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軍網,在5月25日出刊的《解放軍報》上有兩篇重要文章,都提到了「郭徐流毒」。

一篇是位於頭版的「海軍部隊加快轉型建設」一文中提到,海軍黨委研究制定《關於貫徹全面從嚴治黨要求、推動海軍政治生態根本好轉的措施》,「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依法依規嚴肅處理涉案涉圈人員」。

另一篇位於第七版,文章主題有關「軍隊絕對領導」,並以「習近平強軍思想」為文開頭,要點部份寫道「在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一整套制度體系中,軍委主席負責制處於最高層次」,以及「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持之以恆純正選人用人風氣」。

與貫徹做法一樣,今次軍報這兩篇文章的內容及連帶郭徐流毒的批判,震懾意味不言而喻,就算一般人也能嗅出看出,不過軍報主要受眾並非普羅大眾,其震懾的特定對象自然是那些還待肅清的郭徐流毒以及郭徐流毒的大後台。

眾所周知,代江澤民監軍10年、破壞軍委主席負責制、架空胡錦濤的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二人在習近平上臺反腐軍隊清洗中都先後涉貪落馬,罪行也都包括「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職務晉升等方面利益」,即賣官受賄。

而雙雙落馬的郭伯雄、徐才厚,自此被冠名「流毒」,全軍則開始大規模肅清郭徐流毒,軍報軍媒亦跟進開始大批特批郭徐流毒。

新聞印象中,這一次《解放軍報》刊文批郭徐流毒,已時隔4個月,上一次是1月10日,即前參謀長房峰輝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後,軍報發文評論「對房峰輝涉嫌行賄、受賄犯罪進行處理,是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的重要組成部份。」

以軍銜來說,有資格是「郭徐流毒」重要組成部份的,首先是肩上「三顆星」的上將。坊間有傳言,郭徐二人凡是師以上軍銜晉升都明碼標價,一次顆星星也代表一個高價。

迄今為止,習近平在軍中已拿下7名上將,除了郭徐二人,其餘是: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張陽、房峰輝,五人統統被官媒點名是「郭徐流毒」,公開資料顯示,他們晉升中將時間,房峰輝2005年,張陽、田修思2006年,王建平、王喜斌2007年;晉升上將時間,王喜斌、張陽、房峰輝三人都是2010年,田修思、王建平二人是2012年。

目前5名軍銜高至上將的「郭徐流毒」中,聯合參謀部原參謀長房峰輝,以及調查期間自殺的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張陽,是十九大後頭兩個被查的軍老虎,這也讓人特別留意與之有關的一個高危者──同房峰輝在2005年晉升中將,又曾是張陽的副手而屢傳被查的賈廷安。

在2017年3月十九大前,香港媒體曾引述消息報道稱,時有超過50名現役將軍被列入「調查名單」,這些行動、權力受限,還需按時報到、配合調查的軍中高層,少將約40名,中將13名,上將至少4名。

已知涉案的中將和少將有過內部處理而沒有正式公告的前例,但高至上將的軍老虎被處理不可能不公開信息,一朝案發,應該還會被官方說是「郭徐流毒」。當然,外界不可避免的問題是:沒有坐鎮後台的江澤民提拔重用,怎麼可能有軍中「大老虎」郭伯雄、徐才厚及其流毒?不抓毒源江澤民,怎麼可能消除得了各種「流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