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婉約派女詞人李清照,自丈夫趙明誠去世後,流落在南方桃花塢,過著淒苦的生活。她雖已年過半百,兩鬢生霜,可一些酸溜溜的文人墨客竟爭相表癡情:作賦,書贈歪詩,吐露出想娶她作妾之意。李清照嗤之以鼻,冷笑付之。

一年寒冬,飢寒交迫的李清照望著窗外紅梅白雪,淚如雨下,心想,長此孤苦伶仃,無依無靠……。於是提起花籃,走到門前的紅梅樹下,伸手輕掐著朵朵梅花,邊掐邊自言自語說:「明誠啊明誠,這可怨不得我了啊。」李清照掐了半籃梅花,然後走進屋,裁了一聯紅紙,用梅花瓣粘出半聯對子:

獨梅隆冬遺孀戶

桃花塢對面的杏花村,有位喪妻的老秀才,他見了這半聯對子,知道李清照有找個老伴共度晚年的意思。於是,在二月杏花開時,他採了半籃鮮艷的杏花,跑到李清照的門前,貼上一聯紅紙,也用杏花瓣貼出了下聯:

林杏暖春第一家

就這樣,情投意合的二人結為了老伴,合成了一家。

~事據《歷代名女傳說》

斷句戲儒 

明朝江南才子祝枝山,不但筆精墨妙,且詼諧成性,咳唾成珠。一年除夕,有位腐儒為示風雅,將祝才子請至「明儉堂」,舉杯求曰:

「老弟神清骨秀,奇古絕俗,乃曠代逸才,今乞詩聯一副,以迎新歲。」

祝枝山放下酒杯,微微一笑:「那就獻醜了。」說罷,走到早已鋪好紙筆的書案前。只見他思忖片刻,一揮而就:

今年真好晦氣全無財帛進門

夫人分娩妖孽不是好兒好女

腐儒俯首一看,笑容頓斂,雙目呆然。

祝枝山見狀,嘻嘻而笑,抱拳一揖,說道:「夫子休怪休怨,莫惱莫氣,鄙人筆下所言,全是吉利話。」笑罷,旋即奮聲高哦:「今年真好,晦氣全無。財帛進門。」

接著又拉腔作調而吟:「夫人分娩,妖孽不是。好兒好女!」

經祝枝山這樣高聲唱念之後,那腐儒眉開眼笑,手舞足蹈,連聲讚曰: 「果然吉利,妙哉妙哉!」當即令家人貼了出去。

上去圍觀的村民一看,卻又無不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