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區政府霸王硬上弓,為推出西九高鐵站一地兩檢的安排,不理這安排明顯違反了《基本法》第十八條,把西九高鐵站劃出「大陸口岸區」讓大陸執法人員根據大陸法在本港核心區域執法是明目張膽的「割地兩檢」,連大律師的聲明提示也置若罔聞,然後在立法會粗暴通過。

市民看到的是:這個特區立法會已成橡皮圖章,只要中共國一聲令下,所有建制保皇派便惟命是從,不辨是非的推行任何惡法,大抵只要中共國發出「坦克屠城」指令,這群應聲蟲也會照辦煮碗,如同八九北京民運一樣,殘殺香港市民和學生?

立法會內民主派議員雖然用盡規程,欲力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表決,但這名梁主席,根本就是傀儡一名,主子要求九月通車,西九高鐵站一地兩檢的安排怎能延誤?於是違反議事規則,限制議員發言人數、不給議員足夠發言時間、命令保安強行趕走五位議員,禁止他們返回議會開全體委員會;連建制保皇派也投訴發言時間不足,令他們喪失為一地兩檢「表忠」的機會;結果是匆匆通過二讀,相信這議案會如期作最後表決,一地兩檢通過會成為政策。

其實民主派議員也知道,議會內即使聲嘶力竭,為民請命亟欲有所作為,最後也必敗於投票暴力,被保皇建制派無法無天、為所欲為。學者也跑出來這樣說,「如果冇議會外嘅行動裏應外合,其實呢類動作(議會內的抗爭)嘅有效性,就相當有限。」

可悲的是,港人爭取民主人權自由,自從香港被中共國於一九九七年收回管治權發展到今天,累的累、棄的棄、走的走。無奈、無助、無權感已達顛峰。集會、遊行、示威、絕食、佔領,能做的都做了,但卻被中共國步步進逼,要牢牢掌控香港的管治權;特區政府配合,DQ議員、剝奪市民參選權、重判年輕抗爭者;建制保皇派操控行政、立法機關;紀律部隊、司法機關選擇性執法,不依常理濫捕濫判。三權不再分立,都在為中共國服務,議會內抗爭也不得要領,還指望無權無勢的疲累市民「裏應外合」?

大家只要看看本地報章處理「割地兩檢」這議題的取態,便知道「裏應外合」已無「外合」。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的報道成為頭條,「割地兩檢」已成明日黃花,不是「要聞」,只是「港聞」之一,大抵也無可奈何的接受了現實。

連跑出來說「裏應外合」的學者也高度關注世界盃,在同一報章撰文《地上最強西班牙成也巴塞敗也巴塞》而放棄再評「割地兩檢」這改變香港未來的重大議題。筆者當然尊重任何人的言論自由,文章取材更應百花齊放,各自精彩,只是慨嘆於這「割地兩檢」即將通過的關鍵時刻,是否應該分得出孰輕孰重?

值得一提的是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也跑出來撰文《割地兩檢早有預謀》說「在過去的15年發生了許多事,「一地兩檢」的「核試」成功,更不客氣的23條(還有更多)就指日可待了。」既然一早便知,為何不一早就大力反抗?用當年抗23條的力度呼籲市民「裏應外合」?既然知道是「核試」,也讓市民去送死?

認命、低頭,這種「地照割波照開地球繼續轉」的現實,KOL也乏力,又教市民如何繼續「裏應外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