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子、箕子、比干,在殷商末年齊名,皆為殷朝宗室。在商朝的最後時刻作了各自不同的選擇,史稱殷末三賢。

孔子在《論語‧微子》這樣評價三人:

「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三個人都是商紂王的至親。微子是商紂王的長兄;比干是商紂王的叔叔;箕子也是紂王的親戚。箕子是丞相父師,比干是副丞相少師,微子為卿士。

紂王輕慢上神,耽於酒色,三個人無法力挽狂瀾,很是憂心,他們曾經開過一次「小型會議」。

《尚書‧微子》一篇記錄了他們的談話:

──微子說:「父師、少師,看來我們殷商不能治理天下了,我們的先祖成湯制定的法令還陳列在前面,但是我們的紂王卻在酒宴中沉溺,敗壞湯王的德政。全國上上下下大都熱衷於搶劫、偷竊、犯上、作亂,而官員也都違法亂紀,有罪的人大多得不到懲戒,諸侯、百姓起來與我們為敵。現在的殷朝已經淪喪了國典,如像乘船渡河找不到渡口一樣。殷朝將要滅亡,時候已經到了!」

──「父師、少師,我現在內心昏亂無序,真想出家避居荒野啊!現在你們不指點我,我快要崩潰了,該怎麼辦啊?」

──父師箕子這樣說:「王子啊!上天降下大禍災要滅亡我們殷商,君王卻沉醉在酒中,不知道敬畏天威,又不採納年高德劭的老者的意見。現在,臣民偷盜祭祀天地神靈的食物用品也用寬容的態度處置,不予懲罰。上天監看著殷商的下民,看到君王用酷政橫徵暴斂,怨起四方也不知收斂,這些罪都在君王身上,臣子和民眾的痛苦無處申訴。殷商將要有禍患,我們要一起承受;如果商朝滅亡了,我們也不做別人的奴僕。」

──箕子說:「我勸王子出走,很早以前我就說過帝乙立太子的事。如果你不離開,我們殷商的宗祀就要徹底滅亡了。你自己拿定主意吧!我們各自去對先王作貢獻吧!我不會考慮出走。」

當年帝乙立太子的時候,箕子看好微子品行端正賢良,主張讓微子繼位,可是他沒有成功,如今很多年過去了,他還在遺憾。

而比干一言不發,他已經作好了以死進諫的準備。 「少師不答,志在必死。」

◎微子棄無道

微子是帝乙的長子,本名啟,因為封在微地,所以叫微子,加上姓的話,就變成「子微子」,很拗口。基於「子」姓在他手裏發生了一些改變,還是要在這裏提一下。

微子是商紂王一母所生的長兄,在他出生的時候,他們的母親是帝乙的妃子,紂王是最小的弟弟,他出生的時候,他們的母親已經被立為王后,算起來他和另一個弟弟中衍都是庶出,紂王是嫡子。

帝乙病重時,與比干、箕子等大臣商議繼承人之事。帝乙和王后原本欲立微子,但商朝晚期,王位繼承制是嫡子繼位制,史官認為禮法不可違:「有妻子之子,而不可置妾之子。」而反對立微子的建議。於是就有了日後的商紂王。

商紂王最後幾年昏而殆政,對勸告充耳不聞,微子決意獨善其身,但是又難以割捨,一度左右為難,痛苦至極,太師箕子建議微子出走,這樣既不與紂王同流合污,也可保全成湯的宗祀血胤,也許將來殷商覆滅之日,就真的無宗後了。

──「王子弗出,我殷家宗廟乃隕墜無主。」

微子身為王室長子,掌管著非同小可的東西──家族的祭器。祭器是舉行祭祀時專用的器具,是家族的聖物。微子帶著這些聖物,和另一個弟弟仲衍離開了商紂王,隱身到封地山東微山一帶去了,相當於帶走了子姓家族。

商代青銅器四羊方尊,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smartneddy/維基百科)
商代青銅器四羊方尊,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smartneddy/維基百科)

