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3年,全球資產管理市場複式年增7%,現錄得高達79萬億美元資產。北美市場最為龐大,佔總數49%,歐洲(29%)、日本/澳洲(8%)及中國(5%)緊隨其後。市場肥美,引來了狼群爭食,以及低收益的被動式管理基金加入戰圈,導致五年來整體收益率由29.7下降至26.5點子。欲擺脫春秋混亂愁局,唯靠實力和智慧兩把利劍,英國施羅德(Schroders)和法國東方匯理(Amundi)手握馬韁,胸有成竹,兩騎漂亮地馳騁於資管市場,料敵從寬,禦敵從嚴,穩步壯大。

美資強勢英法有道

資產管理行業在2012至2017年的平均資本回報(Return on Capital,ROC)為12.9%,遠高於大部份其它板塊,包括傳媒(10.8%)、零售(7.4%)和能源(3.9%)等。一部電腦走天涯,只要安裝了彭博系統,便可縱橫股海,乃典型輕資產商業模式。然而,高ROC卻招來大批獵食者,赫芬達爾指數(測量產業市場集中度,最高10,000,少於1,500代表過度競爭)僅得極低的200點水平。

美資巨擘富達、美盛、摩通、威靈頓及鄧普頓等均屬譽滿天下的主動式基金公司,加上近年火速冒起的貝萊德和先鋒,以被動式管理問鼎全球資管市場,美資fund houses雙管齊下,成績驕人。歐資在劣勢下委屈求存,既欠美國浩瀚市場作支撐,又沒新興市場巨大人口作後盾,漸感風雨飄搖。

施羅德深知其傳統主動式管理基金模式的限制,決定打響以解決方案為本(solutions-oriented)的投資策略,即為客戶量身訂做,針對被動式管理的弱點而進行部署,成此領域的開荒者之一。另一邊廂,東方匯理收購策略勝在靈巧,買入優質及具戰略性資產,補其先天不足,臻至完美大行境界。

不甘後人一躍而起

有別於另一家英資行木星資產管理,施羅德猛將如雲,人才輩出。木星旗下三分二資產,操控於4名基金經理手中,存在重大「關鍵人物風險」。基金買家焦點(Fund Buyer Focus)總裁戴安娜表示,施羅德不單產品獨特,更已成功變身成一家創意企業,不斷加分。由Ben Wicks帶領的創新研究團隊(Research Innovation),正四出招兵買馬,現已建立起一支12人的「數據科學」軍團,他們有來自航空、零售和運動界,引入無限新思維。突破加上原已鋪設的全球網絡及據點,難怪聯博深度鑽研後,給予施羅德「跑贏大市」評級。 

在2017年7月收購鋒裕投資(Pioneer Investments)後,東方匯理降低了倚重債券及法國本土業務,正式走向全方位服務基金公司。以資產管理規模計算,東方匯理稱霸全歐洲,同時名列世界10大,成為「萬億美元會」會員(管理逾1.7兆美元資產)。其合作夥伴包括意大利的裕信銀行、奧地利銀行、中國農業銀行和印度國家銀行等。東方匯理透過整合、聯盟戰術擴充版圖,成績斐然,而東方匯理本身亦是由法國兩大銀行旗下的資產管理公司合併而成,看它的故事令人聯想到蒙古鐵木真併吞其它部族坐大的一段歷史。強悍的東方匯理在噬食鋒裕後,更勒令其抽離由對手貝萊德提供的「阿拉丁」風險管理系統,與很多屈服於「阿拉丁」的fund houses背道而馳,引起市場轟動、振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