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年前,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為同情六四學生、反對中共武力鎮壓學生而被迫下台。趙紫陽的前秘書鮑彤披露,趙紫陽在六四期間,曾想召開政治局會議,但趙當時已被監控、他的警衛全部被撤換,根本不可能「振臂一呼」。

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5月30日在《紐約時報》上刊發《鮑彤再看六四(二):我是如何被抓進秦城的》的文章。該文中,趙紫陽的前政治秘書鮑彤向李南央披露了在六四期間,趙紫陽當時的處境。

鮑彤說,很多人責怪趙紫陽,說:「趙紫陽為甚麼不振臂一呼?」其實趙紫陽本人早就處在被監視狀態。趙紫陽到北韓去的那一天,也就是胡耀邦追悼會的第二天(1989年4月23日),家裏、辦公室的通訊設備都壞了,接著警衛班全部換人。

鮑彤說:「過去我們到他那裏去的時候,警衛戰士都是笑嘻嘻的,一傢伙面孔全換了,全部不認識了。紫陽根本是處在這樣一個狀態。」

5月17日,時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在他家召集了趙紫陽、李鵬和姚依林等政治局常委開會,商討針對學生民主運動的應對措施。

趙紫陽當天回到中南海的辦公室後對鮑彤和辦公廳副主任張岳琦說:「剛才在小平家裏開了個常委會,做了個決定,打了場官司,姚依林贏了,我輸了。甚麼決定我不能告訴你們,因為要保密。」

趙紫陽還說他在會上提出:「我要求辭職」,因為「由我來組織執行這個決定是不合適的,是要誤事的」。

5月19日早4時50分,趙紫陽在中辦主任溫家寶的陪同下,到天安門廣場看望了絕食中的學生,發表支持學生的講話,希望學生能結束絕食,並稱「我們的對話渠道是暢通的⋯⋯我覺得這些問題終究可以得到解決,終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

文章說,5月19日,趙紫陽沒有參加在北京召開的黨政軍各界幹部大會,那天早晨他頭暈,他當天早晨寫了報告,請假三天。三天後(22日),鮑彤去看趙紫陽時,趙對鮑說:「我請了三天假,今天是第四天,還沒有人送文件,也沒有人叫我開會。

「我看還得開一次政治局會議。我找過溫家寶,要他發個通知開會,他跟我說:『開不成。現在我中央辦公廳根本沒法子辦公。你要我發通知我可以發,不過發了也沒人會來開會的。』

「不管怎麼的,我還是要堅持開個會。如果開會,我要說明一下我的觀點,你給我起草一個東西,我要在政治局會議上講我對學潮的整個看法和意見。」

鮑彤說,他給趙紫陽寫了。隨後鮑彤就被抓起來了。

據趙紫陽生前錄音自述整理出版的回憶錄《改革歷程》披露,趙紫陽當時的確找過中辦主任溫家寶,建議召開一次政治局會議。但溫家寶說,中辦實質上已被撇在一邊了,現在一切活動都不通過中辦。如果趙一定要開會,中辦可以發通知,但後果會很不好,希望趙「慎重考慮」。

5月19日晚上10時,中共總理李鵬發表講話,重申了中共中央的立場、採取「嚴厲措施結束騷亂」。兩小時後,天安門廣場的一個大喇叭宣佈實施戒嚴。

據《改革歷程》披露,趙紫陽拒絕出席5月19日宣佈的戒嚴大會,這激怒了鄧小平和其他一些中共元老。隨後,趙紫陽被免職,其重要的信息渠道被切斷。

據《李鵬六四日記》記載,5月19日當天,鄧在他家裏召集陳雲、李先念、王震、彭真、楊尚昆、李鵬、喬石、姚依林、遲浩田、趙南起、楊白冰中共元老及政治局常委和軍中高層開會,決定撤調趙紫陽總書記的職務,由時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接替。

6月23日至6月24日,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上,趙紫陽被正式免去總書記職務;6月30日,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積極追隨鎮壓六四學生運動的江澤民出任中共總書記。隨後,趙紫陽在江澤民當政下被軟禁,度過了16個春秋,於2005年1月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