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畫其實是畫心。

這些山人牛驢,就像一面鏡子,

如實折射出我內心最自在的相貌。

生命是甚麼?人活著又是為了甚麼?

早晨起來,太陽還只是一抹橘色的光線,淺淺地掃過群巒疊嶂的黃土高原。誰知一個眨眼,太陽就給這片高原打了一劑強心針,讓那僵硬的血液再度甦醒,流到每座山坡,每寸土壤,每棵樹上,每戶院子,直到它奔騰成一首歡快的歌,流過身體裏的每一個細胞。

此時,忙了一上午的農村人開始緩緩走出來,到鄰家院子串門,拉起了東家長西家短。我本該去畫畫,但此刻也難擋太陽的熱情,懶洋洋地和村民坐在院子裏的沙發上,閉起了眼睛。紅紅的,體內的每一根血管都在湧動,讓我煥然一新。

我眼睛半張,跟坐在隔壁的老吳拉起話來。老吳今年70歲了,個頭很小,不論說甚麼總是咧嘴而笑,像個小孩。6年前他開始進城打工,在網咖做掃廁所的清潔工作,積攢了6萬元,準備回村裏養老。結果回鄉時,大風一吹,一扇門打到他的胸口,讓他跌下了平台,摔斷了腿,醫藥費剛好付了這6年積攢的6萬塊錢。

這幾天老吳的腿裝上了釘子,拄著枴杖,但是他始終樂天自在,除了在院子前重新修好一片菜園,種上小黃瓜和番茄,他也仍然成天笑容滿面,到我窯洞裏串,身為我畫畫最忠實的粉絲,他總要樂孜孜地看我有沒有生出啥新作品。在他眼裏,太陽底下一切事物都是美的好的。我想不透這樣一個人是不是真沒甚麼陰暗面,還千方百計想讓他說出生氣或難過的事。但是老吳偏偏就是沒有,唯一遺憾就是老婆已去世12年了,他會想著吃老伴做的菜。也許只是做為感嘆,我隨口問了一句:「老吳,你說人活在這世上有沒有意義啊?」

「人一輩子活著,就是在太陽底下轉了一圈。」像往常一樣,他依然笑嘻嘻地,答得這樣不假思索。大太陽底下,我卻不禁琢磨了半天。

是啊,都說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人忙來忙去一場空。辛辛苦苦一輩子,世界又毫不留情地把你打回原點。但哪怕土地再貧瘠,太陽仍然升起,慷慨地眷顧每一位子民。當他們咧開笑容,黃剌剌的牙齒也就開出了一朵朵的向陽花。

懶洋洋地坐著,這太陽很真實。就連影子也很純粹,不黏黏糊糊。啥也不想,哪怕是轉一圈,也要面朝太陽走上一回。

──節錄自《種畫的人:我在黃土高原,革自己的命》/皇冠文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