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來擁抱山嵐的。

迎風起伏的草原上,微風飄送著青草香。碧綠自山巔宣洩而下,蒼翠自遠山流向谷底。寬闊平靜的湖面,映著綠樹、映著彩霞、映著明月;這是一個安祥寧靜的伊甸園。

出發前,我們都這樣想過的:企圖守住石門水庫一夜的神秘。所以我們翻山越嶺,我們徜徉山邊水涯,汗珠在額頭上沿著鬢髮滴落,而快樂寫在大夥的臉上,歌聲裝滿了我們的行囊。

攫住滿山的碧綠蒼翠,我們說過要讓憂愁都沉澱到湖底的。脫去鞋襪,我們赤足涉水,洗滌那塵封已久的舊事和褐色的灰黃記憶。寬解曾是束縛的衣裳,我們讓山風撐得鼓鼓的,盛裝著滿山的清新和鮮綠,好讓它浸潤我們飽受紛亂忙碌的心靈。

夕陽自樹梢悄悄滑落,薄霧漸漸升起,遠山近樹不停地更換著它的衣裳,我們貪婪地想飲醉這滿山遍野的盎然綠意。我們跳躍、我們吱喳不停。孩子追逐、嬉鬧。終於……霧漸漸濃時,我們都醉了。我們醉倒在山坡上;斜倚著山坡,漫談低語那遺忘已久的過往雲煙;孩子們也醉了。醉倒在大人的臂彎裏,摘星的故事還沒說完,月姑娘剛剛升起,他們早已邀請青山綠樹去和周公玩捉迷藏。

山風自湖面升起,吹過谷底、吹向山坡,我們仰起頭,掠了掠髮梢,想捕捉的是那股盡興與灑脫的飄逸。曾經追尋、曾經痛飲過的瀟灑,曾幾何時,卻因車水馬龍的喧囂和凡塵俗事僵化聖潔的心靈。童年原本盡是用青綠編織的花環,而美麗的回憶也是回盪在綠色地裏的,一分辛酸、一絲痛楚,我們便走向綠茵草原、走向青山綠樹,為的只是尋求那分心靈的撫慰。

月亮漸漸升起,綠也漸漸濃了,濃得有種化不開的感覺。黑暗不知覺地由湖的岸邊升起,然後渲染開來。遠山綠樹也逐漸簇擁過來,探視我們這群突來的訪客。天幕依然亮麗如新,星子眨個不停;而水波映著藍天,映著星子,泛著月光,我們壓低囈語,不敢驚嚇重拾的靜謐。我們知道:我們今夜將酣醉如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