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助理司法部長卡林(John Carlin)於10月16日在《華盛頓郵報》上發文說,中共不應該再被允許免費盜竊,已有跡象表明,美國已準備好向中共發出這一信息。卡林還說,為改變中共行為,僅靠刑罰還不夠,「所有工具都重要。」

中共多層面的掠奪活動

卡林指出,十多年來,中共一直在進行多層面活動,以便能夠掠奪西方知識產權,推動其自身經濟利益,並鞏固其國內的商業市場。他說,北京「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目標,是中共政府針對某些重要的經濟產業,想辦法讓外國公司將他們的技術訣竅轉讓給中國公司。

他還說,今天,中共的這種掠奪活動採取了三種不同形式。第一,中共軍事和情報部門在進行竊取商業秘密和知識產權行動。一切有價值的東西都被納入目標,從杜邦公司開發的可用於製作奧利奧餅乾白色忌廉的二氧化鈦配方,到軍事硬件藍圖。

第二,竊取數據。中共正在為戰略目標積累大量數據,包括2015年盜竊數百萬個美國聯邦政府的人事記錄。無論從經濟上,還是間諜原因,數據竊取都對中共具有戰略價值。因為大數據對於人工智能的興起變得越來越重要,同時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算法的開發也依賴於對數據的訪問。中共的目標之一就是在未來能夠主導人工智能、生物科技以及機械人等眾多產業。

中共國務院在去年7月分公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的通知,明確說要把人工智能發展放在「國家戰略層面」、「系統佈局」、「主動謀劃」,打造競爭新優勢。

第三,中共正在全球供應鏈中植入間諜軟件和後門,以便能夠竊取資料。卡林認為,中共在戰爭期間,可以使用同樣的伎倆,來破壞全球商業和通信。中共還強迫外國公司向中國公司轉讓關鍵技術,以換取中國市場的准入。

10月10日,美國司法部宣佈,從比利時引渡了中共情報官員徐彥軍(音譯,Yanjun Xu),並指控徐涉嫌竊取美國公司的商業機密,這是史上首位被引渡到美國的中共官員。

BBC報道,徐是中共國家安全部下屬的江蘇省國安廳副處長,該部門的職能是反情報、境外情報以及政治安全問題,而徐是在為中共竊取美國航空業的機密。

起訴書說,從2013年起,徐彥軍就以美國頂尖航空公司以及行業專家為目標,獲取「高度敏感」的技術信息,還會以「交流想法」或者在大學做演講為名,邀請美國公司僱員前往中國。

美國執法官員說,徐試圖竊取通用電氣航空公司(GE Aviation)的商業機密。這是首次一名中共情報官員被引渡到美國,面臨指控。但這不會是最後一個。

阻止中共盜竊行為 所有工具都重要

卡林說:「中共不應該再被允許免費竊取(機密)。」他認為,只靠手銬和監獄刑法無法完全遏制中共掠奪行為。

「所有工具都重要」,卡林說,「可以用國際制裁和關稅、外交抗議和公眾壓力來作為刑事指控的補充。向中共發出的信息必須要清晰準確:改變你們的行為將會帶來更好的成本/收益。」

卡林還說,令人鼓舞的跡象表明,華府已準備好向中共發出這一信息。在美國司法部對徐彥軍的抓捕被公開幾個小時前,特朗普政府宣布了一項擴大政府對外國投資美國公司審查的試點項目和臨時法規。臨時法規對外國投資在多個具體技術行業實施額外限制。

這些法規執行了2018年「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FIRRMA)中所規定的部份措施。該法案擴大了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審查權利。CFIUS負責審查外國對美國公司的收購案例,以確保美國公司的商業機密不被外國獲得。

卡林說,基於所獲得的特定情報信息,CFIUS有權阻止任何美國公司與外國公司的交易。他還說,如果一個外國實體停止其盜竊等不良行為,那麼那個國家就可以被批准進行未來的交易,並允許外國資金流入。但如果其盜竊行為仍然繼續,財政部的這個試點項目和FIRRMA所規定的其它方案可被用來計算對外國實體的經濟懲罰。

卡林還說,如果盜竊和強迫技術轉讓一直有增無減,它們就會威脅到全球經濟的經濟活力。「讓不良行為者為其行為付出更大代價」將會幫助建立一個共享規範的世界,這也是為了中國、美國和世界其它國家的利益和繁榮。

實際上,特朗普政府已經在從多方面打擊中共盜竊行為。除了擴大CFIUS職權外,特朗普上個月還簽署了其上任後首個國家網絡安全戰略。此戰略列出了四大支柱,42個優先行動,並授予美國多個部門更大的權限,主動出擊清除中共等境外勢力的網絡威脅。

這份新戰略和之前版本相比,在戰略方向上有一些重要的變化,從此前一貫的網絡防禦姿態轉變成防禦和先發制人的主動出擊,並給美國政府機構和執法機構更大能力來對抗襲擊美國的網絡犯罪和國家攻擊。

科幻小說的情景已經發生

卡林於10月16日出版了他的新書《代碼戰爭的黎明:美國對抗俄羅斯、中共和新興全球網絡威脅的戰鬥》。

「我寫這本書的一個原因是,有這麼多次,人們認為是科幻小說的情景已經發生,包括恐怖主義份子從零售公司盜竊顧客個人資料、以便密謀殺死他們,包括中共間諜迫使公司破產,造成美國就業損失。」

根據美國貿易代表的一份報告,中國經濟間諜給美國造成每年2250億到6000億美元的損失。卡林說,美國尤其容易受到經濟間諜的打擊,因為美國經濟、軍隊和電網依賴數字科技。

卡林還說,我們現在處於代碼大戰之中。就像FBI局長雷所說,我們看到的是,在下一代技術方面,在人工智能方面,在電話無線連接方面,中共在取得領先,它們做到這一點不是通過公平競爭,不是通過投資研發,而是通過盜竊和利用我們自己的技術訣竅來針對我們。

美商務部長羅斯此前也說過,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創新的國家,支持中國的創新之路。但是美國沒有想到,中共不是在建立一個全球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而是逼迫美國在華公司交出專利技術和知識產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