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坡羊•潼關懷古〉 張養浩 

峰巒如聚,波濤如怒,

山河表裏潼關路。

望西都,意踟躕。

傷心秦漢經行處,

宮闕萬間都做了土。

興,百姓苦;

亡,百姓苦。

張養浩(1269—1329),字希孟,山東濟南(今山東濟南)人。初為東平學正,累遷至禮部侍郎、禮部尚書等職。曾因上書論時政,言過切直,罷官;最後因治旱救災,勞瘁而死。他也寫艷曲,但最出色的是批判現實的作品;歌詠林泉的也有佳作。風格多豪放清逸。著作有《雲莊休居自適小樂府》。

這是一首元代小令。主題思想是說明:潼關形勢險要,外有黃河之水,作天然濠塹;內有華山之倚,作天然壁壘。以此為衛,則長安皇族本可高枕無憂,而垂萬世的帝業。但是,他們的宮殿,如今卻都變成了一片焦土。而這些朝代的興亡,可把老百姓害苦了。「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正是畫龍點睛,筆力千鈞。

筆者研究元人小令,感到小令是最講究藝術表現技巧,講究語言功夫的。「山坡羊」的曲調,非常有利於結尾兩句的反覆,以此而形成「山坡羊」的獨特的語言技巧。

請看宋方壺的〈山坡羊‧道情〉,結尾是:「貧,氣不改;達,志不改。」陳草庵的〈山坡羊‧嘆世〉結尾是:「賢,也在他;愚,也在他。」都在結尾處,使用反覆的句法,以突出主旨。在藝術上,則可收戛然而止、餘音繞樑的奇效。

重重疊疊的峰巒,似聚似伏,

浩浩蕩蕩的波濤,如悲如怒,

高山大河,構成了潼關險路。

遠望秦漢古都,

心中感慨踟躕。

想當年,強秦盛漢,何等輝煌,

而今,萬間宮闕,都化為塵土。

唉!興,是百姓受苦,

亡,還是百姓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