武王滅商後,微子帶著商王室的宗廟禮器現身,他來到武王軍營前,袒露上身,雙手綑縛於背後,跪地膝進,讓人在左邊牽著羊,右邊秉著茅,鄭重地向武王請降,表示商族人對天意的順從和有道者的臣服。武王深為感動,親自為他解綁,宣布恢復他原有的爵位,不以降者待之。

周朝建立後,在第二次大分封時,微子受封在如今的商丘以東(原來商朝地界)建立宋國,從商朝舊典,奉守商族的宗祀。地理範圍大致在今河南東部,以及接近河南的山東、安徽、江蘇的部份地區。自此,史書上稱微子啟為「宋微子」。周王室對宋微子也很是尊重。

宋國此後立國750餘年,一度成為「春秋五霸」之一。東漢王符的《潛夫論‧志姓氏》載,殷商的遺民後來基本上都留在宋國。子姓宗族後來衍生出華氏、桓氏、戴氏、孔氏、沙氏、桓氏、司馬氏、目夷氏、向氏等51個姓,頗為壯觀。

微子以「道」為準則,不與無道者謀。「邦無道則隱,邦有道則現。」微子選擇了順從天道。

微子是個風采卓然的公子,商朝王族以白色為美,微子承繼商朝國統,仍崇白色。有一次,他穿戴著白色衣冠,乘坐著白色車輛前往做客,風流倜儻,「白馬王子」的原型就是這位微公子。

且看《詩經‧頌‧周頌》這麼唱:「有客有客,亦白其馬。有萋有且,敦琢其旅。有客宿宿,有客信信。言授之縶,以縶其馬。薄言追之,左右綏之。既有淫威,降福孔夷。」

──有客自遠方來到我家,白色駿馬身下跨,隨從人員眾且多,個個盛服來隨駕。客人頭夜宿賓館,兩夜三夜再住下。真想取出繩索來,留客拴住他的馬。客人告別我送行,群臣一同慰勞他。客人今已受厚待,老天賜福將更大。‬

◎前後紂王

紂王即位初期,對神靈、先祖還是恭敬的。

商朝的龍紋玉。(維基百科)
商朝的龍紋玉。(維基百科)

帝辛時代留傳至今的一些青銅器,刻有紂王進行祭祀的銘文……‭ ‬

甲骨文也留下了帝辛的祭祖活動紀錄,就是征戰途中,祭祀儀式也是要進行的。神靈無處不在,過山涉河、出征凱旋都要祭祀,留下了很多的甲骨文紀錄。

後期的商紂王不祭祀上神,史籍多有記載。甲骨文出土,這一點證明人們倒沒有冤枉他。

這個實在很嚴重。比後世演繹出的那些聳人聽聞的故事都要嚴重得多。王不祭天,欲棄天命的眷顧而去嗎?

當然不是,是慢神怠祀。

史料佚失太多,只好請墨子來解說,而墨子又要將周武王請出,方可知其一二:周武王有《太誓》一文,說到商紂王的棄祀。今本《太誓》早被史界勘為偽作,真本如今也不知所終,《墨子》有一些引文:

「於《太誓》曰:紂夷處,不肯事上帝鬼神,禍厥先神禔不祀,乃曰:『吾有命,毋僇其務。』」

──商紂王平時不願侍奉上帝、鬼神,丟開祖族神祗不祭祀,倒說「我有天命,不必努力做事」。

「謂人有命,謂敬不可行,謂祭無益,謂暴無傷。」

──說人是有天命,說敬天沒有必要;說祭祀沒有好處,說暴虐沒有壞處。

《太誓》一文,成於牧野之戰兩年前,得天之授命的周武王,在伐紂之前已經知道:「天亦縱棄之而弗葆。」──上帝也放棄他不再保佑了。

天子享有上天賜予的特權,卻不懷敬仰的心,跟子女不孝順父母,道理是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