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段時間,伊利集團董事長潘剛「失聯」,呼和浩特市警方接了潘剛和伊利的書面報案抓了前媒體人劉成昆等人和舉報的奶農郭玉珍,伊利公關了孔慶東、喻國明、點子正、石述思、袁國寶、傳媒老王等大V,讓他們為伊利「站台」,雖然比不上中美貿易那般吸引眼球,但還是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從伊利的高調和呼市警察的囂張看,其理直氣壯的似乎頗有底氣。然而,5月7日,中共替伊利集團背書而發的未署名報道,卻不小心露出了馬腳。

微信公號「雄韜生活」的一篇《潘剛,究竟開了十九大會議沒有?》中提到,新華社在刊發的《鄒光祥、劉成昆涉嫌誹謗伊利乳業被批捕,潘剛本人書面報案》一文中稱:伊利公司對外發佈的公告,董事長潘剛因患先天性主動脈縮窄正在國外接受治療。在潘剛本人的書面報案材料中,他也向公安機關提供了他於當地時間3月26日上午11︰16在美國取藥的書面證明,證明其當時未離開美國回國。而且「公安機關核實,潘剛於2017年9月5日出境後,未有入境記錄」。

也就是說,潘剛自從去年9月5日去美國治病後,就一直沒有回國。一個問題隨之而來:潘剛究竟有沒有參加十月中旬召開的中共十九大?

根據彼時新華社及其新華網、中國網、新京報網、新浪網等媒體的報道以及所配照片,作為代表的潘剛確實參加了十九大,並且還發了言。而且,還有一位乳業界高管向界面新聞透露,去年10月在南京的一次奶業大會上還碰到了潘剛。

那麼,現在只有兩種可能:其一是或者是5月7日的新華社的報道造假,伊利集團也在說謊,或者是去年中共十九大召開期間的新華社等媒體造假。其二是潘剛和公安機關在其出入境日期上造假。當然,也還有一種略有些不合常理的可能,那就是潘剛不只有一本護照,而且名字也不盡相同。果如是,那背後細思相當可怕。

筆者認為,對於潘剛參加十九大一個既成的事實,眾目睽睽之下,即便是謊話連篇的中共各大媒體沒必要也不可能有意歪曲,反倒是不久前的新華社這篇報道有說謊的嫌疑,因為其相關事實來自伊利集團,無論是拿了錢還是收到來自高官的命令,新華社為其站台、背書意願非常明顯。

也就是說,伊利提供了虛假事實的同時,也再次將新華社拉入了坑中,一起露出了馬腳,尷尬的是,兩方都沒辦法公開反駁,既無法指責公安機關造假,也不能批評同行報道不實,更不能點出潘剛有N個護照。伊利集團和新華社這次真的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由是又回到了伊利一直否認的一件事:半年多沒有露面的潘剛到底出沒出事?誰在給內蒙警方撐腰跨省無理抓人?新華社為何要給伊利背書?

記得2014年9月,內蒙古金融投資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振坤,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原政協主席、與劉雲山存在交集的張彭慧在其辦公室內割腕自殺後,應聲落馬。

資料顯示,內蒙古金融投資集團是呼和浩特市政府控股的國有企業,其主要職能是代表呼市政府行使國有資產出資人的權利並進行對外投資。其業務既包括戰略投資,如持有伊利股份和內蒙古銀行股權。作為有著政府背景的集團董事長的王振坤,自然與呼市政府官員存在不少交集。

比如在中歐校友會呼和浩特分會第一屆理事會名單上,除了王振坤的名字外,還有擔任會長的呼和浩特市原政協主席、剛剛自殺的張彭慧,呼和浩特市副市長王恆俊,呼和浩特市政協副主席銀孝,呼和浩特市市委常務、秘書長劉文玉,內蒙古伊利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裁潘剛,內蒙古蒙牛乳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楊文俊等。

與呼市官場和各金融機構有著良好關係的王振坤,此番被查,除了自身可能存在貪腐問題外,顯然應與此前落馬的呼市原市長湯愛軍和自殺的張彭慧有著某種關聯,因為他們存在不少交集,而權錢交易在中共官場早已不是甚麼新鮮事。

是以,王振坤落馬,與其存在關聯的潘剛如果出事也並不令人意外。王振坤掌控的內蒙古金融投資集團下屬的控股子公司之一呼和浩特投資有限責任公司2005年5月入主伊利,成為伊利第一大股東。同年末,該公司引進了上海電氣集團,投資公司增資擴股,註冊資本增加至6.12億元,而上海電氣集團曾深度涉入「社保基金」案,該案背後則閃現的是江澤民兩個兒子江綿恆和江綿康的影子。

張彭慧、王振坤、伊利集團、潘剛、上海幫、新華社,還有他們背後若隱若現的曾主管文宣的劉雲山、江家人,無法不讓人浮想聯翩。而伊利的理直氣壯,內蒙警方的肆意妄為,也同樣可以在其中找到答案。無疑,潘剛是否安好的背後依舊是兩種勢力的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