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最新報告,美國國債目前佔本地生產總值(GDP)比率為78%,2030年將達100%,2048年將升至152%,超過1946年二戰後106%的高峰,將增加財政危機出現的機率。

報告顯示,隨著嬰兒潮世代退休,醫療保健和社會福利成本將大幅攀高,而導致國債飆高,反觀政府自主性的支出佔比則維持穩定。同時,減稅法通過後,到2028年美國政府的稅收將減少1.8萬億美元。

儘管經濟學家對於國債不斷飆高對美國經濟衝擊的看法分歧,但國會預算辦公室卻在報告中表明,持續增長的龐大聯邦債務,將在未來十年內傷害美國經濟,同時也會影響未來預算案的制定。

該報告指龐大的國債恐將降低民眾長期的儲蓄和所得,也會增加政府的利息成本,從而排擠其它政府支出預算,以及限制國會管理風險的能力,進而增加財政危機的機率。

其實,這種政府債務不斷高漲的現象不是美國獨有,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估計,自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全球債務增加了60萬億美元,總量達170萬億美元,增長最多的是新興市場主權債務和企業債務。

此外,巴西、中國和印度企業近年也大量發行以美元計價的公司債,隨著美元利率不斷攀高,未來違約風險也不斷增高。據統計,未來四年內每年將有2萬億美元的公司債到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