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以言代法、以權代法、濫用職權直接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應該受到法律制裁。」

從2015年5月至今,大陸及海外社會各個領域階層有超過20萬名法輪功學員及他們的家屬向中共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控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違法罪行,其中包括一批因堅持信仰而遭受迫害的優秀的司法系統官員。

前黑龍江副檢察長控告江澤民

2015年6月6日,徐曉時和妻子潘晶華向中共最高檢察院郵寄了刑事控告狀,要求追究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的刑事責任,將其繩之以法。

徐曉時,原系黑龍江省清河林區檢察院副檢察長,1996年徐曉時和妻子潘晶華、岳父潘強、岳母田玉梅一起修煉法輪功。一家人是法輪大法的親身受益者。

修煉法輪功後,徐曉時的心絞痛、胃炎、關節炎和頸椎等多種病灶全部消失了,身體強健,並時刻用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的言行,道德得到昇華。徐曉時在檢察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任勞任怨,秉公辦案,不徇私情,不謀私利,工作水平、業務能力強。

他經手辦理了近百起經濟案件, 為國家挽回了大量經濟損失。

徐曉時曾被黑龍江省檢察院評為「優秀檢察員」,同時多次獲得松花江林區分院和林業局的獎勵,被領導和同事公認是為人正派的好檢察官。

優秀檢察官被降職、強制洗腦、限制自由

中共當局在1999年7月20日開始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後,徐曉時多次被(林業)局「610」和公安局政保大隊找去談話,被強迫寫「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被強制洗腦和限制人身自由。

2000年,徐曉時被林業局降職、調出檢察機關,發配到林業局一個最基層單位。

2015年9月黑龍江省清河林業局政法委、公安局國保大隊金振廷、趙忠書等人以維穩為名,對徐曉時等人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身分證等私人物品,將他們強行綁架到公安局採集DNA、按手印、照相等,林業局黨委書記孫玉江、政法委書記王好巖揚言要將徐曉時「雙開」。

2016年9月,金振廷等人對徐曉時、潘晶華及其回家探親的女兒進行騷擾,並逼迫他們在事先寫好的材料上簽字、畫押等。

妻子被沒收身分證 被強迫寫「三書」

徐曉時的妻子潘晶華,修煉法輪功前患有乙型肝炎、類風濕、偏頭痛、胃潰瘍、婦科病、牛皮癬等多種疾病,經過多方醫治不見好轉。因疾病纏身,她一度感到苦不堪言,生不如死。修煉法輪功後,潘晶華無病一身輕,從此,家裏有了歡樂幸福。

潘晶華時時處處按照「真、善、忍」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親戚、鄰居、朋友都說她變了,在名利面前不去爭,變成一個做事情首先為他人著想的好人。

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的前一天,1999年7月19日,潘晶華被清河林業地區公安局非法關押一天,被強制洗腦。1999年7月20日,潘晶華被非法監禁三天,被強制洗腦。

2002年4月25日,潘晶華被清河林業地區公安局國保和刑偵大隊非法抄家,被綁架到清河林業地區公安局非法逼供一天。

第二天,潘晶華被非法關押在清河林業地區看守所,在高壓脅迫下被逼迫寫「悔過書、保證書、決裂書(又稱:三書)」,並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回家後派出所、街道、社區一直對她騷擾不斷,潘晶華遭電話監聽、蹲坑、跟蹤,不准外出和探親、被列入網上黑名單,被非法沒收身份證,無法辦理出入境手續和出國探望親人,人身自由嚴重受限制。

83歲的岳父在痛苦中離世

在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他們一家人受到各種迫害,徐曉時的岳父潘強、岳母田玉梅過早離世。

徐曉時的岳父潘強,1931年3月2日出生,16歲當兵,是老幹部。修煉法輪大法前,潘強患有胃潰瘍、腰肌勞損、風濕、心臟病、大便出血等疾病,他練過多種氣功,經多方醫治無效。

潘強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疾病神奇痊癒。他按照「真、善、忍」,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樂於助人,處處為他人著想,待人熱情,一天總是樂呵呵的;同時由於身體康復,他為國家節約了大量醫藥費。

