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後,習陣營多名高官接管公安部;與此同時,地方政法、公安系統官員被密集查處;習當局掀起「掃黑除惡」行動。敏感時刻,上海美髮廳囚禁數十女性、強迫賣淫案被官媒曝光;而該宗案件罪行持續長達12年,貫穿江澤民侄吳志明掌控上海政法公安系統的整個時期。

囚禁數十名女性 強迫賣淫

大陸《新京報》5月3日披露上海一宗強迫賣淫案。江西女子張九勤自2001年3月至2013年8月,將數十名女性囚禁在上海浦東新區新德路339號樂樂美髮廳內,強迫她們長期向眾多男性提供賣淫服務。

受害者大多是被張九勤等人以正規美容美髮店招工名義騙來的。不服者則遭到張九勤及團夥成員的棒打、嗆水、灌尿等「懲罰」。期間,她們的身份證、手機被扣押,家裏人打來電話,只能去前台接聽,還要開外音。說甚麼話,怎麼回答,都要遵從張九勤的指示。

在美髮廳裏,受害者住在像「老鼠洞」般的閣樓上,小窗戶上裝著防盜網。每天凌晨一兩點,領班或收銀員便將梯子豎起來,把她們趕上去,怕她們逃走,再將梯子撤走。早上七八點,她們再爬下梯子,開始接客,日復一日。

受害者每人都有固定的營業額,最多的每天要營收八九百元,最少的也在三四百元。她們沒有拿過工資,客人給的小費也要如數上交。業績不達標,她們會遭到毆打或強迫倒立。

據統計,有11名受害者進入樂樂美髮廳時年齡在16—23歲,其中5人未滿18周歲,最小的14歲。被控制時間最長者,8年沒有回過家。

期間,不斷有被控制的少女逃走或被解救,但這家美髮廳始終屹立不倒。

而張九勤在店內強迫女孩賣淫的同時,在社會上卻以慈善家的面目出現。她曾向上海中華職業教育基金會捐出現金5萬餘元人民幣,用於支援青海玉樹地震災區救援工作。

直到2013年8月,藉助客人逃出美髮廳的4名女孩,向上海警方報案,被控制在這裏的最後6名女孩被解救後,美髮廳隨之倒閉。

2015年8月,張九勤因犯強迫賣淫罪,一審被判無期徒刑,張九勤的同夥、從事看管、收銀工作的馬瓊燕、張九紅分別獲刑7年和5年。

吳志明掌控上海政法系統 罪惡持續十二年

5月4日,《新京報》再發評論文章質問:數十名女性被囚禁強迫賣淫,罪惡何以持續12年?

外界質疑,這種事在中國各地的美髮廳、按摩院、足浴店甚至小旅館等地方,早已經屢見不鮮,這只是媒體公開的一例,冰山一角都沒揭開,敢幹這些事的老闆背後都有當地警方和官員撐腰的。張九勤與當地的派出所串通,賣淫生意才能持續,應該徹查其背後的保護傘。

值得關注的是,樂樂美髮廳罪惡持續12年,正是江澤民侄子吳志明掌控上海政法系統的十多年。

吳志明1998年起歷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黨委書記、上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等職,被稱為上海「政法王」。直到2012年5月,吳志明轉任上海市政協副主席,2013年1月任上海市政協主席。而樂樂美髮廳強迫賣淫案正是在吳志明被調離政法系統後一年,才得以被查辦。

十八大以來,吳志明各種不利消息頻傳。2014年即有消息稱,有人向中紀委實名舉報吳志明大量犯罪事實,及吳志明涉陳良宇案內幕和江澤民兒子的犯罪證據。上海官場中還盛傳,吳志明直接牽涉周正毅案和社保基金案兩大案件。

吳志明在任職上海公安局局長和政法委書記的十多年間,還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因此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惡人榜。

2016年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前,以及2107年中共兩會前夕,吳志明的兩名副手、上海公安高等專科學校原常務副校長鄭萬新、上海市檢察院原檢察長陳旭先後落馬;逾百人涉陳旭案被調查。這意味著吳經營十多年的上海政法系統正被清洗。兩名副手相繼落馬,也預示吳志明的處境岌岌可危。

公安部遭整肅 政法官員密集被查處

今年中共兩會後,周永康舊部、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被削權、踢出黨委。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與副部長黃明被調離,分別出任司法部長與應急部黨組書記。這兩部門都實行「雙首長制」,二人權力受限。傅政華與黃明曾先後任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主任;習當局最新機構改革方案中,「610」辦公室被撤銷。

目前,公安部高層中,胡錦濤、習近平的親信趙克志、孟小洪分別任公安部長與常務副部長;新任副部長許甘露是習近平的福建舊部;副部長孟慶豐是習近平浙江舊部;中紀委駐公安部紀檢組組長鄧衛平也是習近平的福建舊部。

公安部高層人事大幅調整之際,地方政法公安高官近期被密集查處。就在上海美髮廳強迫賣淫案被曝光之際,5月3日,天津市濱海新區黨委政法委副書記陳長順,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5月5日,河南省周口市檢察院檢察長高德友(副廳級)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調查。高德友現年53歲,長期在河南省檢察系統工作,曾任河南省反貪局長10餘年。

上海政法系統面臨新一輪清洗

中共政法、公安系統曾先後被江派常委羅干、周永康長期經營、把控;成為江澤民集團的「第二權力中央」,不僅是江澤民集團血債幫迫害法輪功的主導勢力,也是其政變所依靠的關鍵力量。

中共統治下歷來是警匪一家,中共政法系統不僅是黑社會的靠山,也是黃、賭、毒等社會危機亂象的根源;中共基層的黑社會化早已是公開的秘密。

今年1月11日,習近平在中紀委全會上講話,首次明確表示要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結合起來,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後面的「保護傘」。與之呼應,中共公安部及地方公安系統持續遭整肅,顯示習陣營的真正清洗目標是政法系統的江派殘餘勢力。

4月18日至19日,中共國務委員、公安部長趙克志罕見在深圳召集全國省級公安一把手,部署「掃黑」行動。

5月3日,河北邢台市官方通報,該市已打掉寧夏籍敲詐建築工地惡勢力組織、「拉麵幫」惡勢力組織等多個犯罪組織。當天,犯罪集團成員馬伊布拉等9人被判處1年2個月至9年6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對於邢台的做法,中共公安部下發通知,要求基層學習借鑒邢台做法。

敏感時刻,親習陣營的官媒《新京報》引爆3年前已被審判的上海美髮廳強迫賣淫案,並質問罪惡何以持續12年,明顯將目標指向江澤民老巢上海幫、尤其是曾長期把控上海政法系統的江澤民侄吳志明。

結合十九大前後至今,上海官場人事調整,上海政商圈震盪等背景,上海政法系統很可能是習陣營的重點清洗目標之一,這對不利信號早已頻傳的吳志明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