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從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網癮戒治中心的大樓外拍攝的男孩慘叫的影片,近日在網絡上熱傳。據爆料人披露,這是該中心使用電擊手段懲戒學員的場地。對此,臨沂市官方回應稱,兩年前該中心已被關停。但爆料人稱,該中心仍在正常運轉。

該中心曾多次被揭露對少年兒童進行電擊等虐待行為,如有人逃跑,被抓回來後會體驗生不如死的電擊「治療」。該中心的黑幕被曝光後,社會輿論反應強烈。

官方否認 被指謊言

10月22日,微博網民「IADSER龍徒」發佈了一段於大樓外拍攝的男孩慘叫的影片,微博定位於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網癮戒治中心(下稱「網戒中心」)。從影片裏可以聽到,一男孩在不停喊叫「媽媽」,聲音尖利帶有哭腔,影片持續了近一分鐘。

《新京報》報道,據影片發佈者披露,影片裏發出慘叫聲的地方是網戒中心用電擊手段懲戒學員的場地,影片拍攝的窗戶是13號室,他自己曾經在網戒中心待過一個月。

該爆料人說自己當時正在臨沂第四人民醫院外餐廳吃麵,偶然聽到100多米外的醫院大樓裏發出慘叫聲,便錄了下來。拍影片前男孩已經喊叫了十餘分鐘,拍完影片後男孩還在持續喊叫。

爆料人說,自己於2015年12月到2016年1月曾住在臨沂網癮戒治中心裏,該網癮戒治中心隸屬於臨沂第四人民醫院,當時楊永信任該院副院長。

臨沂市衛計委宣傳科的工作人員回應媒體稱,「網癮戒除中心已於2016年8月關停。」

對於臨沂市衛計委的說法,爆料人告訴媒體,2016年8月之後中心並未關停,只是把門口的招牌等字跡抹去了,中心依舊正常運轉。

輿論:虐待未成年人為何如此明目張膽?

這段影片引發網民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凌晨三點腦仁兒疼」:還沒變聲的孩子啊頂多十一二歲,連世界觀都還沒有形成的時候,就已經被暴力毀掉了整個世界。

「快給我來個山芋」:不是生了孩子就有資格當父母了!這些魔鬼不配!為甚麼21世紀了還有這種東西存在?救救孩子吧!小朋友能不能健康長大都是個問題!就沒有相關機構管嗎?

「MysticAndYezi」:我很想知道,打著戒網癮的口號虐待未成年人難道是合法的嘛?這麼明目張膽了也不查封處理?

「王月巖」:正常的人類不可能忍受得了自己的孩子遭受這種酷刑,更別說這是他們親手送進去的。這個地方最該得到的下場是被暴怒的人們夷為平地,而不是依法取締。可時至今日,它既沒有被夷為平地,也沒有被依法取締。

「惡魔還在逍遙法外」

2016年9月,網絡上一篇《楊永信,一個惡魔還在逍遙法外》的文章,再次揭開了山東省臨沂市網戒中心以電擊治療網癮的重重黑幕。

據曾在該中心治療的一名少年披露,這裏的治療儀器的電流高達80毫安,有人被電擊後,頭髮都燒焦了,還有人害怕逃跑,被抓回來後當天就體驗了生不如死的感覺,電完還要說「謝謝」。

就在數年前,媒體曾揭露臨沂市網戒中心主任楊永信限制「網癮青少年」人身自由,用「電休克療法」對青少年進行電擊等身心虐待行為,後被官方叫停。然而七年過去了,人們發現這種非人道的惡行還在繼續。

2006年1月成立的臨沂網戒中心,隸屬臨沂第四人民醫院,前身是臨沂市精神病醫院,後更名為臨沂市精神衛生中心。該院網戒中心的負責人楊永信開創了「電休克療法」。

在網戒中心裏接受治療的孩子,相互以「盟友」相稱。此前《新京報》報道,據盟友們回憶,在接受「電擊」的時候,像有無數個針紮了進去,每一個細胞都在疼,而接受「電擊」的時候,有人按住自己的手腳,有人摀住自己的嘴巴。

他們當中最小的只有12歲,最大的40多歲,大部份介於15到25歲之間。他們來自全國各地,在裏面過著軍事化管理的生活,接受「電擊治療」。

網戒中心實施酷刑虐待 官方支持

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網戒中心曾被中共《人民日報》等多家官方媒體以及中央省市電視台、電台廣泛報道。楊永信被官方樹為「典型」,先後被官方授予「感動山東十大健康衛士」、「感動臨沂年度人物」、「山東省年度新聞人物」等稱號。楊永信說,網戒中心至今收治過6000多名孩子。他說,「我之所以能夠辦下去,(是因為)這裏政府支持我辦下去。」

大陸媒體此前曾對網戒中心以及楊永信進行採訪,節目揭露網戒中心主要通過「捆綁監禁、電擊酷刑、重複洗腦、限制自由、個人崇拜、互相批鬥」等手段,對網癮少年進行治療。該消息被公開後,轟動全國,輿論界爭議聲一片。

據爆料人披露,除了臨沂市第四醫院網戒中心這種開設在精神病醫院的網癮戒治機構,全國還有許多如「成長學校」「訓練營」之類的商業網癮戒治機構。實際上,多數網癮戒治機構並沒有甚麼妙招,只是用限制人身自由、軍訓、體罰等方式對迷戀網絡的孩子進行懲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