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曝光,中共在新疆建立大量「再教育中心」,關押人數超過百萬。雖然中共官方矢口否認,但多位新疆民眾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新疆現在對所有人任意抓捕,嚴厲監控,已快成為一座大監獄,「這裏連話都不敢說,跟坐牢沒分別。」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日前刊文說,從2009年開始,中共對新疆逐步展開全面嚴管,採取關閉網際網路、加強各種監控與警戒巡邏、修建拘留營(「再教育中心」)到大規模任意拘留維族及其他人士等做法,以打擊宗教極端主義和維穩的名義,對新疆進行全面清洗。

文章說,自2016年8月以來,新疆當局把所有維吾爾人都視為共產黨的反對者,制定清洗政策,大肆興建「再教育中心」,用各種手段對被關押在中心裏的維族人進行洗腦,以達到植入對中國共產黨「熱愛」的目的。文章表示,關押的人數已多達100萬,超過二戰時期德國納粹集中營關押猶太人的最高峰值70萬。

關押人數超過納粹集中營

賣白糖要登記身份證。(受訪者提供)
賣白糖要登記身份證。(受訪者提供)

在新疆生活了11年的王先生(化名)對大紀元表示,在新疆,當局對各族人都不講法律,到處隨意抓人,「出租房子沒到派出所備案的,或來客人沒給政府報告的,抓;自己掏錢政府安裝的報警器沒插電的,也抓;庫房裏有白酒的,賣白糖沒登記的,都抓。」

抓人且實行連坐制,「下級犯錯了連其上級一起抓,租戶和房東一起抓。」

而對維族人更不分老少、職業都抓,王先生說:「我認識的一位麵館老闆,因為封齋期間關門沒營業(封齋期間以前維族都是停業的,後政府不准停業)被抓進去已經第2個年頭了。」

他說,南疆因為維族人多,他們的信仰相對堅定,「現在逼著他們喝酒抽煙,如果不喝表示你有問題,會關到所謂的再教育中心。」

近日網上傳出一段影片,一位叫阿合卓力的小朋友用哈薩克語親訴自己的父親被新疆博爾塔拉精河縣的警察抓進集中營,家裏母親要照顧兩歲的弟弟,沒有人工作,沒有收入,生活陷入困境。他很想念自己的父親,希望父親能回到身邊,回到家裏。影片引發廣泛關注。

網上流傳一段男童阿合卓力講述父親被關進集中營的片段,引起廣泛關注。(新疆人Twitter截圖)
網上流傳一段男童阿合卓力講述父親被關進集中營的片段,引起廣泛關注。(新疆人Twitter截圖)

失蹤成常態 被抓一去不返

王先生表示,在新疆,維族人、哈薩克人及回族人突然失蹤已經成為常態。而被抓進再教育中心的人幾乎沒有出來的,「也不准親人探望,目的是讓大家恐懼,然後自然而然自我審查。」

王先生表示,單純以新疆有暴恐分子為由抓捕打壓是站不住腳的,「起碼我感覺這邊還是很穩定的,各民族比較和睦,多數維族人其實很友好善良,當局可能以此理由加緊『同化』吧。」

另一位在新疆出生的瀋先生(化名)對大紀元透露,目前大肆非法關押行動由中共政法委直接運作,並以維穩名義掩蓋惡行,信息被嚴密封鎖,「由於新疆地理位置和政治的特殊性,中共地方官和公檢法更是無法無天、邪惡至極。」

根據中共官方數據統計,僅2017年,新疆維吾爾人遭到刑事逮捕的總人數超過227,000人,佔全中國被以同樣罪名逮捕總人數的21%,被起訴的人數佔全國被起訴人數13%,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口僅佔全中國人口的1.5%。實際抓捕數據可能遠遠高於官方統計。

「學習營」收費 一天一百元

從內地到新疆烏魯木齊出差工作的李先生對大紀元表示,有知情人告訴他,被關進各種學習班的人幾乎都是維族人,「被關押的人每天要做操,強制學習愛國等理論知識,三個月之內要考試,考不過還要繼續學。」

李先生還透露,被關進去學習的人一天要交100元人民幣,「一個月就三千塊錢,一天三頓,每頓就一個涼饅頭和一點素菜湯。一個月怎麼能花三千塊錢,坐在那裏邊跟坐牢似的,都是被隨意強抓進去的。」


而「維穩」抓人的「軍警」是從內地甘肅、陝西招來的學生,「甘肅那邊最多,幾乎都是大學生,還沒畢業的時候,新疆的公安廳就跑到甘肅大學裏面招人,包括大專生、高中畢業生,都穿警察服裝,看上去是警察,估計也是臨時工、合同工,對外就說是警察局的。」李先生說。

