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康熙皇帝(1654~1722)八歲登基,在位61年,是中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君主。他奠下了清朝興盛的根基,開創出康乾盛世的大局面,是一位英明的君主、偉大的政治家。康熙皇帝曾熱心探討基督真道,在國事紛繁之際,不僅利用時間學習聖經等書籍,還常和那些遠涉重洋而來的外國傳教士談道。由於他熟悉聖經和教會歷史,在世曾寫過許多教會時事題材的對聯和詩歌。現今教會流傳的「全能全知全美善,至公至義至仁慈」的名聯,就是康熙皇帝的傑作。

(clipart.com)
(clipart.com)

康熙皇帝為了紀念耶穌基督被釘死十架上,曾寫了一首膾炙人口的七言律詩,名曰「基督死」,人稱〈康熙十架歌〉,亦稱〈十架頌〉。這是一篇體會基督受難即景的佳作。它告訴我們,康熙皇帝曾熟讀四福音書,他非常了解耶穌被釘前夕受審的經過。今將〈十架頌〉原文抄錄於下,以饗讀者。

〈十架頌〉

功成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兩番雞。

五千鞭撻寸膚裂,六尺懸垂二盜齊。

慘慟八垓驚九品,七言一畢萬靈啼。

康熙精古詩韻律,這首七律詩押韻嚴謹,雖只有八句五十六字,但卻將耶穌從被捕到殞命的主要情節描繪得淋漓盡致。奔放的詩句和整齊的韻律相結合,使人讀來鏗鏘有力,意味無窮。如果一面讀詩,一面默想基督苦難經歷中那些悲痛場面,必會歷歷在目,催人淚下。然而,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這巧妙的詩句,絕非輕易信手拈來,如沒有熟讀聖經,深刻理解耶穌釘死十架的意義,及勤操筆墨,反覆推敲,素含深邃語言功底和豐富想像力,是絕不會雕琢出如此佳美的詩句來。

康熙也許是最了解基督教的一個中國皇帝。若不是對聖經新約的四本福音書十分熟悉,絕對寫不出這麼一首奇巧而又準確的敍事史詩的。

另一方面,這首〈十架頌〉也凸顯出康熙的傑出文才。短短五十六字之內,包含了由一至十、百、千、萬數目;又有寸、尺、丈量度!最難得的還是康熙對耶穌基督在最後的晚餐過後,直到上十字架的受苦歷程,描述的歷歷在目;除了對史實有準確的記實描述以外,字裏行間盈溢著殷殷孺慕之情。康熙身為一代上國之君,如此虛心接受西方宣教士所傳之道理,確屬難能可貴之至!

向康熙傳道的西方傳教士不止一位,其中最主要的應是來自比利時的南懷仁。據史家所記,康熙對南懷仁非常尊重。不僅因南懷仁博學多才,帶給當代中國不少先進新知與實用科技,諸如天文、算曆與製炮等,另一方面更因南懷仁的高尚品德與其慈悲的心懷,令年輕的一代明君康熙甚為心折。因此,康熙接納南懷仁,自然也接納了他所傳的福音。從這首〈十架頌〉的內容看來,康熙應是詳細考查過耶穌生平的。最可能的就是南懷仁曾給康熙上過查經班,且甚為詳細的為他講解,才能整理出思路紋理清楚而又能抒發本身情懷的〈十架頌〉來。

這首詩開頭第一句「功成十架血成溪」,用開門見山的手法向人們揭示:驚天動地的救贖大功,乃是憑藉著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悲慘地釘死在十字架上才得以完成。他在受難的過程中,從橄欖山祈禱通體血汗(路22:44);到被審毒打流血遍體;到羅馬兵丁給帶上荊棘冠冕時,額頭刺破血流滿面;到身懸十字架被長矛刺透肋旁,所流出的血和水(約19:34),確實可匯集涓流。至於用「溪」比喻,可以聯想「溪」緊聯於「泉」,那血必然有噴湧之勢,分流之廣,聖潔之美,渴慕之眾,刺心之痛,功效之巨。

詩的第二句「百丈恩流分自西」告訴我們,因著救世工程的完成,正如救主耶穌高深莫測不可估量的恩寵,才源源不斷地向四面八方流向人間,充滿宇宙的每個角落。萬民,當然也包括中國人民,賴著這恢復生命寶貴活泉,方可獲得救恩的分施和永生的希望。「分自西」從中國位置看耶路撒冷位於西方,指中國萬民救恩來自西域。從康熙帝的角度談到「分」,那是對耶穌聖血的感恩,分明道出救恩輪到帝王自己,乃至自己的國家。

第三句「身列四衙半夜路」,是指耶穌基督從客西馬尼園被捕後,先被押送到亞那府內,「因為亞那是本年作大祭司該亞法的岳父」(約18:24),但他審問毫無結果,便把耶穌送到該亞法那裏去(約18:24)。該亞法和那些祭司長、文士與百姓的尊長早就想謀殺耶穌(路19:47,22:2),但因為「沒有殺人的權柄」(約18:31),等到凌晨,又把耶穌送進彼拉多總督衙內(約18:28)。彼拉多見事情棘手,為了推卸責任,便又來個一退六二五,將耶穌轉送到希律王那裏(約23:7)。希律聽說耶穌顯過許多神跡,早就想看看他,如今一見,便仔細地盤問起來。但耶穌對待他這個衣冠禽獸的態度卻始終是一言不發,希律無可奈何,只好又把耶穌送回彼拉多那裏(路23:8-12)。如此推來送去的折騰,耶穌不得不用半夜的工夫跟著惡眾跑冤枉路,預表世界黑暗如夜,耶穌來得正是時候。

