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各地近日爆發數百宗示威活動,民眾抗議國內經濟惡化,生活艱難。

伊朗中部城市亞茲德出現教師罷工,西南部城市阿瓦士出現鋼鐵工人和醫護人員罷工,鐵路工人在大不里士舉行罷工,巴士司機走上德黑蘭街道向控制多個城市交通線路的私營公司表達不滿。

《華爾街日報》報道,面對高通脹、缺欠工資和政府未能兌現簽署《伊朗核協議》後的承諾,伊朗民眾的罷工和針對政府的示威在增加。在伊朗《核協議》簽署和西方取消對伊朗經濟制裁的2年後,伊朗的經濟沒有改善,人們生活繼續陷入困境,最終促使更多人加入近期的抗議示威活動。

《核協議》的批評者表示,伊朗政府將來自協議達成後的數億美元,用於軍事介入敘利亞內戰和支持黎巴嫩真主黨的活動,而不是用於恢復和改善國內經濟。

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提到,《伊朗核協議》是最糟糕的協議。簽約方原本希望,它能為遏制伊朗政府發展核武器和幫助伊朗恢復經濟而發揮作用。從目前伊朗的國內形勢看,這項協議沒有達到既定的目標。

目前,伊朗的雞蛋、肉食和麵包的價格比去年再上漲10%,讓消費者怨聲載道;失業率達到12%;伊朗貨幣里亞爾兌美元的匯率大幅下挫,造成進口商品價格攀升,中央銀行不得不在4月進行干預。雖然世界石油價格近期上漲,對伊朗經濟帶來片刻的緩解,但民眾說他們並沒看到自己從中獲得益處。

抗議示威者說,他們只想得到屬於自己的那一份。

梅爾巴赫什(Esmail Bakhshi)是哈夫塔糖廠(Haft Tapeh sugar plant)的一名工人。今年1月的一天,他站在糖廠外的一個木箱子上,手持麥克風,面對罷工工人說,如果他們還得不到被拖欠幾個月的工資,他們就要接管糖廠的經營。這家工廠種植甘蔗並生產蔗糖,有僱員約5,000人。

梅爾巴赫什說:「他們說沒有錢(支付工資)。我們也沒有錢,但不同的是我們是蔗糖加工和生產的專家,我們要自己管理工廠。」

當天晚上,梅爾巴赫什在離開工廠時,被幾個蒙面人襲擊,幸好被過路的幾個人搭救。

這家糖廠的工人2月再次罷工了4天。之後,當局逮捕了包括梅爾巴赫什在內的30多人。梅爾巴赫什在4月再次遭伊朗政府逮捕。他的同事說,梅爾巴赫什之後被釋放。目前,媒體無法聯繫和採訪到他。

經營這家糖廠的家族成員之一Omid Asadbeigi說,工廠的財務問題嚴重,他目前也無能為力。

Asadbeigi說:「要維持糖廠的生計,我只能支付給他們1,000萬里亞爾(238美元)而不是4,000萬里亞爾(952美元)。我的壓力也不小。」

在過去的40年中,伊朗民眾的生活水平沒有得到甚麼改善。如今,一個城市家庭的平均月收入為800美元,最低收入可低至200美元。

隨國內經濟狀況的惡化,不少伊朗人的工資被一再拖欠。

不久前在Telegram上投出影片的Jafar Azimzadeh說,他們的收入相當於低於貧困線4倍的水平,「這是對我們的犯罪和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