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松原市前郭縣紅光農場侵吞職工社保資金近五千萬,數百名職工集體上訪反遭鎮壓。近日,一份審計數據證明了職工社保資金被挪用的事實。

知情人告訴大紀元,前郭縣紅光農場侵吞、挪用、貪污農場職工社保資金五千萬,6月4日,職工集體自發上訪,被當局鎮壓,出動公安、特警一百多人,毆打、抓捕百姓。6人在現場被抓走,其中2人被拘留,4人被以「妨害公務罪」刑拘。6月9日又有一人被抓走並刑拘。目前已知其中一人已於6月15日被逮捕。

圖左為前郭縣公安局6月15日下發的逮捕通知書;圖右為前郭縣審計局關於紅光農場個人繳納養老費與上繳社保情況的說明文件。(知情人提供)
圖左為前郭縣公安局6月15日下發的逮捕通知書;圖右為前郭縣審計局關於紅光農場個人繳納養老費與上繳社保情況的說明文件。(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指當局「官官相護」。有職工表示,「一次群體上訪就有如此大的『戰果』!不就是農工的社保繳費不見了嗎,能牽出多大的貪官啊?竟動用如此強大的警力打擊和壓制!」

知情人还提供了一份前郭縣審計局的情況說明文件。在這份《關於前郭國營紅光農場2008-2018年度職工個人繳納養老費與上繳社保情況的說明》中,經核查,紅光農場養老保險費的帳面顯示,2008-2018年度,農場共收取單位職工個人繳納養老保險合計22,245,559.61元(人民幣,下同),上繳前郭縣社保局養老費合計28,989,278.42元。

職工指出,縣信訪局拖到最後,努力避開他們關注的問題不予回答。這少的沒法再少的信息量,只是兩個不想讓農工看明白的乾巴數字,卻隱瞞和掩蓋不了農場後十年就貪污挪用近5千萬(4880多萬)社保資金的事實!證據就是這份答覆(審計結果),因為這不過是全國老百姓都會算的簡單數學題:

按照社保的繳費比例,已知職工個人繳納養老保險繳費的比例是繳費基數的8%,單位向社保公司繳納28%,是個人繳費的3.5倍。現在知道全場職工交納的養老保險繳費是22,224,559.61元,那麼農場應向社保公司上繳:22,245,559.61×3.5=77,785,958.64元。可審計結果顯示農場只上繳了28,989,378.42元。

如果審計結果屬實,則證明紅光農場被貪污挪用的社保資金為:77,785,958.64-28,989,378.42=48,796,580.22(元)。這還不算平均延遲繳費十來年的利息損失。

職工登錄「吉林省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查詢,發現養老保險金斷檔時間從2009年8月至今,且2009年8月以前的到帳時間平均都晚近十年時間,故指問「這十年的利息被誰貪污了?」。職工還發現最初幾年錢帳不符,即實交人民幣多社保帳上數目少,特別2004和2005年,連單位的20%都是由職工個人實交的,可社保帳上全是0元。1996到2003年繳費基數被弄虛作假,不增反降。

職工表示,「我們每個種地的農工足額交納了提留,足夠交養老保險費的了。我們農場稅費改革前每公頃水田要上交水稻4千多斤提留,稅費改革後政府轉移支付資金每年780多萬元,還有農戶交提留每年300多萬元,農場每年入帳收入超過1000多萬元。按正常的財務制度怎麼會造成養老保險繳費斷檔十年的結果呢?到底是哪一級的領導貪污挪用了我們的養老保險繳費?」

職工認為,「我們所交提留的每一分錢或政府轉移支付的每一分錢都必須進入農場的法定帳戶,而農場法定帳戶中有錢後按規定首先自動劃入社保帳戶。而社保信息顯示全部延後近十年才繳費,不經農場和社保公司及銀行合夥違法犯罪是辦不到的!」

職工說,農墾系統一貫拿農工不識數,所以才敢肆無忌憚的貪污挪用農工的養老保險繳費資金。他們的訴求是追回社保欠費,討回公道,還要為國家除害(剷除腐敗)!

圖為紅光農場聯名請願人簽名表。(知情人提供)
圖為紅光農場聯名請願人簽名表。(知情人提供)

社保資金被侵吞直接關聯了土地問題。在此前的紅光農場參保職工聯名實名舉報請願書中,職工質疑前郭灌區農墾管理局所轄農場和地方政府、社保機構串通,以解決社保欠費堵窟窿為由,增加農用土地收費,阻礙已承包的農用土地承包權確權到戶,變相增加農戶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