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疫苗造假,那不等於把受害者都置於死地嗎?!這是變性的殺人!可這個國家就允許他做。一定要當成犯死罪問題來追究才行。」專家陳秉中表示,此前中共從上到下均輕描淡寫,就是怕被追責。

陳秉中的回答,證實了長春長生疫苗造假「事態嚴重」。

中國衛生部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對本報記者表示:「這個很嚴重的造假。一是瘋狗症疫苗的造假,再有用於兒童的百白破疫苗也不合格。而且造假發生後,舉報遲遲不處理。這個問題嚴重在要被狂犬咬了,那幾乎是100%的死亡率!等於把那瘋狗症受害者置於死地!」

疫苗是一種抗原,打入後人體能產生抗體,就是免疫力。給兒童打的百白破疫苗用於白喉、百日咳、破傷風,孩子們出生後要打幾次來預防這三種病。質量不高產生不了抗體,孩子得了病就沒辦法治療。

陳秉中表示以上問題,都能造成極高的死亡率,「一定要把它當成一種犯死罪的問題來追究才行」。

綜合媒體報道,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約供應全中國1/4的瘋狗症疫苗。此回疫苗造假被公司員工實名揭發後,幸未流入市面。但隨即被曝光其2017年10月一個批次的百白破疫苗指標不達標,已有25萬支疫苗銷往山東。

此事11日爆屏後22日之前,大陸媒體把長春長生給抄了底,稱百白破疫苗兩項質量不符合標準規定;但疫苗的去向等均無其它相關細節。

假疫苗對人體安全沒影響?

吉林省食藥監局至今未公佈調查結果及百白破疫苗召回情況,此事案發距今已9個月。

原食藥監總局發言人亦宣稱,該兩批次百白破疫苗質量不合格,可能影響免疫保護效果,但對人體安全性沒有影響。

台北醫學大學醫療生計法律所所長李崇僖表示,疫苗先打在健康人身上是預防感染。一種抗原在人體裏,它可能不是、也可能是活性抗原,但其實不是活性的,這是它的原理。若品質管理有問題,可能本應該不是活性卻變成活的,就會造成人體的傷害。

「本要預防病毒打下去反而生這個病,所以疫苗的危險性很高。就是製造過程的嚴謹度要求會比藥品還要更高。製造管控在先進國家非常嚴格,一般藥廠不能生產疫苗,須要很特別的環境、特別認證過的工廠,才可生產這種生物性的產品。」

媒體起底長生生物

媒體起底長生生物利潤超過貴州茅台。相比行賄費用佔比三成,研發費佔比僅7.8%,遠低於國內外藥廠的研發費用佔比;疫苗裏抗原成份很低,加入大量低廉佐劑等成份。

陳秉中表示:「甚麼都可以用來發財!但怎能利用人需要的疫苗來發財呢?這可連接著很多生命啊!」「不發病則已,一發病就是人命,這內部有黑幕、有利益鏈,有人保護、他們有後台,所以才敢一次次造假。」

「別的國家很少出這種問題。我們追逐利潤都能在藥品、在疫苗上追逐,這罪惡滔天!政府部門嚴重失責。要從死亡這角度上來追究責任,立案查清。」

「這上至國務院一直到各省、市都有責任。所以現在為甚麼國家從上到下都輕描淡寫,他們怕追究到他們頭上,是一種民族災難。」陳秉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