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孫滿堂、享盡榮華富貴的老祖母笑呵呵地出現在無數的歡宴慶典、看戲聽曲、遊園賞花中,都是眾星捧月的主角。賈母又是朝廷誥封稱君的貴族命婦、官太太,尊稱為史太君。 

「阿房宮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個史。」

賈母曾是金陵世族史侯家的小姐,嫁入了「白玉為堂金作馬」的賈府。從重孫子媳婦做起,直到自己也有了重孫媳婦。歷經風雨,見過世面,曾躬逢幾次金陵接駕(迎接皇帝)的盛典。

她是賈府全盛期的頂梁柱,磨練出豐富有效的理家之才和上下賓服的治家之威。晚年她把當家的重擔交給了王夫人和鳳姐,自己則輕鬆悠閒地盡享天倫之樂。

恩威慈厚 

鳳姐操持具體事務,大事最終還必須經過家族的首腦核心裁決。每逢祭祖、過節、迎賓、做法事等重大活動,鬢髮如銀的史太君都會親自坐鎮,禮儀排場、民俗傳統之講究,彰顯 「詩禮簪纓之族,鐘鳴鼎食之家」的氣派風貌。

年邁的她對很多事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心裏明鏡似的。賈赦欲討鴛鴦為妾,鴛鴦可是她貼心倚重的丫環和私人財務師啊!賈母發飆斥罵不肖子孫,那真是雷霆之怒,凜然不可侵犯。

「我來了這麼幾年,留神看起來,鳳丫頭再怎麼巧,也巧不過老太太去。」

寶釵的話裏雖有奉承,但也是事實。賈母的韜略才幹要甩開王熙鳳好幾個檔次,更重要的是老太太善良仁厚,有文化修養。

去清虛觀打醮,鳳姐揚手狠搧冒撞了她的小道士,家僕圍住要打,賈母連忙制止,說小戶人家的孩子,別嚇著,可憐見的。又給那孩子小錢和果子。

無論親疏、貧富、貴賤,賈母對孩子都有顆慈愛憐惜之心。不僅是身邊的孫女、孫子、小廝丫頭、做粗活的傻大姐,還是唱戲的女孩、吹笛子的小藝人、靦腆又愣頭的小板兒,都得到她的誇讚鼓勵、美食分享和錢財賞賜。

賈母的一大賞心樂事就是看孩子們津津有味地吃飯,她饒有趣味地看著這幅興旺喜人的畫卷,其樂融融,倍感欣慰。賈母八旬之慶,來祝壽的人中就有遠房窮親戚的女兒喜鸞和四姐,賈母留她們在園子裏玩幾天,特別囑咐僕人們要如同本家姑娘一樣服侍,不要那麼勢利。

她嚴正告誡:「 我知道,咱們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個富貴心,兩隻體面眼,未必把她倆放在眼裏。有人小看了她們,我聽見了可不依!」

她也曾諄諄教誨兒孫要能「享得富貴」,「也能受得貧窮」。可惜聽進去的人不多,家族晚輩中誰也沒修出史太君那樣雙全的福慧。

劉姥姥是個八竿子打不著的村野老嫗,女婿的祖上與王夫人娘家有點來往就來攀親,本來要打發走的,想找個老人聊聊天的賈母與她一見如故,親切地叫她「老親家」,設宴熱情款待,還陪著遊園。

劉姥姥憨樸風趣、接地氣的硬朗練達,給大觀園的太太小姐們帶來歡笑,兩個地位懸殊的老太太惺惺相惜,一起度過了快樂時光,臨走時還送給劉姥姥好多東西。鳳姐順水推舟的人情,不經意為賈府倒塌後劉姥姥救女兒巧姐種下了善的因果。

審美鑑賞

出身世家望族、歷經繁華盛景的史太君見多識廣,品味高雅,很有藝術鑑賞力和審美情趣。她認為鼓樂之聲「借著水音更好聽」,讓家伶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上演奏,風清氣爽之時,樂聲穿林度水而來,令人心曠神怡。

元宵節,賈母點了《尋夢》和《下書》兩齣戲,吩咐只用簫和笙笛,於清淡中細品低迴婉轉的崑曲唱功之美。

中秋節,賈母率眾女眷祭祖拜月。金風送爽,丹桂香飄。「賞月在山上最好」,賈母建議。於是團圓宴設在山之高脊凸碧堂內。

月上中天,越發精采可愛,賈母說:「如此好月,不可不聞笛……音樂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遠遠地吹起來就夠了。」又說:「須得揀那曲譜越慢的吹來越好。」

那是最後一個闔家團圓的中秋之夜,悠揚的笛聲宛如天籟,淒清哀婉的裊裊餘音,不絕如縷……

在瀟湘館,賈母看見黛玉的綠窗紗舊了,建議換新的,說這院子裏頭又沒有個桃杏樹,這竹子已是綠的,再拿綠紗糊上,反倒不配。鳳姐說庫房裏有好幾匹銀紅蟬翼紗,賈母笑她不識貨,那叫軟煙羅。接著就講起軟煙羅的四樣顏色:雨過天青、秋香色、松綠、銀紅。要是做了帳子,糊了窗屜,遠遠看著,就似煙霧一樣,所以叫做軟煙羅。

那銀紅的又叫做「霞影紗」。吩咐銀紅的給黛玉做窗紗;青色的,送劉姥姥兩匹,再給自己做一頂蚊帳;剩下的,做了坎肩讓丫頭們穿。幾幀霞影紗點綴著翠竹掩映環繞的瀟湘館,於清雅秀逸中透著活力,陰涼幽靜裏含有溫馨,霞窗燭光宛如柔美浪漫的少女心,真是非常出彩的點睛之筆。

探春秋爽齋的三間屋子全部打通,敞亮大氣。水晶球白菊和嬌黃玲瓏大佛手清芬宜人,牆上有米芾(米襄陽)的《煙雨圖》,對聯為顏真卿(顏魯公)墨跡。院內種著大葉芭蕉,賈母點頭說,後廊檐下的梧桐也好,只是細了些。她敏感地注意到不夠魁梧的樹形與闊朗的整體佈局有點不協調。

「栽桐引鳳」,鳳非梧不棲,夠高壯、有氣勢才配得上志向高遠、秀外慧中的三姑娘。

老太太對庭院佈置、閨房的擺設配色和風水禁忌都很內行,是位既會藝術欣賞又能落實行動的多面手。在蘅蕪院,賈母看到寶釵如雪洞般空曠極簡的居室,連聲說使不得,年輕姑娘太過素淨也是忌諱。怕俗氣,少擺幾樣。

「我最會收拾屋子的……包管又大方又素淨。」

她從自己的私人收藏裏選出石頭盆景、紗照屏、墨煙凍石鼎、水墨字畫白綾帳來,古樸高雅的風格與寶姑娘雍容端莊的氣質相得益彰。◇(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