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游 〈書憤〉

早歲那知世事艱,

中原北望氣如山,

樓船夜雪瓜洲渡,

鐵馬秋風大散關。

塞上長城空自許,

鏡中衰鬢已先斑,

出師一表真名世,

千載誰堪伯仲間?

陸游(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

紹興二十三年(1153)應進士第,名列第一,因觸怒秦檜,被除名。孝宗時,賜進士出身。歷任鎮江、隆興、夔州通判,並至川、陝,參王炎、范成大幕府。光宗時除朝議大夫、禮部郎中兼實錄院檢討官。終因堅持抗金主張,被劾去職,退居山陰達二十年。寧宗嘉泰初,詔同修國史,升寶章閣待制。晚年復居山陰,直至去世。

為傑出的愛國大詩人,存詩近萬首。亦工詞,風格以雄放悲慨為主,兼有流麗綿密之美。前人謂其纖麗處似秦觀,雄慨處似蘇軾。有《劍南詩稿》、《渭南文集》、《南唐書》、《老學庵筆記》等。詞有《放翁詞》一卷。

詩題「書憤」,為功未立人已老而憤;作於淳熙十三年(1186)春,作者退居山陰時。

氣如山:氣指憤慨,也指戰鬥意志;如山:言其壯偉堅定。

「樓船」句:指隆興二年(1164),作者在鎮江通判任內所見事。時張浚督練兵馬,營繕城堡,增置戰艇。參看宋史《張浚傳》。

樓船:高大的戰船。

瓜洲渡:瓜洲,在揚州之南,長江北岸,與南岸鎮江(京口)隔江相望。為當時的渡口。

大散關:在今陝西寶雞西南大散嶺上,是南宋與金交界的邊防重鎮。

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初夏,陸游已六十二歲,他從江西免官回山陰已經六年了,感慨時勢,恨南宋竟無人再起為國出力,因寫此詩以抒憤然之情。

這首七律,概括地寫出了詩人自己一生的經歷和感受,從早年立志報國,曾有過戎馬生涯,到晚年兩鬢已白,一事無成。俯仰千載,內心充滿壯志未酬的憤慨。「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一聯,全由名詞組合,不用謂語,筆力老健,是「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式的句法,堪稱千古煉語、名句。

全詩語言警策,格調沉鬱,氣勢豪邁。愛國之情,溢於字裏行間。紀曉嵐曾言:「此種詩,是放翁不可磨處。」這首詩,是其愛國詩中很有代表性的一首。

早年時我哪知世事的艱難,北望淪落中的中原,怒氣如山。

雪夜中的瓜洲渡,排列著待發的樓船,秋風蕭瑟、金戈鐵馬,鎮守著大散關。

唉!白白地以恢復中原的「塞上長城」自許,壯志未酬,而鏡中的鬢髮已經衰斑。

諸葛孔明的〈出師表〉真堪傳世,千載以來,誰人能夠與之並高比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