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康熙十八年,三藩為亂,天下調兵四出。有個征卒過高郵橫涇,夜宿關帝廟,在牆上題了二絕句:

昔為典兵使,

今反在兵列。

十載從軍行,

太阿混凡鐵。

四海男兒志,

沙場得得行。

深閨今夜月,

同此照淒清。

短短幾行文字,就道盡了「時空騰挪,富貴易逝」的無奈。

古文讀來真是言簡意賅、回味無盡。

~出自《履園叢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