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被美國制裁後,立即陷入「休克」危機。隨後,一場有關中國晶片行業「生死存亡」的討論激烈展開。對如何破解中興危局,現在出現兩種聲音。

4月16日晚,美國商務部下令,禁止該國企業在七年內向中興通訊銷售任何敏感技術。這項禁令等於判了中興「死刑」,同時也曝出中國在高科技領域的致命弱點,小小晶片就擊垮了中共的一家巨型國企。

中國雖然在研發「國產晶片」,但技術上落後西方幾十年,現時只能應用於最低端產品。美制裁中興事件,也引發全民大討論,「中國不能承受『無芯之痛』」,「舉全國之力把晶片業搞上去」等言論充斥輿論場。

4月22日,大陸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在清華大學CIDEG主辦的2018學術年會上談中興事件,他認為,不惜一切代價發展晶片產業是危險的,應該跳出政府拚命砸錢就能搞好產業的思維怪圈。

他表示,中國晶片產業的孱弱,主要不在於缺錢。三年前建立的半導體晶片基金規模是4000億,可是中國的晶片產業依然要嚴重依賴進口。他認為,有許多深層問題需要進行討論。

他說,「我的假說,就是增長方式、增長模式的問題,主要是靠資源投入,而不是靠效率提高。所以要根本解決這個問題,要解決中國增長模式的轉變問題,而中國增長模式怎麼轉變呢?所要求的條件就很多,主要是制度上、政策上的條件,是我們需要在問題上做深入的研究。」

隨後,中國極左網站「烏有之鄉」專欄作者錢昌明發文說,就在人們提出要自力更生,大力發展自己的晶片産業之際,吳敬璉聲稱「不惜一切代價發展晶片産業是危險的!」

文章稱,吳在清華大學大發「高論」,完全不顧眼前嚴酷的事實,繼續鼓吹他的「市場萬能」論。認為「中興事件」不是市場不靈,而是中國人自己有問題。偏要說這是中國人自己的錯!是中國「體制的改革」問題,是中國的體制沒有完全跟美國「接軌」,「應該重點破解」。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晶片消費市場,但國內半導體自給率水平非常低,特別是核心晶片極度缺乏,國產佔有率都幾乎為零。

在中共官方媒體的宣傳中,把晶片技術稱為「國之重器」。但中國企業對於科研投入的態度,更傾向於應用型投入,以期實現立竿見影的效果,而資本不願意投入晶片基礎研發,也是埋下今日「芯痛休克」的苦果。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從中興事件就可看出,中國制造業並不是中共宣傳的那麼強大,可以說不堪一擊。在中共體制下,學術界貪腐成風,無心專研學術,這就是每年花萬億科研經費做不出自己晶片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