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黨其實像「一人公司」。陳浩天作為召集人,香港沒有市場,閑時在台灣作一點論述,或許受到美國及英國議員關注,無論從多方面角度看,也難以聯想到可以危害國家安全。先對付一個「叫座力」極低的「政黨」,一個嚴重危害國家安全、超級殺傷力大的「稻草人」,猛力地打。當然,當權者也瞄準更有「市場」的自決派「香港眾志」。同樣拿不到社團註冊,北京指示下進一步就是「滅黨」,不聽話的「異見人士」當然需要逐一擊破,無情講。

青年新政的前立法會議員梁游二人,激發起宣誓風波,延伸至人大釋法。「港獨」無中生有,港人感到無奈,被屈多於一切。「港獨」是中聯辦和前特首梁振英「煲」出來的必要劇情,深思熟慮,一切在預計之內。想不到,相對溫柔的林鄭月娥,落手的重,比梁振英更利害。平行時空,返回時光隧道,必須了解到西藏和中國1951年《十七條協議》的簽訂,西藏在壓迫下聖嬰要併入中國,及後不足八年中國官方稱的「西藏叛亂」,香港人才可知道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已不兌現的現實處境。

1959年中共稱的「西藏叛亂」,對於西藏人來說是捍衛家園。要緊記,中共官方歷史中也不把1959年尊者達賴喇嘛要逃亡離開西藏,及後120萬藏人被滅絕式清洗變得模糊,不把事情交代清楚,更凸顯了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對西藏的政策是先「佔領」、後屠殺的反人類惡行。中國處於「弱勢」時,統戰力度加大、中國相對處於「強勢」時,更加會蠻不講理。

作為有國際視野的香港人,怎可以不知道,香港正處於被西藏化的命運?西藏的宗教文化幾乎完全被消失、我們鄰近的澳門,在2019年極有可能用「中共版本」中國歷史教材,香港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越來越走樣。香港人,還看不到現今的處境有多危殆嗎?香港距離西藏的處境更接近,恰巧2019年便是西藏抗暴60周年。香港人也要熟讀這段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