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7月4日報道,委內瑞拉財政部長塞爾帕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的高層會晤後稱,該國從中國國開行獲得了超過2.5億美元的直接投資資金,用於增加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的石油產量。而此前華爾街見聞曾披露,PDVSA曾表示,未來幾個月內,委內瑞拉將從中國獲得100億美元貸款,一半作為雙邊融資協議的一部份,另一半用於委內瑞拉的石油工程項目。

這不由得讓人想起了2016年的另一則報道。當時中委兩國官員會面後,一名中方官員稱:「雙方達成共識不再繼續投入新的資金⋯⋯中方領導層傳達的信息非常明確:隨他們去吧。」

為何彼時北京高層放棄了對委內瑞拉的投資?大紀元去年的報道《中共在委內瑞拉數百億打水漂的內幕》透出了端倪。文章稱中共委內瑞拉商業和外交關係在以毛為偶像、反美的前總統查韋斯期間進入了快速發展階段。十幾年間,中共在委內瑞拉已是繼美國之後的第二大合作夥伴,而委內瑞拉也成為中國第七大石油進口源。2013年,中國從委內瑞拉進口石油的總量佔中國全部原油進口量的5.5%,佔委內瑞拉全部原油出口量的15%。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委內瑞拉在全球金融市場和開發性金融的參與活動被大幅切斷,查韋斯遂利用中國國家貸款繼續推行其已不可持續的經濟政策,即「石油換貸款」。除此而外,委內瑞拉還請中方上馬一批不具現實需要的大型基礎設施建設,而項目款皆有中共國開行貸款擔保。

據《金融時報》統計,2002至2016年的十五年間,中國累計為委內瑞拉提供約1,250億美元貸款。中國成為委內瑞拉重要的海外經濟生命線,不僅提供用石油做擔保的貸款,並通過其它合同和投資進行交易。

不僅如此,在中共的宣傳下,大批中資企業(國企以及私企)紛紛投資委內瑞拉。根據中共商務部的數據,從2012年開始,委內瑞拉成為拉美國家中接收中國投資最多的國家,達20.43億美元,上一年只有5.01億美元。

然而,查韋斯搞的社會主義「大鍋飯」使委內瑞拉經濟、社會都出現了嚴重問題,政治腐敗,社會兩極分化嚴重,「懶漢」越來越多,通貨膨脹難以遏制。查韋斯死後,委內瑞拉進一步走向獨裁,經濟更是一落千丈,貨幣貶值厲害,經濟近乎崩潰,國內外企業都受到沉重打擊。北京當局、國開行、中資石油公司以及諸多民企均蒙受了重大的損失。

中國社會科學院統計,2014年下半年委內瑞拉對外欠款總計達700多億美元,到2017年仍拖欠400多億。其中逾三分之二(約270億)都是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對外的欠款。有消息稱,委內瑞拉欠中方貸款為200億美元。加之中國民營企業的損失,中方在委內瑞拉累計的1,250億美元投資打了水漂。而委內瑞拉石油也由於石油工人離職等原因沒能輸入中國,難以完成「石油換貸款」協議。

也正是基於此,為了避免更大的損失,才有了2016年北京高層下令不再向委內瑞拉投入新的資金。此後,中共對於與其在經濟和外交上的合作也基本停止,大陸媒體或宣傳中也鮮有跟蹤和報道委內瑞拉的困境。

可是如今,為何在委內瑞拉經濟形勢並未見好轉的情況下,北京改變此前決定,且無視國內民生問題,轉而再往這個無底洞投資呢?筆者認為這應該還是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極限施壓有關。

特朗普總統針對中國的加徵500億美元關稅日期即將到來,此時的北京政權已陷入了困境:一方面,既不願意如美國所願改變自身經濟結構,在貿易問題上妥協;另一方面,中國自身確實也沒有能力和美國打貿易戰,而且一旦開打,北京內外交困的局面必將危及其政權。

除此而外,特朗普繼5月退出伊朗核協議,同時稱禁止與伊朗簽訂新合約,所有公司和銀行有90或180天的時間逐步結束與伊朗的業務關係,否則將面臨處罰。不久前,又呼籲所有國家停止進口伊朗石油,在11月4日以前,將進口量削減為零。

作為伊朗石油最大買家的中國,有了中興的前車之鑑,不會無視特朗普發出的警告。是以雖然口中依舊喊著「中國和伊朗是友好國家」,但在行動上已開始防範,投資亂象依舊、且需要冒政治和經濟風險的委內瑞拉就是其為了規避風險採取的行動之一。在北京看來,自2017年以來一直被美國制裁的委內瑞拉,可以充當自己的「盟友」,填補未來如果無法從伊朗進口石油的缺口。

不過,中共這一步棋註定將面臨著委內瑞拉進一步陷入混亂的獨裁主義的威脅,一旦委內瑞拉局勢惡化,新的投資將再度打水漂也不是小概率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