋日,太史局委官吏於禁廷內,以梧桐樹植於殿下,俟交立秋時,太史官穿秉奏曰:『秋來。』其時梧葉應聲飛落一二片,以寓報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