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會後,一些美國媒體認為是金正恩贏了、特朗普輸了,甚至特金會上特朗普對金正恩的用詞也惹來了不少爭議。旅居美國的政論家夏業良教授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達了不同的看法。

夏業良首先對特金會的意義進行闡述:這是好幾十年來,第一次美國總統跟北韓最高領導人見面,以往有退休的總統像卡特去過北韓,但從來沒有在任的領導人跟他們見面。這也算是歷史性的會見,這是第一個意義。

第二,談論朝核危機的解決辦法,雖然這一次只是簽了一個意向性的約定,至於怎麼實施、實施的期限、實施的具體步驟和內容,沒有達成原來特朗普和美國國務院所提出的要求,所以他們把它看成是階段性的成果,也就是說今後更加具體的實施的步驟、具體的實施內容會在以後的會談中詳細地把它制定出來。這一次主要達成了四項基本的意向。

夏業良表示:「我覺得總的來講是不錯的,一方面有這樣歷史性的突破,想一口氣吃成胖子也不太容易。」

有人擔心特朗普遭金正恩忽悠,再玩花招,像他的父親和祖父那樣,每次簽了協議都不遵照執行,而是陽奉陰違把簽協議當作兒戲。夏業良說,這次特朗普和美國國務院已經給出了非常明晰的警告,「如果他是玩花招的話,將來後果是非常嚴重的。這一點金正恩應該正視嚴峻的現實。」

他認為特金會的結果對中共來講也算是鬆了一口氣,因為中共一直擔心萬一北韓一直頑固不聽話,那麼可能美國會攻打北韓。攻打北韓以後,對中共來說是非常大的戰略性的失敗。

他分析說,北韓是中共的小兄弟,小兄弟被人家打了,自己臉上也不好看,雖然小兄弟不聽話。「北韓一直是個緩衝,當美中有一些矛盾的時候,北韓可以作為籌碼。如果現在這個籌碼沒了,沒有中間過渡地帶了,那麼美中之間的矛盾將更加明顯和直接。」

他強調,特金會使得朝鮮半島局勢發生了好轉,雖然沒有徹底解決,「但總的來講,是一個不錯的成果。時間很短暫,要看今後怎麼做、如何落實這才是關鍵。」

特金會後美媒出現了一些對特朗普的負面報道,認為特朗普輸了、金正恩贏了。夏業良認為,這是有人對特朗普期望過高,其實全世界對美國的期望都過高,覺得世界上一切麻煩都應該由美國來解決,如果解決得不好就罵美國。

他引述一個現象來說明:「有人講,無論特朗普怎麼談,特朗普只要有一點沒做到,那麼特朗普就輸了。哪一點沒做到呢?假如說金正恩說堅決不聽他的話,那麼特朗普可以用軍事攻打來完成這個目標,但是只要金正恩說可以答應,答應以後再慢慢地去解決。凡是採用這樣一種延緩的方式,那都是金正恩贏。」

但夏業良認為,金正恩的這種贏只是表面的,如果他再玩花招的話是很可恥的,下場也是很可悲的。

對人權話題是不是應該在特金會上被重點提出,夏業良表示,很多人希望特朗普一次完成很多的事情,其實這是不現實的。

「特朗普之所以沒有很強烈地提人權問題、譴責北韓,是希望他們的關係不要談崩。如果第一次就談崩了不歡而散,就沒有金正恩訪問美國,也沒有特朗普訪問北韓,後面那些具體的談判步驟就不會涉及到。所以我覺得特朗普也是戰略性地『妥協』,而且特朗普作為一個商人有他的一套辦法。」

此次特金會上,特朗普對金正恩的一些用詞也引起一些爭議。夏業良認為,特朗普有他談判的一套技巧,並列舉習特會說,「一年多前特朗普在海湖山莊接待習近平的時候把他抬得非常高,但是後來跟中方發生貿衝突的時候,出的招也是非常凌厲,讓中方無法接受。所以你不要看他當時說了甚麼,他有些話是話裏有話,其實都是在敲打中共。」

「所以他有技巧,接下來他一步一步開始出招的時候,你看他那些招是不是管用、是不是招招見血,這才是關鍵。」

夏業良還對比表示,過去的幾任美國總統抨擊中共人權問題都非常地激烈,但最後都沒有對中國人權產生實質性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