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初,因網絡連載小說被指是影射疑似伊利董事長潘剛「跑路」後又「被調查」,而遭內蒙公安跨省抓捕的前媒體人劉成昆及其他多個自媒體人,至今沒有被釋放,近日又有奶農被抓。

伊利集團連日來遭遇網絡炮轟,其股價重跌。但近日中共官媒、大V等突然統一發佈警方口徑文章、為伊利站台,被外界質疑背後有內幕。

小說《出烏蘭記》被指影射潘剛

前媒體人劉成昆3月25日在個人微信公眾號「天祿財經」上連載其創作小說《出烏蘭記》後,被指主角影射伊利董事長潘剛,4月2日被呼和浩特警方跨省抓捕帶走,9日當地檢察院批准逮捕。

3月26日,題為「伊利公司董事長潘剛或失聯」的文章在網上被大量轉載。有自媒體說,潘剛早前滯留美國,歸國後被有關部門帶走協助調查。業內議論紛紛。

伊利集團董事會27日發佈「澄清公告」,稱潘剛「被帶走協助調查」均屬謠言,因伊利報警處理,截至4月4日,共6名自媒體人被警方控制。伊利又於4月7日在其官網上公佈潘剛患有「先天性主動脈縮窄」,身體仍在治療恢復中,藉此澄清他因此無法出席博鰲亞洲論壇。

劉成昆等人被抓後,調查記者組成「劉成昆關注組」。曾在《時代週報》與劉成昆共事的何光偉、施平公開表示,向伊利「宣戰」。

「劉成昆關注組」近日披露,在網上公開舉報伊利集團壓榨、欺騙的山西奶農郭玉珍,5月2日被內蒙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郭玉珍早前發佈的網帖顯示,她所經營的奶牛場,因春節沒有給相關管理人員好處就遭各種刁難,造成數百萬元的損失,導致原本擁有650頭奶牛的牛場幾乎破產。

伊利強勢引民憤 反對聲浪大

媒體人金居禮(匿名)向大紀元表示,伊利抓人成為了機密,搞不清實際抓了多少人。伊利本來一直都很強勢,對奶農、他們的客戶、對老百姓一直都很強勢。因為相當過分才引起民間、網上很大的反對聲浪。

金居禮說,「包括很多媒體人、前媒體人還有劉成昆的同事,他們至今還一直在不停地發文章。因為隨便寫個小說,動不動就抓人、到處跨省抓捕,這引起老百姓的民憤、抵制伊利的牛奶,導致其股票跌停。」

據媒體報道,伊利股價4月27日開盤後大跌近10%,當天市值蒸發超過176億人民幣。網絡大V王志安當日發帖說:「今天伊利跌停,市值蒸發一百多億。有人說是我的功勞。不敢略美⋯⋯但說心裏話,我希望伊利這種企業倒閉,我鄙視它。」

帖子還說,「從今天開始,我們家不會再買任何伊利的牛奶⋯⋯」「這種企業,不值得我看著它成長和壯大⋯⋯如果我們從不在乎一個企業的價值觀,它們就會無法無天。」「真心希望每一個消費者,用鈔票購買產品時,還能彰顯我們的權利和善惡。」

但在5月7日,包括新華社在內的一眾中共官媒紛紛發佈報道,均站在伊利集團和內蒙警方的角度,對媒體人鄒光祥、劉成昆進行批判,宣稱是網絡自媒體編造傳播經濟領域虛假信息。也是中共官媒首次將劉成昆等人的網絡言論定性為「謠言」。

推特用戶「李方」發帖稱:「伊利拼了:這次一定是潘剛親自出手,內蒙黨政主導,花費不知幾何,買通了新華社、搜狐、新浪、澎湃新聞等多家官媒,統一發佈警方口令,且只准水軍評論。迄今其實共抓了9人。王志安估計頂不住,會閉嘴。伊利不是一般黑企,有通天暗道。」

在中共官媒紛紛就伊利事件「闢謠」時,另有一些網絡大V,幾乎同步發佈相同內容的微博為伊利撐場。但之後網絡大V王衝出面道歉,解釋自己之前在貴州不了解伊利的事。稍後又發微博透露,已將伊利方給的錢如數退還。

面對批評 伊利迴避

記者向伊利集團核實董事長人在何方?對網上發出的不滿,公司如何回應?伊利總經理史永勝向大紀元表示:「我不太清楚這些東西;我們一切經營都很正常。」然後掛斷電話。

上升為意識形態高度

關於伊利事件,中共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曾於5月3日在政法領導幹部一研討班上稱:政法機關要嚴防刑事執法介入經濟糾紛,保護企業和公民合法權益。

金居禮表示,郭聲琨的態度一度令民眾以為是一個轉折,是針對內蒙的跨省抓人,可能要放人了;但不但人沒放,新華社還將事件定性、坐實,因為已經把事件上升到意識形態領域。

金居禮認為,「這樣定調以後,這個事肯定要坐實了,中共所有的東西都會跟上,公檢法都要跟上;肯定認錯,上中央電視台認錯肯定是必須的。」

金居禮強調,伊利集團有內蒙當局撐腰自認了不得,太多事情都做得太過分。估計這事,最後內部處理時肯定要各打50大板,很簡單的事情搞得這麼大,影響太壞。

劉成昆的妻子李岩向媒體表示,丈夫涉嫌罪名由尋釁滋事、誹謗變成只有誹謗。寫的小說沒有指名道姓;年邁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都急切地盼望他能夠早日返家!

有報道引述劉成昆的前領導、資深媒體人趙世龍的話,劉成昆是一名很專業的記者。他被捕明顯是伊利和內蒙警方黑箱運作的結果。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伊利集團跨省抓捕是內蒙高層授意,呼和浩特市檢察院作出批捕決定,省市兩級公安聯合行動。

伊利背後內幕深不可測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分析,鴻茅藥酒事件中跨省抓捕引起軒然大波,很快又出現伊利跨省抓人,而且又是內蒙。因此輿論也大量關注。

華頗說:「但伊利方卻一點都不示弱,並且新華社等官媒也為伊利站台。影射本身也不犯法,如果影射就犯罪那就又來文革了。但當地公安卻又來抓人,這可以說伊利的份量非常之大、後台之深,背後的內幕也是深不可測。」

華頗認為,潘剛是一個頭面人物、白手套,背後有個硬梆梆的人物給撐腰,是內蒙的山頭。現在中國哪一個企業能夠成功,背後必和這些權貴牽扯到利益瓜葛。

事情經過:

4月2日早,四五個警察及便衣帶著劉成昆回家,搜走其常用的筆記本電腦和手機,便帶其離開北京。劉成昆寫的小說《出烏蘭記》分上篇《盤先生在美麗堅》和下篇《出美麗堅記:盤先生回烏蘭配合調查》。

3月24日劉成昆在發佈小說的前一晚,曾在微信朋友圈預告:「今晚我要寫篇短篇小說,超級重磅,大家敬請期待。」25日,小說發佈後,迅速被大量轉發,但目前已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