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魚蛋革命」不算知名的十名參與者被重判,19歲罪成的那位被判刑四年三個月,最年長的72歲。法官說不會考慮暴亂發生的背景,被告稱「貪玩及受現場氣氛影響」亦不屬減刑因素。話雖如此,「魚蛋革命」確實是由於社會不公,沒有真普選,市民受到政治「低氣壓」形成下的「放射反應」。感到絕路,他們選擇做出法庭認為是「需要重判」的行為。

當權者「有權在手」同樣地也可以無法無天。多少個獨裁者,包括極權政府內的權力人士,透過離岸戶口去洗黑錢:黑也可以變白。透過恐嚇、收買、賄賂、色誘去達到目的。打毒針、被失蹤、被虐待只是「頭啖湯」,搞你家人更是習以為常。正如兩年前最佳電影《十年:自焚者〉所說,「我每天面對的,就是對共產黨的憤怒。」除了香港去或留,更痛心就是刺耳地聽中共港共大官能說得出口的反智邏輯思維。

香港人要明白,現時的抗爭形式可能在23條立法後將會有機會是犯法。法官也是根據現行法律去判刑,但香港的「惡法」將會是越來越多。我更相信在現在這低氣壓的環境下,香港變得更邪惡。

另一天空下,香港人未忘記29年前六四屠城的暴行,我們瞄準的也是那個邪惡共產政權。八九六四悼念「極權中國」傷害人民29周年,後生一代認為這個燭光晚會已沒有意義。在香港,現今的中資機構及「吃大陸飯」的大孖沙不鼓勵員工參加六四悼念晚會、七一遊行。這本是港人權利現在也被打壓,當權者製造緊張氣氛,香港更見悲哀。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和共產黨不同,港人不只求「有飯吃」。鄧小平同志給了香港人「一國兩制」,但在八九六四屠城事件當中和李鵬等利益集團確實犯了嚴重的錯誤。七百多萬人口急速正在「被換血」,中國現在的「暗黑力量」對香港而言,越來越不遵守《中英聯合聲明》。有不少新世代認為悼念六四已out, 那麼七一遊行呢?

落筆此刻, 多少人怕得罪共產黨沒有飯吃。中共除非滅了所有舊香港人,繼續「淡化」六四事件,令13億人口蒙在鼓裏;我更相信在心深處,香港人有的是「正義感及良知」--- 金錢不容易買到的東西。「香港人的六四」就是希望中國有一天會尊重人權、在現今政治低氣壓下的香港更具深層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