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高調宣揚馬克思之際,一則關於落馬高官的新聞還是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新聞說的是落馬的廣州前市委書記萬慶良的左右手、廣州市政府原副秘書長晏擁軍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半。其被捕後供述:自己嫖娼達300多次,其中在酒店開房嫖娼大概200次,每次3000元或5000元,嫖資均由商人郭某支付,大概70至80萬元。他去成都考察時,郭某也陪同,並安排當地女大學生為其提供有償性服務。

晏擁軍的醜行的確可以直追以往報道的這些官員們:一個市宣傳部長,常年在五星級酒店包養17名女大學生;一個縣委書記,為22名情人共辦「群芳宴」,並設30萬「佳麗獎」;一個銀行行長在800天內,給「二奶」之一花了1840萬元⋯⋯

在筆者的印象中,以往落馬的中共官員包括研究馬列的高官衣俊卿等,可以說基本上個個都是男盜女娼,個個少不了情色醜聞,但在判決書中提到嫖娼次數和嫖資的甚為少見,而這再一次證明了中共黨官的「先進性」深得馬列精髓。

為甚麼這樣說呢?按照中共的說法,馬列主義是共產黨的基本意識形態,而以此意識形態為基礎的政黨和執政黨具有無與倫比的先進性;換言之,中共因為「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代表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其先進性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很多中國人都清楚,中共的「三個代表」和所謂的先進性是欺世的謊言,看看他們這麼些年來是如何欺騙、欺壓、殘害老百姓就知曉了。不過,令人驚歎的是,中共黨官們卻以其滿腹的男盜女娼,將掛在嘴上的節操道德先進性毀損得體無完膚,同時很好地詮釋了中共在「性」方面的確是先進的,而且深得馬列斯毛的精髓。

根據國外學者的研究,共產主義的教父、一直夢想著毀滅世界的馬克思不僅與妻子燕妮的關係十分糟糕,而且與女僕暗通款曲,並有了一個私生子。為了維護自己對外的形象,馬克思請自己「偉大無私」的朋友恩格斯將私生子認下,代其撫養。直到恩格斯死前,才將身世向孩子全盤托出,真相讓馬克思的女兒托西崩潰,並選擇了自殺。這段醜聞現在已在東德博物館展出。

緊隨馬克思的恩格斯亦身體力行實踐共產主義。他宣稱一生不結婚,不要家庭,並在曼徹斯特與工廠女工瑪麗、瑪麗的妹妹莉西還有她們的侄女同居一室,進入了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直到瑪麗臨咽氣前,恩格斯才答應與她舉行了宗教式婚禮,莉西和她們的侄女則當了他一輩子的情人。

至於將馬恩暴力革命理論付諸實踐的蘇聯共產黨的締造人列寧,也是一個淫蕩之徒。在美國作家路易斯.費希爾的長篇列寧傳記《神奇的偉人:列寧》一書中,披露了列寧有一個小五歲的女友伊涅薩,她是一位俄羅斯籍的法國美人,列寧對她十分傾心和愛慕。兩人不僅過從甚密,而且有很深的感情交往。當列寧的夫人克魯普卡婭知曉二者關係並表示退出以成全他們時,列寧卻命令她:「不行,你必須留在這裏。」克魯普卡婭留了下來,三人構成了一個奇特的鐵三角關係。

據悉,關於列寧「包二奶」的事情,在史太林時期一直被隱瞞,直到戈爾巴喬夫上台後,真相才被披露。蘇聯解體後,大量絕密文件公諸於世,才發現列寧從25歲起即接受性病梅毒的治療,去世前仍大劑量使用碘化鉀和沙爾凡森這兩種在當時專治梅毒的藥物。而列寧的無子嗣和死因與其年輕時的濫交和嫖妓患上梅毒有著緊密的聯繫。

列寧的接班人史太林也是生性好色,更是個霸人妻女的亂倫愛好者。他不僅誘姦已婚的奧莉佳,而且在兩次婚姻結束後,娶了老情人奧莉佳和自己所生的女兒娜捷塔,成為不折不扣的亂倫者。他時常當著娜捷塔的面在公開場合開一些下流的玩笑,做出一些猥褻的流氓動作。因娜捷塔不堪忍受史太林與別的女人亂搞,與史太林發生了激烈爭吵,不久後就傳出了其死訊。

至於將馬恩列斯在中國「發揚光大」的自然非毛澤東莫屬。且不說毛幾次娶妻,單說其情人就無計其數。毛手下的周恩來、劉少奇、鄧小平等人,以及之後的江澤民、曾慶紅、李長春、劉雲山、薄熙來之流,乃至中共大大小小各級官員,哪個不是滿嘴中共的先進性,其實背後卻幹著與馬恩列斯毛同樣的醜事?!哪個不是在實踐著真正的先進「性」?!

古人云「萬惡淫為首。試問,由掌握了馬列精髓、代表著這樣先進「性」的中共黨官們組成的中共,還能是甚麼貨色?能將中國帶向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