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行宣佈7月5日起調降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預計將釋放7千億人民幣(新台幣3.29兆元)的資金到民間。學者分析,此舉顯示美中貿易戰確實對中共造成一定程度的壓力,因應的招數有限,還是延續過去「撒錢」的方式,但這種手段過去已經證明不但是無效,甚至會讓經濟情況更糟糕。

中共稱這次定向降準首先是降低5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以及12家股分制商業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釋放資金約5千億元,用於支持「債轉股」項目;其次是同時調降郵政儲蓄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釋放資金約2千億元,主要用於支持相關銀行發放小微企業貸款,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吳惠林表示,定向降準雖然對中國的股市、債市和房市有一定的刺激作用,但對中國最大的金融危機之一——房地產泡沫而言是更慘,中共都是用撒錢的方式,形成所謂的「剛性泡沫」,也就是讓泡沫看起來好像不會破,但其實包括中國國內的經濟專家們都非常擔心,有人預測快的話是今年,最晚到2019年,房地產泡沫就會破裂,產生的影響非常大,所以應當早點踩住刹車。

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也意識到這點,因此努力打房,「但根本打不來」,吳惠林說,面對美中貿易戰的壓力,中方因應的招數有限,必須讓資金更寬鬆,所以還是延續原來的方式,但中國的債務本來就非常大,且中小企業不是沒錢,而是沒辦法走正規的市場經營方式,無法跟全球企業競爭。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共制裁,就是置(中國)於死地而後生,中共一定要下去,全球才會回到真正的經濟秩序」,吳惠林提到,中共過去食髓知味,利用民主國家與自由世界,完全違背自由經濟的原則,「不是自由經濟的錯,而是邪惡利用它,想把大家都吃掉」,中共是非常典型的經濟國家主義,加上採用掠奪式的、重商主義的政策,「貿易不是賺別人的錢,而是我有的換你沒有的,這才是實質的經濟。」

吳惠林表示,特朗普的對中政策,其實是幫中國踩住刹車,但包括G6等先進國家,為了短期利益、避免短期受衝擊,都在批評特朗普,「政治人物當然是這樣,但特朗普是看長遠,跟1980年代的雷根經濟學一樣,短期好像很慘,可是幾年後反轉。」

不過,特朗普的動作更快,上任500天就讓美國的經濟反轉,吳惠林強調,「這是要讓全球經濟秩序恢復,對於全人類才是正面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