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聽奶奶說:「人的命,天注定」「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命中有的終須有,命中沒有不強求」……而在學校裏,老師說要相信「科學」。文革中把「天命論」扣上「迷信」的大帽子。

幾十年過去了。回過頭來看一看,發現自己的經歷證明奶奶說的是對的。然而「科學」對這些中國古老的文化精髓,為甚麼證實不了呢?我們打開天文圖看一看吧!在這浩瀚的宇宙中,地球不過是一粒塵埃而已。在這一粒塵埃上研究出的「科學」,怎麼能夠洞悉這碩大的宇宙的奧秘呢?「瞎子摸象」是一個佛家故事。比喻的是迷中人了解宇宙,就像瞎子摸象一般。

我是過來人了,深感對於中國古老的傳統文化要寧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中國傳統的五福是:長壽、富裕、安康、有德行,老年無疾而終。那是完美的人生。我們的祖先信天信地,相信神傳文化,所以有些人真能獲得五福。

我還記得奶奶講的「雞蹬斧死」的故事,大意如下:

王先生是一個生意人,他對於「先造死,後造生。」的說法半信半疑。所謂「先造死,後造生。」意思是說,凡是被生出來的生命,總會有一天會死去。但是能活多久,將來如何死,都是在出生前就定好了的。

話說王先生來往做生意常在一家旅店歇腳。這天半夜醒來,忽聽窗外有說話聲:「生了嗎?」「生了。」「怎麼死?」「雞蹬斧死。」半夜三更的是誰在說話? 王先生嚇得毛髮聳然。

第二天一早,王先生得知旅店老闆的太太半夜生了一個大胖小子。老闆非常高興,忙著給旅客們分紅雞蛋。大家也歡天喜地地給老闆道喜。後來王先生有幾年沒到這邊來。他再來時,想起了老闆的兒子,問孩子可好?不想老闆黯然淚下:「那孩子死了。」「啊!怎麼死的?」王先生問道。「唉!木工師傅幹完活順手就把斧子放在窗台上。不想雞飛上去了,把斧子給蹬下來了,那孩子正從那裏路過,就被砸死了。」「天哪!原來這就是雞蹬斧死!」王先生恍然大悟。那孩子的命運非偶然也。

那麼是誰在為人「造生死」呢?是不是有比人更高級的生命──神的存在呢?迷中的人像不像那魚缸裏的魚?在魚缸裏看不見,找不到更高級的生命,就否認還有比魚更高級的生命的存在呢?

既然是定好了的,那麼是不是有高人能把人的生死推算出來?有,卻不多見。例如,魯智深的師父智真就算出了魯智深圓寂的日子。留給他的佛偈是:「逢夏而擒,遇臘而執。聽潮而圓,見信而寂。」

一天,魯智深在廟裏睡覺被錢塘江的海潮聲驚醒,他忽然大悟。今日豈不正應了「聽潮而圓,見信而寂」?此乃告別人世之際。他沐浴、更衣,並討來紙筆,為自己寫下一篇頌文,燃起爐香,在禪床上打坐入定。待眾人趕來時,他已往生極樂。他留下的頌文是:「平生不修善果,只愛殺人放火。忽地頓開金繩,這裏扯斷玉鎖。咦!錢塘江上潮信來,今日方知我是我。」

其實「知生死」的事,在民間也有。我奶奶的母親修了一輩子道家功。她非常善良,多年來一直給鄉親們看病。她八十歲時,告訴親友,三月初三子時她要走了。親友們都來為她送行。她沐浴更衣後,上了香。到了子時,打坐合十就坐化了。因為是在鄉村,所以鮮為人知。

有人會問,既然是定好了的,壽命長短是否就不能改變了呢?當然不是。三尺頭上有神明,上天在衡量人所做的一切。在人做大好事時會增福壽;當人做壞事時會損福、減祿、折壽。

例如,《西遊記》中有一位寇員外,是個大善人。他齋僧24年,齋過九千九百九十六名僧人。唐僧師徒四人的到來使他完足萬僧之數。後來他不幸被賊一腳踢死了。善人怎麼被踢死了呢?孫悟空求見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告訴悟空,因他齋僧是個善士,所以命終不染床蓆。原來,人世間的理都是反的。眾人認為寇員外被賊踢死不好,但是他卻免去了臨終前在病榻上的床頭之苦。那做子女的可能於心不忍,認為哪怕讓他躺在床上,伺候他幾個月再走也好。卻不知道那幾個月他要遭受何等的煎熬。在悟空的請求下,地藏王菩薩延寇員外陽壽12年。

又例如,當今世界因為做壞事,損福、減祿、折壽的人很多。迫害修煉的人是罪不可赦的。周永康、薄熙來進了監獄。眾所周知的名人、播音員羅京,四十八歲,在事業與生活最巔峰時死了。這是他作為中共喉舌,緊跟江澤民妖魔化法輪功所致。還有那「天安門自焚」假新聞,實際上是江澤民下令,由央視李東生、陳虻導演的一個電視劇。不知這個假新聞害了多少人。李東生損福、減祿,進了監獄。陳虻折壽,四十七歲就死了。

當今的很多人對中國傳統文化一無所知,頭腦裏只有金錢、權力、慾望。他們被無神論洗腦,不知道三尺頭上有神明,不知道善惡有報。例如文革中紅衛兵去砸廟,無一得善終。然而,很多人在遭到惡報時都不知道是為甚麼。活得有多麼可憐!回歸傳統,重溫神傳文化是中國復興的希望,也是中國人重新獲得五福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