「徒方三背兩番雞」是詩的第四句,門徒四處逃散(可14:50),唯獨彼得暗隨耶穌後面,進入大祭司該亞法庭院,想看個究竟(太26:58)。但因為「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是軟弱。」(可14:38)僅在幾個僕人和使女的詢問下,竟接二連三地發咒起誓否認自己是主耶穌的門徒。這應驗了耶穌在受難前對他的預言「雞叫兩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可14:66-72)。此句引入雞的叫聲,實在妙哉,儘管人的軟弱,背逆耶穌的旨意,但他仍深愛世人,用雞的叫聲,把光明帶給人們。

「五千鞭撻寸膚裂」:彼拉多明知耶穌無罪(約19:4),但卻懾於惡眾的恐嚇:「你若釋放這個人,就不是該撒的忠臣。」(約19:12)他生怕丟掉自己的烏紗帽,妄圖用鞭打耶穌來討好民眾。(23:13-16)根據傳說,耶穌在彼拉多衙門內被盡扯其衣,鞭責五千有餘,全體剝傷,血流不止,其痛苦之狀慘不忍睹,實難用筆墨描述。史料考證,當時羅馬式的皮鞭乃是一杆多頭,而每條皮革製成的繩頭上還嵌有一些鉛丸和骨製尖金鉤,一鞭打下,便有數根繩落身,血肉橫飛,使人無法忍受,故「五千鞭撻寸膚裂」確係真實之詞。再者,「寸膚裂」不僅表明耶穌聖身遍體鱗傷,而且更有「肉爛三分」之甚。但耶穌在受苦時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在剪羊毛的人手下無聲。在耶穌的內心願意付上這慘痛的代價,擔當眾生的罪業,因他受的刑罰,眾生得以平安,因他受的鞭傷,眾生得以醫治。

「六尺懸垂二盜齊」:當彼拉多把發暈、憔悴、遍體鱗傷的耶穌帶到眾人面前時,這些祭司官長們沒有一點惻隱之心,仍讓兵丁暴徒們戲弄耶穌,給他穿上紫袍,又用荊棘編作冠冕給他戴上,又吐唾沫在他臉上,惡意屈膝拜他,並高喊釘他十字架,無罪的救主就這樣被定為死罪。當耶穌聖軀釘在十架上之後,惡眾便把十架豎立起來,將耶穌身體舉離地面六尺以上,引人注目。與耶穌同釘的還有兩個罪大惡極的強盜,一個在左,一個在右,是惡人們精心策劃故意這樣做的,為了羞辱耶穌,將他置身於盜賊匪類之間,與歹徒並列,讓來來往往的惡眾觀看恥笑。與耶穌同釘的左邊盜賊,竟然也口出惡言凌辱耶穌。(太27:38-44,路23:29)

詩的最後兩句「慘慟八垓驚九品,七言一畢萬靈啼」。耶穌基督遭受的一切無法用言語表達的苦難,震驚了八方官民之眾,也震驚了羅馬百夫長(九品官)的心,他承認耶穌真是上帝的兒子。正如主耶穌所言:人子被舉起來,要吸引萬民歸主。

「七言」是指耶穌懸在十架上前後說的七段話:

其一,是為釘他的人祈求,求天父寬赦:「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路23:34)

其二,是憐憫安慰右邊盜賊:「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裏了。」(23:43)

其三,當愛徒約翰的面,對他母親說:「母親,看你的兒子!」又對約翰說:「看你的母親!」(19:26-27)

其四,是高聲呼求天父:「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太27:46,可15:34)

其五,是渴望人類歸向天父:「我渴了!」(約19:28)

其六,是再一次大聲呼求天父:「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裏!」(路23:46)

其七,是向人類宣佈救世大功已告成:「成了!」(19:30)

「十字架七言」散見於四福音:馬太福音、馬可福音各記一段,但內容相同;路加福音、約翰福音各記三段,合起來共七段。

耶穌七言一畢,便低頭氣絕。「萬靈啼」即道出耶穌的死將換取萬人得救的時刻已真正到來。其時天顯異象:太陽失光,地動山搖,磐石崩裂,墳墓自開,殿裏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已睡的聖徒也從墳墓裏出來,進入聖城,向許多人顯現(太27:51,路23:44-45)。無論有靈無靈之物,都顯得異常哀痛,證明耶穌乃天父真神的兒子。

康熙皇帝還有幾首流傳下來頌讚基督的詩:

森森萬象眼輪中,須識由來造化功。

體一無終而無紿,位三非寂亦非空。

天門久為初人閉,福路全憑聖子通。

除卻異端無忌憚,真儒偌個不欽崇。

妙道玄玄何處尋,在茲帝監意森森。

群生蒙昧迷歧徑,世教衰微啟福音。

自古昭昭臨下士,由來赫赫顯人心。

而今基督恩光照,我也潸潸淚滿襟。

康熙帝還有一首題為〈生命之寶〉的詩,也是驚世之作。

全詩如下:

天上寶日月星辰,地上寶五穀金銀。

國需寶正直忠臣,家需寶孝子賢孫。

黃金白玉非為寶,只有生命一世閈。

百歲三萬六千日,若無生命最可憐。

來時糊塗去時亡,空度人間夢一場。

口中吃盡百和味,身上穿成朝服衣。

五湖四海為上客,如何落在帝王家?

世間最大為生死,白玉黃金也枉然。

淡飯清粥充一饑,錦衣那著幾千年?

天門久為初人閉,福路全是神子通。

我願接受神聖子,兒子明分得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