集中營人滿為患  各地加班興建

博爾塔拉地區另一處正趕工的再教育中心(受訪者提供)
博爾塔拉地區另一處正趕工的再教育中心(受訪者提供)

這位李先生說,有警察告訴他,光在伊寧那邊被抓的就有2萬多人,圭屯市烏蘇那裏也關了1萬多人,「房子都不夠地方住,現在在蓋房子。」

「抓的人太多,拘留要排隊,各地都在加班加點建中心,規模都不小。」王先生說。

王先生的一個表姐在和田的「學習中心」工地打工,「她說,學習中心是成片成片的蓋,蓋好的都關滿了,再繼續蓋新的。」

瀋先生表示,新疆正以「維穩」的名義大肆抓捕各族人士,情況極其嚴重,堪比法西斯的集中營,「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每一個團場都建有所謂的學習班,各個縣市也有,目前各個學習班人滿為患,至少有幾十萬人被非法關押。」

據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CERD)本月10日的指控,中共已將新疆變成「秘密的大規模集中營」,已羈押高達110萬維族人,另有220萬維族人被迫參加「再教育營」。

網友@Suyutong在推特上曬出新疆阿勒泰地區的「鄰里中心」圖片,他表示,匪共在新疆大規模拘禁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人士,為掩蓋罪惡,謊稱是「培訓中心」、「鄰里中心」,「這是當代版的納粹集中營。」

加拿大一位中國研究生使用谷歌衛星圖像記錄了新疆再教育中心和其它拘留設施的「建築熱潮」。從4月22日開始的Google圖像顯示,在Khotan附近的一個這樣的結構擴大了150%。

不過,中共代表團日前在日內瓦面對聯合國官員的質問時,斷然否定新疆存在「再教育中心」這種設施。

監控如影隨形  城市形同監獄

所有餐館、飯店、菜市場、修理廠刀子都用鐵鏈綁上,打上二維碼。(受訪者提供)
所有餐館、飯店、菜市場、修理廠刀子都用鐵鏈綁上,打上二維碼。(受訪者提供)

在新疆博樂市做生意的任先生(化名)對大紀元表示,新疆實際的控制情況已到外界難以想像的地步。「外界所知道的都有,還有外界想像不到的各種措施,多而嚴酷,很多人被送去學習班,反抗是沒有用的。」

任先生擔心「電話裏多說可能過幾分鐘他們就會找到我了。」他表示不能透露更多,「就是很嚴。」

王先生表示,對維族的一切管控都很嚴,「食品類商品不允許出現維族文字,不准出現清真認證標誌,必須強制下架。」

「所有餐館、飯店、菜市場修理廠刀子都用鐵鏈拴住,打上二維碼,連電焊機、切割機、電鑽都要打碼,甚至連家裏的菜刀、鐵器都必須到所在社區打碼;想買刀要拿身份證到指定地點購買,話也不敢說,稍不注意就被送去學習拘留。」

另外,每星期一早上9點半(剛天亮),不管住多遠都必須到社區參加升國旗,「不去就罰款,或者你需要社區開證明啥的就不給你開。」

每天都要經過各種安檢,「每個路口、單位、市場、小飯館都有要安檢或有防護欄,連回自己小區也要安檢查身份證,當年小日本都不至於這樣。」

王先生說,公職人員一樣也不敢說話,「政府部門人員不准辭職,否則會被扣思想有問題的帽子送去學習營。」

李先生表示,目前整個新疆是一個「維穩」狀態,不發展經濟。

李先生說,每個路口都有警察,晚上也有警察站崗,「坐車幹甚麼都要快速,進超市都要過安檢,搜身搜包,而稍有一點點異常的動作,如果被警察盯上了,不問好歹就抓你去學習班。」

任先生表示,他的生意越來越難做,「現在這裏流動人口越來越少了,能回老家的都回老家了,估計不會再來了。」

「我也感覺待不下去了,準備回內地,這裏連話都不敢說,好像是一座大的監獄。」王先生說。

書記陳全國面臨國際制裁

目前,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殘酷鎮壓運動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和譴責。美國國會與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7月底舉行聽證會,調查中共警方在新疆施行的監控、鎮壓和監禁等政策。聯邦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8月初撰文呼籲美國政府用「全球馬格尼茨基法」制裁中共政治局委員、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

陳全國2016年開始擔任中共新疆黨委書記後,在新疆地區實施全方位的高壓統治。陳全國亦加劇對信仰團體的迫害,包括大量抓捕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施以無限期監禁、洗腦和酷刑。還下令對已在外地生活的新疆籍法輪功學員,以相同手段進行綁架迫害。

中共以集中營方式迫害民眾亦非首例。大紀元等多家海外媒體此前曾披露,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後,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在集中營,除受到非人迫害外,還有大量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中共活體摘取販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