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金丁

小箭子一時著了慌,這時石板路遠端傳來一波波鐘聲,在寂靜的寺院裏格外清晰。

鐘聲進到了小箭子心底,慌亂的心稍微沉靜了下來。於是,小箭子又踩著石板路往來處奔去。停下腳步時鐘聲也消逝了,卻不見了那條小溪,當然也沒看見拱橋,這下小箭子真的慌了,才後悔起沒聽小和尚的話。

小箭子這時知道迷失了方向,他告訴自己既來之則安之!小和尚不是說這裏有奇花異木、流水石橋,夠我玩的嗎!就決定暫時放下心來,隨便逛逛吧!

這時,天空下起了細雨,小箭子縮著頭,步上石階,走到廊簷裏躲雨。

他靠著廊柱坐在地上,鼻子聞到了一股飯香,正要回頭瞧瞧時,一個和尚拿著饅頭還有飯糰,從廳堂裏走了過來,向他說:「施主您將就著吃了。」然後指著飯堂後面說:「施主可不能往那邊去啊!」

小箭子道了謝,囫圇幾口就把東西吞下了肚,這時他才感覺肚子真的餓了。

微雨濕了整個寺院,雲霧反而散去了,天空的樹影樓閣仍然一片迷濛。頭上簷前滴著水珠子,一隻籃色雀鳥撲著翅膀飛到廊柱邊啄食飄落的果實。小箭子看著這雨不礙事,就準備起程了。

4

剛剛送飯的和尚告訴不能往飯堂後面走,可不就是指明了大方丈禪房的方向嗎!

雖然小箭子心裏竊笑著和尚的老實相,還是感受到了和尚的慈悲。不忍衝著了他,就打算先繞道旁邊的寺院,再往飯堂後面走。

既然心裏有了譜,小箭子心情自然輕鬆了起來。信步走上廊前一個小山丘,過了山丘後,看見一個和尚正彎著腰在茄苳樹下掃落葉。

葉片在竹帚下翻飛著鵝黃色的陽光,沙沙的葉聲中隱約能聽到一絲流水聲,小箭子猜想小溪應該就在附近了。順著路走下山丘後,水聲更清晰了,循著水聲走去,再攀上一小段山路後,廣闊的溪谷豁然呈現眼前。

一股清泉從山壁傾瀉而下,潺潺溪水穿過大大小小的石頭流進了寺院裏,頭頂峭岩上築了一座亭台,亭內吊著大鐘,小箭子欣喜找到了溪流源頭。這時有一陣笛聲飄過來,小箭子遠遠看見兩個和尚坐在溪邊大石頭上吹笛子,還有幾個和尚散坐在石頭上打坐,笛聲穿過雜沓的流水聲在谷中迴盪,小箭子只覺得笛聲悅耳,只是不知道吹的是甚麼曲子。

這幅景象讓小箭子看呆了,但也不敢久留,就照著原路匆匆走回去,途中也沒看到那掃落葉的和尚了。又攀登了一段山路,還是沒找到剛剛那間飯堂,卻見高大的松樹下,一棟閣樓矗立眼前,幾個和尚從門口進進出出。

小箭子心裏驚訝著,怎麼這徑山寺像個迷宮了。他好奇的走近閣樓,抬頭看時,心裏一陣撼動,門楣上立了一個匾額,上面寫著「藏經樓」三個字。這時,小箭子心裏已放下了半個石頭,他又瞧了瞧旁邊那間木造禪房,心裏叫著,這不就是老方丈靜修的地方嗎!

小箭子一個箭步跑過去,幾個和尚在後面喊著他:「施主請停步。」

小箭子已站在禪房門口,這時,有一個聲音從禪房裏傳出來:「既然來了就是緣份,請施主自己推門進來吧!」

小箭子推開門,走了進去。

看來這禪房並不寬敞,一進門右側桌上整齊的放著一排書。大方丈盤腿坐在前面鋪子上,看不出來眼睛是閉著還是睜開。

小箭子感覺禪房裏的氣氛平靜而祥和,他輕聲向著方丈說:「小箭子一時好奇,打擾大師清修了。」

大方丈嘴唇也不見張開,聲音平穩卻覺宏亮:「年少好奇本是天性,施主不必歉意。」

方丈白白長長的眉毛動了兩下,接著說:「佛法博大精深,桌上的經書施主可以帶回去,算是你我結緣。恕老衲不便招待,房前一條泥土小路,請施主出寺院直接走這條路,不費半盞茶工夫,就會看到山門了,以後有緣自會相見。」

「感謝大師。」

小箭子又望了大方丈一眼,大方丈仍然紋風不動,端坐眼前。小箭子在桌上取了一本書,就走出了禪房,轉身要拉上門時,兩片房門已輕輕闔上。

小箭子手裏拿著書,照著方丈的指示奔上門前的泥土小路,果然不消片刻山門已出現眼前,又走了一段就上了石子路。此時,仍見層層寺院蔽天。忽然有鐘聲響起,一隊和尚立著手掌從山坡下踏著石階緩步走上來。

小箭子不由得跟著立起手掌,手上的書自然滑落地上。他把書撿起來放在一旁的石凳上,兩手就一起立了起來。

忽然天上又下起雨來,小箭子合著掌,望著和尚隊伍一步一步走向煙雨中。

雨越下越大,小箭子放下手掌時,山門那邊已有兩個和尚推著門正要關上,於是小箭子就走出了山門。

下了石階,那袋蕃薯還倚在石礅上,這時才發覺方丈送的書忘了帶出來,於是又奔回寺院,小箭子奮力踩著石階,抬頭向上望時,兩扇門已緩緩闔上來,只剩了一條細縫。

他大聲喊著:「等等我啊!」

山門已「碰」的一聲,關上了。

小箭子在大雨中慢慢步下石階,只覺得這一天彷彿過了幾百年。望向遠處,五里坡已蒼茫一片。◇(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