中共當局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潘強在2002年4月25日,遭清河林業地區公安局國保和刑偵大隊非法抄家,大量私人財產被抄走,並被綁架到清河林業地區公安局看守所。當局對其非法逼供、非法超期關押三個多月。在老人雙腿不能行走的情況下,清河林業地區公安局強迫家人交三千元錢才將他放回家。

回家後老人家通過閱讀學習法輪功書籍和煉功,身體很快恢復健康,但公安局、派出所、街道、社區對其騷擾不斷。2003年,迫於各種騷擾與強大的精神壓力,潘強老人搬到通河縣居住。

2004年2月21日,一場大雪覆蓋東北大地,老人家帶上自家工具主動義務清除公路上的積雪,在雪地上插上「法輪大法好」的牌子。潘強清除積雪幹了三天,結果他被通河縣公安局警察綁架、抄家,關押半個月,勒索家人三千元。

老人回家後,一直遭警察不斷騷擾,每天在擔驚受怕中度過。鄰居說,經常有不明身分的人出入潘強家。

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期間,徐曉時的岳母田玉梅整天在擔驚受怕中度過,身心遭到極大傷害、摧殘。她於2005年5月10日含冤離世,終年67歲。

2007年,潘強身體出現異常反應、人體消瘦,幾天之內雙眼失明、雙耳失聰,精神失常,說話語無倫次,他總說有人給他下藥,身體異常期間還吐了三盆血。2014年6月14日,老人在極其痛苦的折磨中含冤離世。

法院退休幹部控告江澤民

2015年6月30日,湖北省通城縣法院退休幹部王慧媛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王慧媛今年58歲,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她多次遭江澤民集團非法關押、勒索錢財,她的眼睛被迫害得視力嚴重受損。

王慧媛年輕時,患過重症肝炎,後來肝炎又復發了,生命垂危,此外因卵巢腫瘤、闌尾穿孔、胃病、「計劃生育」等方面做過七次手術。王慧媛自訴自己遭車禍骨裂、家庭關係緊張、精神已經崩潰。就在等待死神敲門的時候,王慧媛有緣修煉法輪功。從此,她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1999年7月20日,王慧媛想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在武漢火車站被攔截,次日通城縣國保大隊黎成剛等人用手銬銬住王慧媛,將她帶回本縣非法關押155天。在武漢火車站被攔截時,王慧媛被一女警察非法搜走現金450元;此次被關押後,國保大隊的楊雄逼迫王慧媛的家屬交了3000元押金,看守所所長陳高峰要王慧媛家屬交伙食費1500元,國保大隊和本單位派人去武漢接人收費,扣掉王慧媛的工資2000元,此次王慧媛共被勒索6950元。

1999年12月27日,王慧媛出獄第三天被通城縣610熊林清等人綁架到本縣黃源嶺強行洗腦迫害30天。

2004年6月23日晚,王慧媛因與一位法輪功學員聯繫,被人構陷。通城縣國保大隊濫用手銬將她強行銬住送到看守所關押了7天。只因這一件事,同年9月9日王慧媛又被收監,繼而10月15日國保大隊張定二等人非法銬住她送往沙洋企圖勞教。期間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因勞教所拒收,當晚王慧媛又被銬回本縣繼續關押63天。

本縣國保大隊黎成剛兩次找到王慧媛丈夫的單位,騙走現金3000元。

2006年正月廿四日,通城縣「610」的熊林清、國保大隊張定二帶人將王慧媛從家中綁架到武漢湯遜湖洗腦班迫害,王慧媛的眼睛被折磨得看不見物體了,視力嚴重損壞,直到現在都沒有恢復。此次迫害歷時37天。

2002年5月13日和2007年5月13日,只因時值李洪志師父的生日,「610」指使本單位無故將王慧媛監禁於單位密室裏和黃龍山林場,共20天。

只需幾個檢察官展開調查 就會產生漣漪效應

對發生在中國的控告江澤民大潮,加拿大安省多倫多著名律師周易天對大紀元說,從西方的角度看,人權受害者在中國控告江澤民很有意義。中國只需有幾個檢察官開始對這些控告狀展開調查,就會產生漣漪效應。

「如果調查員、檢控官及法官都稱職的話,就可以把踐踏人權的罪犯繩之以法。」周易天認為,只要有幾個對江澤民的控告獲得立案調查及起訴,最高法院作出幾個關鍵的決定,也就是說,「有幾個成功的審訊,就能改變整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