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鼓足腳力穿過遍地齊腰的矮箭竹,喘著氣迎向明亮的天色山景時,耳際響起的是方才攀登稜線時,下山山友的鼓勵:「快到了,再拚一下。」「1.2K那裏就能看到杜鵑了。」

其實,當我走到了小奇萊山坡前,仰望滿山斑斑點點的杜鵑時,才知道,從「1.2K」到「1.8K」雖然只有六百公尺,卻是一段艱辛的路程,可在追著杜鵑的跋涉中,只感覺驚喜與期盼。

站在「1.2K」水泥標柱旁往遠方望去,腳下綿密矮箭竹裏的小路,蜿蜿蜒蜒直到小奇萊,悄悄消逝在杜鵑花叢裏。滿地箭竹順著廣闊的山坡起伏,劃過幾處黑水塘,為開滿山坡谷地的杜鵑花,鋪上翠綠鵝黃漸層的地毯,一直到天際浮著白雲的奇萊北峰。一邊,如金字塔的小奇萊峭斜山坡,靜靜的綴滿潔白或淡紅的杜鵑花,一任山風吹拂搖曳。

望著天光山景,滿眼杜鵑帶著山川氣息撲面飛來,讓我感覺有一股東西在胸中湧動。也想起了方才背著背包從合歡山滑雪山莊,走進奇萊山登山口沒多久,就看到遠處山頭,雪花般的簇簇白點,似乎在那裏等了千百年了,那是高山杜鵑給我的第一眼,質樸含蓄,讓人驚喜,往後登山的路程中,踩下的每一步都是驚喜。

接著,再走過一段路,一株粉白杜鵑已站在身旁不遠處,像個躲在綠草樹葉間的村姑,素樸嬌羞,我靜靜望著,輕步走過不忍打擾她,只把驚喜藏在心裏。花葉間,偶有蟋蟀聲傳來,早有山友鑽到路邊草地上,拿著手機在一排白色的杜鵑花前拍照。於是,我加快腳步,跟著一隊登山客走進一片高大的杉木林裏。

哪知走出樹林,就撞見了一片壯觀奇景,擁擁擠擠的杜鵑已在小路兩旁綻放燦爛花朵,迎接我們,花間小路彎曲,看得到的也有幾十公尺,感覺到,原來杜鵑也喜歡玩「星光大道」的遊戲,把榮耀留在路上,看著我們走過去。

頓時,熱鬧了起來,登山客在路上、花叢間蝴蝶似的飛來飛去,興奮的拍照,還不時傳出驚歎聲。抬頭望去,岩壁上也長著杜鵑,從各路攀援上去,近處的花朵有些已呈枯萎,越往上就越顯得生氣蓬勃了。

從山色美景回過神來,才知道,已走到「1.6K」的位置了,眼看小奇萊滿山的杜鵑就在前面,急著想趕路,卻又叫身邊景色留住了,不忍匆匆離去。躊躇片刻,還是調整了背包走下土坡,哪知,精神鬆懈了,腳下一軟,整個身體滑了下去。

這趟登山路上,也曾摔過幾次。我們穿過「星光大道」後,踮著腳走過一段泥濘土路,白雲飄浮在遠方山尖,中午的陽光把峭壁照得黑白分明。我尋找峭壁岩縫間的杜鵑,不覺右腳已踩進泥巴裏,下面就是懸崖山谷,還好即時抓住了身旁一株箭竹,才站穩了腳步。這時,我們已警覺,過了這段路就要進入登小奇萊最艱辛的路程了。

果然開始爬坡了,前面山友彎腰駝著背包前行,陣陣山風從兩旁高大的針葉林裏徐徐送來,雖然流著汗,卻渾身舒暢。我們一步步走著,謹慎的讓低矮的箭竹從腳跟劃過。忽然有山友喊著:「小心斷木!」只見一節斷裂的巨大杉木攔腰橫懸路上,我們低著頭魚貫鑽過去,此時,路上泥土已現泥濘,想必昨夜下過雨了。前面是一段陡升坡,我們抓緊繩索踩著土階,一步一步爬上去。喘著氣往回望時,只能看見腳下夾道的箭竹裏,抓著繩索奮力攀爬的登山客的頭頂與背包了。

我們趁機坐在路旁休息,一雙雙沾滿泥土的登山鞋帶著沉重的喘息聲,艱辛的划過眼前,一位下山山友指著前方的亮光:「爬過稜線就看到杜鵑了。」我們的體力已稍緩過來,這句話讓大家興奮的站了起來,準備再出發。

我搶先邁出第一步,就是這一步讓我踩進了一個鬆土堆裏,一頭往坡底栽下去,翻了兩翻感覺背後有個東西時,我支起上身,才知道原來還是箭竹們擋住了我,上面傳來一陣爆笑聲,有人還鼓起掌來,他們放心了。

當然現在,我跌坐「1.6K」水泥標柱旁,任誰都會靜下來看看周遭山色的,我掏出水壺仰頭喝了一大口,微風從頭上斜坡吹過來,走過身邊的腳步聲是輕快的。現在,大朵大朵的杜鵑花真的貼到胸前來了,無意間發現,一朵禁不起風雨的杜鵑花,孤伶伶的躺在地上,我將它拾起,輕輕放在一叢箭竹葉尖上。

身邊到處都是杜鵑花,最吸引人的小奇萊滿山的杜鵑也近在咫尺,至此,我已沒有趕路的心情了。低下頭來細細看著胸前的一朵杜鵑,潔白的橢圓花瓣上的紅點,更顯鮮麗,花瓣裏的黃色花蕊,正意氣昂揚的伸出來,仔細看去,才發現花瓣上長滿了絨毛,一隻飛翔的小蟲正從搖曳的花蕊上掉到絨毛尖上,外面的風也跑這兒來玩了,整枝花朵還跟著左右輕輕擺動。抬頭望著小奇萊山坡上的大片杜鵑,才意識到,那花朵裏可也有另一個廣闊的世界。

終於,我站在小奇萊前,飽覽了山坡上招展的杜鵑,而環繞身邊的、紅白花色的杜鵑,正喧鬧著天空。賞花者在花叢裏蝴蝶般飛舞,忙著用手機拍照。抬頭遙望,無邊無際、高低起伏的高山平原上的矮箭竹,更顯得翠綠了。前方的奇萊北峰,遠遠地高聳雲霧裏。

小路那邊有人向我招手了,欲告別杜鵑時,想起了那朵掉落的杜鵑花,慶幸的是,回程時看到它還靜靜的躺在箭竹上,我高興的撿起來放進上衣口袋裏。前方又有同伴喊我了,趕過去時,花兒掉到了地上,我將它撿起來撣去花瓣上的泥土,放進口袋裏,跑了幾步又掉了出來。一時想到,這小小的口袋,怎裝得下杜鵑花裏廣闊的世界?就將它捧在手裏了。

站在山坡上回首,漫天杜鵑顏色迎面而來,似乎也在向我告別。過了季節,花兒也會凋謝的,重要的是,今年五月某一天,我們曾經攀登標高3150公尺的小奇萊山,拜訪了高山杜鵑。◇