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上旬,西方國家在加拿大魁北克舉行G-7峰會,美國拒絕簽署聯合公報,峰會無成果可言;反映在「美國優先」的環境下,西方國家矛盾加劇。

峰會前,法國總統馬克龍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就伊朗問題繼續對壘。前者認為伊朗信守放棄核武器的承諾,希望歐盟國家能開拓在伊朗的貿易與投資;後者則堅持退出協議,恢復制裁伊朗。峰會就伊朗問題未有新的共識。

特朗普有意讓俄國重返G-7峰會,意大利新總理干提亦支持;不過其它國家不予同意。這個問題遭到擱置。峰會的重點無異是貿易問題,因為美國自六月一日起對歐盟、加、墨等國的鋼、鋁製品分別加徵百分之廿五及十的關稅。

鑑於加拿大是主辦國,她的話語權較強。加國國民對特朗普以國家安全為由加徵關稅相當反感,因為加國百多年來一直支持美國的外交政策,對美國毫無威脅可言。美、加兩國不但無法就貿易問題取得共識,而且雙方領袖開展督戰,有損國民感情。

特朗普指責加總理杜魯多「非常不誠實及軟弱」,發表「虛假言論」;杜魯多則聲稱加拿大國民「有禮、講理」,暗指特朗普沒有禮貌亦不講道理。加拿大政府將於七月一日對美國進口徵收報復性關稅;歐盟很可能會追隨,小型的貿易戰就此揭幕。

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顯示即使對美國的盟國而言,美國也不會就貿易問題讓步。過去美國作為西方國家聯盟的首領,對盟國總會提供種種利益;德、日、加等國長期享有對美國鉅額出超,自然樂意支持美國的外交政策。

美國拒絕讓利,很難要求西方國家就外交政策繼續以美國馬首是瞻。奧巴馬總統企圖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和《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關係協定》來規劃以美國為主導的國際貿易投資體系;但後者談不攏,前者特朗普又主動放棄。

現在美加的貿易矛盾加劇,《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繼續運作成疑。即使在貿易領域,特朗普回處點大,戰線過長,很容易引發不少小規模的貿易戰。如果不能及時管控,自然會損害到全球經濟以及美國本身的經濟利益。

目前美國國內民粹主義情緒高漲,對美國的保護主義政策反對聲音不高;如果特朗普能取得貿易出超國的讓步,他的民望可望提升,在十一月的中期選舉為其支持者取得好成績。但如果不能避免談判破裂及其後的貿易戰,美國經濟受損,特朗普就很難維持選民對他的支持。

總體而言,特朗普以實力謀和平和爭取公平貿易的外交主線逐漸明朗,與盟國的貿易摩擦加劇,全球經濟添加變數,經濟復甦可能更加反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