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蘇州市退伍軍人朱永健,退伍後在當地市場經營肉檔,生意興隆,卻招來當地惡霸滋擾,在一次爭執中雙方互毆各有所傷,訴諸法律後,朱永健被判6個月刑期。18年來他因上訪申訴被6次押入精神病院,3次勞教,至今他家門口還有黑保安監控,毫無自由可言。

聲援鎮江老兵維權再被軟禁

今年6月11日朱永健才被當局撤掉對他的監控,19日鎮江爆發老兵維權事件,他在戰友號召下前往聲援,在23日凌晨的暴力清場中被打傷,後被警方帶回蘇州,現在又被軟禁在家。朱永健向本報記者表示,「24日中午把我送回我家門口後交給了8名黑社會流氓,限制了我的自由。」

一宗冤假錯案 維權十八年

現年53歲的朱永健,退伍後在市場開起肉檔,生意越做越好,引起其他商家吳林元眼紅,2000年9月2日早晨,吳林元前來挑釁,爭執中打了起來,雙方都不同程度受傷。吳林元頭部有2處傷痕各2厘米。

在訴訟中,吳林元提出一份「頭部的損傷致聽力減退,屬輕傷」的鑒定書,將其頭部2處累計4厘米傷痕調整增長到6.1厘米,後又調整增長到6.2厘米,達到輕傷的標準。到最高法對吳林元進行鑒定時,其頭部疤痕又被調整累計10厘米。

就這樣,朱永健被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拘役6個月。朱永健表示,「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件的時候,徇私舞弊,枉法裁判,我不服,才不斷申訴、上訪。」

六次被關精神病院迫害

2004年地方政府、法院為了壓制朱永健上訪,暗中僱用黑社會人員,對他毆打,造成其左耳鼓大穿孔輕傷。之後他不斷的上訪、申訴、舉報。自2007年至2010年,朱永健被6次關在精神病院,他被綁在特珠的病床上,打精神病針、灌精神病加抗癲的藥物,被迫害後經常是兩腿不能走路。村主任楊建新揚言「以後再上訪,共產黨啥事都幹得出來」。

2011年2月,朱永健被關進蘇州第三看守所,之後轉押到江蘇句東勞教所執行勞教,在這裏他每天需服用的高血壓、糖尿病、抗癲癇等藥物被停了,導致癲癇三天兩頭發作,有時一天連續發作3次,後被所外就醫。同年9月,他又因上訪被勞教,2012年1月期滿解除勞教。2012年7月他在北京天安門鳴冤,再次被勞教一年。

「值班崗亭」矗立家門口四年

這次的勞教,朱永健被所外執行。但是他的苦難並未因此而結束。2013年5月,他再度進京被截回,警方在他的家門外設了一個「值班崗亭」,十幾名黑保安在朱永健家前後日夜輪班蹲守監控。這個「值班崗亭」一設就是4年。

2013年9月,朱永健因不堪騷擾與黑保安發生爭執,過程中砸壞了黑保安交通工具,又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2017年2月15日,朱永健家門口矗立了4年「值班崗亭」終於被移走。

官員換任迫害依然繼續

「去年7月我去北京上訪,被截回後又遭非法拘禁,9月份被打掉2顆門牙,又把我秘密押到了精神病院企圖殺人滅口。12月19日在北京上訪又被截回非法拘禁,期間3次被他們打傷,我都報警了,但都沒立案。」朱永健說。

18年來,胥口鎮的政法委書記都換幾任了,但對他的打壓迫害仍在繼續,朱永建列出迫害他的直接責任人:現任的政法委書記沈健康、鎮信訪主任馬文國、第一次押他去精神病院的馮尊華(鎮政法書記)、前任鎮政法委書記張明、派出所警察吳海根等人。

朱永健最後還表示,對自己的不公遭遇,會繼續提起申訴,繼續走維權抗爭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